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與文化》:信仰處境的辯證關係與現代意義(梁右典)

問題的徵結

  H. Richard Niebuhr的《基督與文化》是一本歷久彌新的學術專著(賴英澤、龔書森譯,台南:台南神學院,1967)。至少可以從兩個角度來談:一是人類生命本質的層面;一是教義,也就是聖經啟示、教導的層面。把基督與文化這個議題,從這兩個角度切入,或許能夠掌握當中的問題徵結所在。因為既能夠顧及到人的生命本質,且能關注到人類所創造出的種種文化現象。而人的生命本質與文化又有其一定程度的關聯性,但又可以分別去釐清,這就成了這本書問題徵結的觀注點,這是值得我們去注意的。

  如果把問題更聚焦一點,我們還可以問的是:「基督」是什麼?「文化」是什麼?在此,作者採取的立場是:回到聖經的文本脈胳去考察,基督、文化與生命各有合乎聖經教導、啟示下的記載。另一方面論及的,則是放在各個時代不同思想架構的神學立場,同樣去考察基督、文化與生命之間的關係。這也是兩條不同的思想脈胳研究,分別可以看出聖經話語的意義展現與歷史發展過程中的神學觀點,而這兩者就某個意義上,共同建構了當前面對基督信仰的真實面貌。

基督與文化之間的問題

作者在此羅列且舉例說明一些基督與文化之間可能的問題:基督反乎文化、基督屬乎文化、基督超乎文化、基督與文化相反相成、基督為文化的改造者……等幾個問題。基督只有一位,這是真理;文化從字面上看來好像是一個單一整體的概念,但內部卻錯綜複雜,更何況每個不同的時代、地點都有其特殊的文化面貌,就這些點來看的話,基督與文化之間的關係乃是一對多的,也是絕對性面對相對性的差異。所以,這樣的關係與差異是本質性與歷史性的,落到人的層面上來說,人很有可能都有走過基督與文化之間的種種問題,不專屬於其中的一種而已。一個人的思想狀況可能會如書所說的情況那樣:

雖然以當代思想來解釋難免是一種冒險,正如我們在文化派所患的偏差內可明見的,但若為了怕這危險,而竟將福音高擱不加以解釋,這豈不也是一種危險嗎?因為這樣就不免把它視同另一種社會的古雅廢文,使之深義埋沒。(頁49)

這是為「文化性信仰」來辯護,是「基督屬乎文化」的那種思想型態。另外,也有可能在同一個人的思想當中,出現類似這樣的話語:

根本問題不是在於基督與俗世之間的問題,都是在於上帝與人之間的關係。(頁115)

就這個解釋立場來看,基督既不是反乎文化(事實上若不把焦點放在文化身上,那何反之有?),亦不是屬乎文化,而是超乎文化之上。這樣的理解下,文化不再被視為絕對重要、不可忽略的面向,更重要的是人的生命本質問題,實際上是比文化來得重要的。在此,文化的地位轉而退其次,就持這一派觀點的人看來,基督與人的生命聯繫顯得重要,文化只是幫助我們更去了解基督與人的生命之互動下的理解而已,不是我們關注的焦點。

  作者區分基督與文化的幾種類型,一方面可以說是文化理解下的模式;另一方面不妨可以視之為人們面對基督信仰時,生命那真實的感受與生命歷程的更新變化。所以,就這一個意義下來說,作者是道出了基督徒面對基督信仰與文化之間的問題時,所可能有的許多回應。

  如果說神學立場,可以視為一種對基督與文化的現象陳述的話,那麼本書較少說到的一個部分是基督對文化的態度。事實上,若反面從文化對基督的態度來看,似乎是較明朗的,因為有歷史事實之依據;但另一方面卻仍是「剪不斷、理還亂」的局面,因為太多詮釋的角度雖然多元,但缺點是可能會模糊了焦點。所以是有必要作基督對文化的理解與詮釋的,可以當作是我們在現今面對文化現象時,一個有力的準則與參照系。這方面是可以有更多的開發空間的,也是在面對基督與文化時,一個重要的切入點與觀察面向。這也涉及文化的本質層面,及人們該如何去看待文化現象。

結語

面對這樣繁複的神學立場,基督與文化之間的種種關係,對於我們現今廿一世紀的基督徒有什麼樣的意義呢?我們不再會把基督與文化間的關係過度簡化,較能從前人的觀察上去體會這兩者之間的互動。面對文化議題,不是陳述那事件而已,還有試著在信仰與在所處文化氛圍下進行判斷:

我們必在我們的實存境遇中下個別的決斷;但我們卻不由孤獨的自我,遇孤獨的基督,去下個人主義的論斷。(頁235)

的確,信仰雖說是相當個人的主觀體驗,但卻不是孤獨的自我,而是要與許多人的生命產生共鳴,不管他主張基督與文化之間的關係是互相反對、相成、相屬,都有某種意義上的聯繫。是人在基督生命與文化生命當中那真實的感受,隨著歲月、文化經歷對基督的認識,而漸漸有不同的領受。或許這可以在閱讀基督與文化這本書所敘述之關係過程中,可以當作我們個人信仰生命與文化生命的一個註腳。

請通知我其他新評論
請通知我若有
guest
0 評論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