Ooops... Error 404

Sorry, but the page you are looking for doesn't exist.

第16期 榮耀歸神,平安歸人

總編評筆 陳孟賢 二○○六年的聖誕節、除夕夜、元旦,我皆在亞省卡加利市渡過,主要是因為在加拿大華人基督徒冬令會有事奉的機會(以前有『加西』兩個字,近年已稱為加拿大冬令會)。我故意在冬令會前早到幾天,冬令會後又多留幾天,以至在卡市住了差不多兩個星期。  『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在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路二:14)是我們很熟識在聖誕節期間的應節經文,竟然也很能夠形容我這次加西之行的感受。 剛下飛機,意想不到,馬上便被帶去參加一位老太太七十大壽的喜宴!事緣本來是冬令會的籌委請我吃飯『洗塵』,但其中一位牧師的會友(那位老太太)在同一個晚上邀他赴壽宴,牧師說無法分身,老太太很慷慨,說要特設一桌,連我和冬令會眾籌委都宴請。看見這位老太太,很快便被她的喜樂心感染,整個晚上她不停地說感謝神,每個送給賓客的小紅包都用心寫上『主恩常在』幾個字,母慈子孝,整個壽宴也便成為了見証神、榮耀神的聚會。 冬令會的五天住在會場酒店,冬令會前後卻住在一位弟兄家中。這位弟兄一家實在令我感覺賓至如歸。寄居的幾天裏,弟兄亦分享了許多他的生命故事,從年輕時家貧,到十六年前移民加國後在事業上歷盡艱辛,到今天三個女兒皆已長大,亦無需再為生計勞碌,便積極投入教會舉辦為了福音外展的太極班,努力領人歸主。這次旅程,能夠認識這位弟兄和他滿有喜樂的一家人,實在很感恩。 今年的冬令會,已經是第四十六屆,有一千二百多人參加,五天時間,蒙神很大施恩,五十多人在令會裏決志全時間奉獻傳道。我負責的六次講座,粵語和國語的都有,其中一次,是跟蔡元雲醫生同台對話,題目是『基督徒的社會參予』。蔡醫生是一位我很敬重的主內前輩,九三年我在香港曾任突破機構董事會主席,但自此以後,今次冬令會才有機會同台事奉,實在很感恩。 冬令會另一位講員蕭壽華牧師(香港宣道會北角堂主任牧師),亦是我久別重逢的。在香港十年我都在北宣聚會,也曾任執事,但十年前移民加拿大後,今次才有機會跟蕭牧暢談母會近況,懷舊一番,很有味道。 在卡市期間,還拜訪了一些福音機構,又探訪了一些以前已經認識的弟兄姊妹,其中一家,是我在八六年在歐洲一所越南難民教會短期宣教三個月時認識的。二十年的故人情,當年的新婚夫婦,今天他們的女兒快要大學畢業,更有心志當宣教士,而夫妻二人也希望將來回歐洲宣教。 十幾日出門在外,卻是一次可以數算許多祝福的旅程,心中只有感恩。

