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信仰反省(辛文凱)

今次疫情,無論是起因,還是各國政府的應對手法,還是針對疫苗的種種質疑,源自不同立場的聲音充斥全球。不單在基督徒圈子內,許多其他不同宗教的人士,一直都密切跟進時局的發展,所作出的理性分析和合理懷疑,不能一概被視為是受到網絡各種所謂『非官方』信息的煽動。

面對『病毒』、『疫苗』這類貼身到不能再貼身的『健康』、『生死』問題,具備整全、純正聖經信仰,甚至具備醫學、生物、製藥等專業知識的基督徒,極需要為主站出來,幫助其他弟兄姊妹在真理上站得更穩之餘、更要為福音作見證。一百多年前西方宣教士們以諸般的智慧將福音傳給華人,今時今日的華人必須接上當下的這一棒。疫情已經進入第三年了,雖然已經有零星教會的教牧呼籲迎接『後疫情』下的牧養工作,只是這樣的呼籲僅僅局限於某宗派、某聯會,華人各大教會的講壇除了以慣常姿態帶領信徒祈求天父施憐憫、『趕』病毒之餘,還是採取保持緘默或絕對順從掌權者的態度,這樣的『福音見證』遠不足以應付當下時局的需要。

全世界面對瘟疫顯得措手不及,無所適從,關於瘟疫起因,有人『偏聽偏信』而遷怒於華人,但更恐怖的是,不少人認為這場災難是有組織、有預謀下發動的。是也好,不是也好,我不是說人人都去追根究底就能夠阻止瘟疫蔓延,我是說信徒藉此危難真的要警醒起來,真的要更加看清末世越來越險惡的形勢。

病毒的可怕之處是在於其眼不能見、防不勝防;病毒的起因更是被指為『生化武器洩漏』。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缺乏足夠、確鑿的醫學臨床數據支持之餘,圍繞疫苗的更大的爭論,則是因為絕大多數人在打針之前,根本無法證實注射進自己身體裡面的那針『藥水』就是那『所謂的』疫苗,就要『憑信心』地接受。有人『迫於無奈』之下打了針,因為『怕死』、『怕親朋戚友壓力』、『怕失去工作』;又有人『為他人著想』,以為打了針就可以阻斷傳染。有人連『人體免疫是甚麼』、『疫苗的工作原理是甚麼』、『病毒與細菌有甚麼不同』等等這些基本的醫學常識都不了解、不認識、不知道,以致於糊里糊塗之下產生許多不必要的恐慌,因而『病急亂投醫』;又有人被標籤為『暫緩接種』或『非接種』,只因為他們持審慎、理性、科學、嚴謹的態度,卻在『強制』政策之下成為少數而受排斥或歧視。不法之徒視此亂局為取巧之機,撒但更是求之不得、幸災樂禍。

早在2003年『非典』時候的香港,沈祖堯醫生曾經帶領他身邊的醫護人員向上帝禱告,有病人得醫治,這個見證之後廣為流傳。短短20年之後,一個更厲害的瘟疫再次肆虐全球,基督徒應該從事件當中如何感知上帝的心意呢?是上帝為預備人心面對更凶險的災難?還是我們仍然未能吸取教訓,仍然只將『福音』掛在嘴邊,但當洪水突然來到,才被迫重新審視自己是否已經穩握救恩?

一個妙齡女子,面對一位青年男子的求愛,她會視自己是否對對方有好感的同時,尚且會出於維護自己的貞潔和對雙方負責任的態度,而考慮對方是否具備健全、正直的人格,是否有足夠謀生能力維持一個家庭的生存所需,等等,才謹慎地選擇如何更進一步地讓雙方互相了解。這樣的女子可算是具備了成為『才德的婦人』的潛質。基督是教會的丈夫,教會豈不也應該要有同樣的處事態度嗎?然而面對『疫情』和『疫苗』,恐怕不是每一個基督徒都能這樣。

世界崇尚『民主』、『科學』已經由來已久,但面對『死亡』的難題卻一直不是憑『肉身』的努力可以破解的。孫中山先生當年棄醫從文,因為他看見華人的病不在肉身,而在靈魂。棄『世界』從『基督』,卻是主耶穌對門徒一貫的呼召。


聖經對末世聖徒也早有提醒:

『牠又被准許與聖徒作戰,並且得勝,也賜給牠權柄,可以制伏各支派、各民族、各語言、各邦國。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被殺羔羊的生命冊上的人都要拜牠。』(啟示錄13:7~8)

『牠又使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打一個印記;這樣,除了那有印記,有獸的名或有獸名數字的,都不得買或賣。』(啟示錄13:16~17)


『弟兄們,關於我們主耶穌基督的來臨和我們到他那裏聚集,我勸你們:無論藉着靈,藉着言語,藉着冒我的名寫的書信,說主的日子已經到了,不要輕易動心,也不要驚慌。不要讓任何人用甚麼法子欺騙你們,……因為那不法的隱祕已經運作,只是現在有一個阻擋的,要等到那阻擋的被除去才會發作……這不法的人來,是靠撒但的運作,行各樣的異能、神蹟和一切虛假的奇事,並且在那沉淪的人身上行各樣不義的詭詐,因為他們不領受愛真理的心,好讓他們得救。 故此,神就給他們一個引發錯誤的心,叫他們信從虛謊……』(帖撒羅尼迦後書 2:1~12)

基督徒若不站出來為真理發聲,等於自己拋棄能夠阻擋『不法的隱祕』的權柄。

請通知我其他新評論
請通知我若有
guest
0 評論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