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天喚地要讚美(關業基牧師)

關業基牧師

作為一個退休後繼續事奉的牧者, 我有機會到訪很多不同的教會並參與事奉。神給我其中一個使命就是觀察眾教會與祂的關係, 也給我特定的觀察能力, 去感受會眾與神的關係, 特別是在主日崇拜中教會唱詩、報告事項、主席牧者台上台下的言談和會眾聽道時的身體語言反應等等。這些都常常會不經意地成了更真實的「硬資料」。聽會眾唱會畢前的讚美詩便是其中的一項觀察。

「讚美一神萬福之根! 天下生靈都當頌揚! 天使天軍應來高唱! 讚美聖父聖子聖靈!」這是我根據Ken Thomas 1674年版本的英文歌詞意思的理解, 這首我們經常唱的讚美詩是十分有意義的, 只是在我所到訪的很多教會中, 會眾通常都未能把這首歌唱得好唱得對。有兩次我到訪兩家不同的教會講道, 崇拜結束時他們邀請我在唱畢這讚美詩之後祝福, 我覺得十分困難並直說: 「大家唱這首詩歌唱成這個樣子, 我怎能祝福呢?」跟著我向他們解釋這首歌本身的意義和這詩歌安排在崇拜結束時來唱的意義, 要求會眾把它唱好一點, 然後我才能作結束的祝福。當然, 那之後唱的只是好了一點, 我 (最少能勉強地) 給他們誠心祝福, 完結崇拜。

或者你會問: 需要這樣嚴重嗎? 

讓我解釋解釋。在這歌中, 作者自己先說出神本為萬福之源, 祂依據祂豐厚的恩典慈愛賜下各樣福氣, 所以極配得感謝讚美, 所以用第一句道出這真相和湧出讚美。然後他用了中間的兩句歌詞又喚地又呼天的宣告。先是發出邀請並呼籲, 著令天下凡有生靈者, 都當明白神的厚恩回應讚美神; 再是向天上的萬軍響應, 因為神在天上也是配得讚美的。最後還與那些在天上和在地上響應者一起頌讚這位當得讚美的萬福之三一之神。

一場真正榮耀神的崇拜中到結束之時, 會眾真的當以此為念, 呼天喚地(天地響應)地宣告神的豐富恩慈和在祂裡面的祝福。若果會眾真的有這個信念, 就會真的全人投入這首詩歌, 用心用氣用全力來宣告神的榮耀和讚美, 將會眾個人和整體與神的關係, 透過此詩歌切實地傳播出來, 讓旁人從我們跟神的關係中感覺到神的實在和祂的榮美。

當我心裡帶著這歌曲的意境, 明白神的榮耀, 經過一場與主相親的聚會, 向神禱告歌頌, 將祂的心意透過講道與會眾分享之後, 真是滿心準備好要將神的恩福祝賜與會眾之時; 若會眾心中只盤算著會後去那裡吃午飯, 跟誰相會, 這等等的思想佔據著他們的心, 結果是完全不知道自己歌所說口所唱的, 用小貓般微聲聲量應付著的輕唱; 這祝福禱者是否真的與受祝福者有一個極大的隔閡呢? 現在你可以明白為什麼我當時祝福前再三邀請會眾重唱這讚美詩罷!

當我們作為會眾明白並用心參與此詩歌時, 是會用心用靈以誠意來開口頌揚神所配得的稱頌和讚美的。那時的心境是歡愉的, 是興奮的, 對神是充滿感謝和信賴的, 會帶著期待的心等候跟著來的祝禱, 用心相信並領受神的祝福。用這首歌來結束主日崇拜實在是對的, 它在眾詩歌中能贏取這個「每週被選」的地位確實有其原因的! 我感謝神, 讓前人 Thomas Ken 對神的恩福有這樣深的洞悉, 留下這美好的詩歌給我們。

神確實是配得我們呼天喚地來讚美的, 我認為會眾在主日崇拜中對這首每週唱頌的歌, 實在能道出這教會整體與神關係的真像! 不論同意與否, 我們可以肯定神每週都是在聽這首詩歌的。因為這個唱頌仍是在我們奉主的名來就近神的「敬拜」中的一項程序啊! 試想: 我們每週在那位聽我們禱告看我們敬拜的神面前當著未信主者懷疑者和反對派的天使, 奉基督之名說是敬拜, 而竟用出這種心不在焉漫不經心的儀式機械動作來急不及待走為上著地結束與祂的會面, 這是刻劃神和祂的榮耀還是侮辱了祂的榮耀呢? 噢! 當人和天使們看著聽著, 這位愛我們的神是何等的難受的呢? 這太不給面子了! 面子是最低限度最微量的榮耀, 有時我們在唱此詩時連這個面子都沒有給祂, 真是太虧欠太對神侮辱了! 

弟兄姊妹們, 讓我們從今天開始, 最少在唱這首讚美詩時能留意思想, 在足足的有情之上,還要多多加上,更切切奉獻給祂那當得的榮耀! 用心靈用熱情來敬拜, 用心靈用熱情來讚美祂! 不能總是讓祂難堪啊! 

主啊, 我決不能讓祢再難堪! 我願意尊崇讚美祢!

請通知我其他新評論
請通知我若有
guest
0 評論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