第14期 拉近領袖與會眾的距離

總編評筆 陳孟賢     耶穌說:『我是好牧人,我認識我的羊,我的羊也認識我。』(約十:14)原來良牧的其中一種表徵,就是了解會眾,也被會眾明白。但在現實中,因著各種各樣的緣由,教牧領袖和會眾之間卻可以存在頗遠的距離。產生距離的原因,可能跟視野和心境的差別有關,可能跟處事方式的不同有關,可能與教會群體內部的運作規矩有關,亦可能是教會群體怎樣對待外在社會環境的態度所引發。     以領袖期望會眾參予教會活動為例子,在這個問題上,教牧和會眾身處的處境便相當不同。雖然只要是愛主的基督徒,無論是教牧或會眾,都會同意應該熱心事奉;但在不同崗位和具體生活處境中,教牧或會眾在參予教會活動上可能有不同體會。     教牧的工作(全職事奉)和參予教會活動基本上是重疊的,但對會眾而言,日常的職業工作和參予教會事工,是雙倍的工作量。而且,現今的職場世界,被稱為『新經濟時代』,科技、資訊、工作內容都瞬息萬變,在競爭劇烈的日常工作裏,基督徒一樣會感受到高速度、短期化、高壓力的要求。假如教會會眾感覺教牧領袖並不了解自己在日常工作中的難處,反而只強調教會活動的偉大性,會眾若不太積極參與,便被指為只顧努力自己的事業、貪愛世界,會眾便會有不被明白的感受。從信仰觀念的角度反省,這些會眾可能會問:『教會事務加上了屬靈詮釋的外衣,便真的屬靈嗎?在日常職業工作中愛神 愛人、作鹽作光、為主作見証,豈不一樣有屬靈實質嗎?』尤有甚者,如果在一間教會裏,教牧與會眾的心境距離很遠,會眾壓抑在心裏頭的問題便會更尖銳:『教牧有規定的假期,又要求會眾尊重他們休息時候的私人空間,被認為是作息有度、天經地義的事;但會眾參予教會事工,必然是用工餘的時間,為什麼會眾在教會內辛勞的事奉不被體諒?反而常常被指責不夠熱心投入教會?』     其實,互相誤解是非常可惜的事情。縮短彼此的距離,需要雙方都努力嘗試認識對方。譬如剛才說,有些會眾以為自己做兩份工作(日常職業工作和教會事奉工作)而教牧則只做一份工作(教會事工便是他們的職業),教牧的工作必然比自己輕鬆一半,這其實也可以是一種誤解。事實上,在加拿大承擔牧職,往往是千斤重擔壓肩頭;在我認識的許多教牧朋友裏,不少的工作量都是超負的,而且,牧會工作所需要處理的人際關係常常很繁雜,有一位知交朋友(他是亞洲一所神學院的院長)便曾經用廣東話『黐黐黏黏』很生動地描繪了牧會工作中處理人際關係的繁雜性。     認識、了解、明白,需要透過細心觀察和溝通,但在現今繁忙的世界裏,無論教牧或會眾,有時連聽一個電話也沒有時間,想一起食一餐飯安排一年也約不成。在教會生活中,要打破距離與誤解,還需要許多決心和行動。

第13期 教會的爭執與和諧

總編評筆 陳孟賢 很感謝神,過去一年有頗多機會到不同城市的不同教會講道事奉,蒙各地弟兄姊妹愛心接待,常有賓至如歸的感覺。在這些往訪的時間裏,就總會跟各處教會的教牧同工、長執、甚至一般會友有交通傾談的時候。不少次在主內溝通中,便會聽到關於教會爭執的歷史。 每次聽到關於堂會內爭執的故事,都會覺得難過。何況,更感悲戚的是,教會爭執的事情其實並非罕見。有一次收到一所教會的一位弟兄寄來一封長信(其實我不認識他,他也只是因為本刊物才知道我),信中他述說了自己教會內分黨爭執的細節,字裏行間,我完全感受到他的徬徨、失望、傷痛,而且,他只是一位普通信徒,看見堂會領袖在教會會友大會裏互相對罵,他感到很疑惑。 綜觀堂會內爭執的肇因,比較常見的是教會路線和事工方向的分歧。例如,有一所教會的主任牧師,極力推動教會小組化,堂會內的一些其他領袖卻認為團契形式或大型聚會更加有效,結果,主任牧師離開教會,另外一些領袖也離開,這所教會需要用上幾年時間才慢慢地從這次爭執的傷害中醫治過來。 又有一所教會,粵語堂會友認為開辦國語堂事工乃『蝕本生意』,因為他們認為國語會眾一般很少為堂會的發展出錢出力。結果,國語堂開辦以後,兩種語言的會友依然很少溝通,彼此之間存有很大張力。 另外,教會建堂、對『靈恩』的看法、採用傳統聖樂或新潮詩歌、領袖的獨裁與專權、甚至只是人與人之間的性格衝突,亦可以成為教會爭執的導火線。 重尋教會和諧的美景,我想起雅各書二章一至十三節。在這段經文裏,似乎雅各正正指出了教會和睦的關鍵:不可按外貌斷定、尊重別人、對『一視同仁』的反省、憐憫原是向審判誇勝…… 但願在慈悲憐憫的上帝面前,我們作為卑微的人,被衪的愛感動,領受衪的屬天能力,便常常以和諧和睦為念。

第12期 三年祝福、無限感恩

總編評筆 陳孟賢 新版《加國華人教會》期刊在二○○二年底第一屆加拿大華人教會策進會議中誕生,在第一期創刊詞裏,這刊物是如此被定位的:『要認真地探討加國華人基督徒所面對的問題,要認真地研究加國華人教會所面對的課題,也要認真地思索華人教會與加國社會的關係……為教會把脈,為時代發聲,這份刊物,願作教會的諍友,兼以謙柔與正直的態度,要跟加國華人教會,同走一段歷史的天路。』 轉眼三年,這份刊物已經出版了十二期。回首所來徑,只有感恩──為讀者、作者、編者、出版者感恩,背後全是神的帶領與預備。 本刊的出版者是華福加拿大聯區,是神感動聯區的眾董事和總幹事有信心和遠見,才開始了這項出版事工,並持久地關心支持。本刊的編輯同工有兩部分,其一是編輯委員會,由資深教牧組成,在神所賜的智慧引導下,為刊物的頭版專輯定主題。刊物的具體編採步驟,由編輯部負責,每三個星期開會一次,商議執行細節,並分派工作。過去三年,參與過編輯部團隊的有二十三位弟兄姊妹,雖然其中一些已經離開加拿大,但每位同工的忠誠事奉、同心協作,叫我永難忘記。 數算主恩,最應該是為我們的讀者感恩。正如在本刊標題下所寫的一句:『為了加拿大華人教會領袖而編寫的刊物』。三年來,我們不斷收到讀者(用電郵、傳真、底頁的回應表、電話、信件、面對面分享)給我們回應,令我們大受鼓勵:『這是一份我移民來加國後渴望和等待已久的刊物』;『十分欣賞內容的宏觀和深度』;『給教會領袖們的內窺鏡』;『言簡意賅,正合時下忙碌領袖歡心』;『既有外在美更備內在美』;『每個字都仔細看,汁都撈埋』;『幫助我宏觀地看加國華人教會發展』等等。一位牧師讀者告訴我們,他教會原本計劃結束國語堂,但看完『國語事工的再思』一期,便決定繼續發展國語事工;另一位讀者說,讀了這刊物之後,體會了文字事工的啟發性,便開始了自己教會的每月家訊,甚至外觀編排也參考本刊;又有幾位教牧說,這刊物可以放入私人書櫃,長期保留收藏…… 其實,或讚或彈的回應,並非要緊。文字事工是溝通的工作,任何回應都需要被珍重。在第二屆加拿大華人教會策進會議期間,本刊做了一次讀者意見調查,結果可參閱今期底頁『關心和代禱』欄。我們重視讀者的意見,因為我們盼望,在未來的日子,在天父的恩領下,這份小刊物,能夠跟讀者們同步成長!

第10期 祈禱傳道為事

總編評筆 陳孟賢 從歷史回顧的角度看,曾經有過這樣一種說法:究竟牧師房間應該有著甚麼本質?據說早期的牧師房,基本上是祈禱房;後來,牧師房變成了書房;到了現代,牧師房很大程度是辦公室。如此演變,反映了教牧職能的重點轉移,牧師從一個祈禱人變成了一個書生,在繁忙的當代世界,又再變成了一個忙碌的經理。從社會遷革的觀點看,如斯蛻變,可以理解。但從《聖經》的亮光看,蒙召的教牧『以祈禱傳道為事』(徒六:4),卻是很清晰的召命。 在祈禱裏,教牧貼近主,生命更新,明白神的心意,領受信息,有『道』可傳,向時代發聲,直指人心,撫慰蒼生;『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提後三:16);神的道大有能力,決不徒然返回。 祈禱傳道的任務,包括宣道、講道、教導......都總以傳揚屬天信息為內涵。對未信者傳道,為了領人歸主;向社群傳道,為了作鹽作光;給信徒傳道,為了顯明神的旨意,成全聖徒,建立基督的身體。 以講道教導為例,每星期主日,全世界都有無數的會眾聚集聽道,若講道者不稱職,便是在浪費很多人的時間和生命。底線是:講道中究竟有沒有『道』?有沒有在祈禱中等候、從神而來的說話? 一篇語意清楚、不自相矛盾、又有適合聽眾程度《聖經》知識的講道,還不一定就是一篇『有信息』的講道。一篇對會眾有意義、叫聽眾內心深處共嗚的講道,還必須是切合會眾處境、為聽眾解惑解困、適切此時此地需要的。 保羅認為,與其說方言,不如說一些與聽眾有關係、有意義的語言,才會有造就價值(林前十四:19)。假若台上的講者跟台下會眾的生活世界脫節,而不了解普遍會眾的內心,假若講者的舉例都是隔靴搔癢的,如此,便跟說方言沒有太大分別。 《聖經》說:『不要多人作師傅。』中國古語也說:『人之患在好為人師。』負責傳道和教導的人,需要身教和言教,實在應當誠徨誠恐。

第9期 教導信徒反『同性婚姻』的理據

總編評筆 陳孟賢 基督徒反對『同性婚姻』立場鮮明,因為這是神在《聖經》裡啟示的原則。眾華人教會該響應各地華人教牧同工會的呼籲,動員信徒,用諸般途徑(例如向國會議員表達不滿),阻止『同性婚姻』立法。 然而,不少信徒(甚至教會領袖)缺乏在社會學、文化學、科學數據方面的裝備,內心掙扎,不知道除了信仰原因之外,為甚麼要反對『同性婚姻』?當被世俗言論質疑時(例如說基督徒狹隘、信徒反對政府乃違反『政教分離』觀念、干擾別人的私人生活、歧視『要求同性結婚者』、不尊重別人的人權等),便不懂得合情合理地回應。 當務之急,眾華人教會需要普及教育信徒,除了信仰原則的宣告外,也從社會、文化、學術的角度,用普通人的語言,明白反『同性婚姻』的理據。以下是在社會輿論中,其中幾個關於『同性婚姻』爭議最常聽到的問題,並基督徒可以作出的回答。拋磚引玉,供各位讀者參考。 問:『同性婚姻』只是私人事情嗎?不影響別人? 答:若更改婚姻定義(以包括『同性婚姻』),乃影響公眾深遠的公共事務。 解說:婚姻制度關乎社會基本建制、人倫家庭關係、社群穩定和延續下代、公校教育內容、人民思想良心自由......等等各方各面公眾生活。草率更改婚姻定義,是一個『輸不起』的高風險社會實驗,特別是對兒童成長的影響,巨大得難以估計。 問:反對『同性婚姻』是歧視嗎?『同性婚姻』是人權嗎? 答:維護一男一女婚姻制度,並非歧視別人,這亦非人權問題。 解說:任何婚姻定義,在本質上必有排斥性。例如結婚的對象,不能是父母、子女、兄弟姊妹、動物、植物、死物。人權觀念建基於人的尊嚴,而不是某種行為。普遍人權並不代表對所有行為一樣對待。真正的公平,是指對相同的東西有相同的對待,對不同的東西有適當不同的對待。人權宣言並不包括太多內容,並不包括『同性婚姻』的訴求。 問:社會制度(包括婚姻制度)豈非應該不斷改變嗎? 答:維護一男一女婚姻定義,經千百年來跨時代跨地域的實效驗證,能對國家大眾帶來最大福祉。 解說:婚姻的重大意義,源於自然規律,是人類文明的一大基石,遠早於加拿大立國便已經存在,亦非任何政府、法院、議會所製造的。無論從哲理思辨或科學調查研究看,維護一男一女傳統婚姻定義,對國家大眾福祉,都是最合理的立場。如果『改變』帶來較壞的後果,便不應改變。我們不應為改變而改變,好的制度,應該維護和保存。 問:『政教分離』的意思乃不應從信仰角度評論社會議題嗎? 答:基督教會應對重大公共事務,為道德正義發聲發光,與社群同行。 解說:從歷史淵源看今日『政教分離』的當代意義,乃指『教會拒絕盲從附和政府,卻獨立自主地作社會良心,在重大公眾問題上,為道德正義發聲發光』。這是出於基督徒關懷社群的心。

第8期 人在旅途感恩時

總編評筆 陳孟賢 聖誕新年假期,往往是不少人數算主恩的時節。最近,我有一次為期五週的遠遊,回來後回顧,不期然,便為到在旅程中的所見所歷感恩不已。 今年秋季學期(九月至十二月),是我在大學裏的研究學期(不需上課),便應邀到北京、杭州、廣州、香港幾家大學訪問講學。杭州,十年前去過,今次是舊地重遊。北京,我是常去的,今次最感恩的經驗,是在北京的教會第一趟參加了領聖餐的崇拜聚會。 在廣州,只停留四天,其中一個早上,參觀了一家工廠。這家工廠的總經理,是一位從加拿大回流中國的主內弟兄。還記得年多前,這位弟兄仍猶疑應否接受這個調任中國的機會,尤其擔心在中國營商,能否活出基督徒的商業倫理原則?我們一起祈禱,求神指引他應否作出回流的決定,更求神幫助他在中國的環境,勝過在商業世界裏的試探和引誘。今天,他一家已定居廣州,兒子就讀國際學校,太太在工廠教英文,又熱心帶領婦女團契小組。今次探訪他們,眼見神祝福他的工廠,常常保護他避過腐敗的騷擾,他也積極在職場為神作見證;我參觀他工廠的那天,他召集了高級經理們一起吃午飯,席間我倆互相呼應,分享了基督徒信仰的信念,眾人熱烈地投入討論,我的心為弟兄滿懷感恩。 在香港六天,因為是浸會大學的邀請,便住在浸大裏的賓館。在浸大的任務,是兩次講座,其中一次向老師和研究生講,另一次向本科生講,題目是『文化與管理:從東西交匯到南北共融』。在香港,最感恩的,當然是跟很多主內老朋友見面,重踏昔日一起同工事奉的各家機構老地方。主日崇拜的早上,便故意到一家以創意聞名的教會參加崇拜聚會,果然名不虛傳;例如,向會友介紹『傳道同工不收禮物守則』的時候,該教會播出一段戲劇短片,在戲中傳道同工自嘲,雅俗共賞,令會友們印象深刻。在香港的時間,刻意安排探望了一位屬靈前輩,特別向他請教『當政府顧問、跨堂會事工、服侍中國』他都很有經驗的幾方面,聽君一席話,我實在感覺獲益良多。 結束旅程前,最後停在溫哥華一星期,負責了一個公開講座『主必再來與社關見證』,在一家堂會的主日崇拜中證道,在電台電視的時事節目中分享,跟一位其親弟剛意外身亡的弟兄談了一個晚上,又拜訪了很多福音機構。主內團契的恩典,豐豐富富,滿心感謝。 在基督徒的世界觀裏,人生本來就是旅程(彼前二:11a)。在客旅寄居的途中,雲淡風輕,不住的感恩(帖前五:18a),其實是生命裏極大的享受。

第7期 愛小羊

總編評筆 陳孟賢 主耶穌離世升天之前,曾三次將屬祂的羊(人)交托給彼得。主對彼得說:『你餧養我的小羊......你牧養我的羊......你餧養我的羊』(約廿一:15˜17)。可見,教會領袖的牧養職份,是多麼嚴肅和神聖。 然而,教牧領袖處理跟會眾的關係,也很容易陷入兩種隱惡。第一,是霸權專制。 教牧領袖的位份,本質上就是帶領會眾的,前呼後擁,備受推崇,漸漸地很容易便會產生專橫轄制的傾向。所以,晚年的彼得,勸勉『同作長老的』幾件事中,即特別強調『不是轄制所托付你們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樣』(彼前五:3)。而滿有屬靈智慧的使徒保羅,也深深以此隱惡為警惕:『我們並不是轄管你們的信心,乃是幫助你們的快樂』(林後一:24)。 其實,看得見的專制,還不是最危險的隱惡。看得見的霸權,惹人反感,易犯眾怒,難以持久。反而,用『討好』實行操控,是另一種專制,只是,表面上不容易看出來。這第二種『作領袖』的隱惡,就是『愚民政策』,也是歷代常見的一種帝王心術。 古今中外,做皇帝的一種手段,就是愚民。作為統治者,總不喜歡民眾聰明伶俐、主見獨立、思想複雜。因為,如果民眾成熟、意見多多,管治便困難。故此,統治者有意無意之間,總設法讓民眾的才智不及自己。亦因如此,歷世的帝王,也都忌恨、打壓、甚至屠殺在野的士人(因為這些在民間的教師,往往以開化民智為己任)。 愚民政策的現代版本,就是使用討好的手段、圓滑的言詞、親切的笑臉、麻醉人的禮俗,讓群眾順從。而且,不斷重覆膚淺的信息,『俯就群眾的水平』,以至長年累月,群眾的『水平』仍然很低。 主耶穌為祂的教會賜下『使徒、先知、傳福音的、牧師和教師』,為要教會達至『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弗四:11˜13)。教牧領袖愛主的小羊,就以『成全聖徒』為念,而不是專制或討好小羊。若小羊成長以後,青出於藍勝於藍,教牧領袖應該高興,而不是顧慮失去領袖的位置;正如施洗約翰甘心樂意地指著耶穌說:『祂必興旺,我必衰微』(約三:30),而耶穌則坦然地說:『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並且要作比這更大的事』(約十四:12)。

Stay Connected

21,821FansLike
2,739FollowersFollow
0SubscribersSubscribe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Lates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