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期 中年回流移民的心聲

採訪:黃樹楷

馬家威弟兄、馬趙美詩姊妹,你們夫妻兩人為何作離開香港的決定?

威:我早年已移民滿地可,在97年與當時還是女朋友的美詩回流香港。雖然在香港又住了廿多年,但一直不太適應香港步伐快的生活。其實我早想回流。

詩:2019年7月他們兩父女先來加拿大預備女兒入大學。2019年6月開始,香港很混亂,我不敢出街,出街又不敢亂說話。記得有一個星期天,在荃灣崇拜完了,竟回不了在烏溪沙的家,因為道路和公共交通工具全部堵塞了。這期間,機場被封,我非常擔心。
我在教會服侍一群年青人,喜歡跟年青人對答。我是做生意的,經常和不同人討價還價。在談判中,必定有進有退。現今的年青人提出意見,得不到100%的接納,就覺得不被接納。我對教育年青人感到無力又無助!經過祈禱求問神,並且我覺得一家三口能夠平安生活,始終是最重要的,才下定決心移民來加拿大。

為何選擇加拿大?移民前對加拿大認識多少?移民前有沒有親友在加拿大?

威:1997年我回流香港,父母和哥哥沒有回流,十年前,他們也移居溫哥華了。

詩:我在1993年移民加拿大,但家人都留在香港沒有移民。

作移民決定前有甚麼內心掙扎嗎?

詩:害怕種族歧視。因為常聽說,太多亞裔移民,導致屋價上漲,以致遭到白人仇視。也看過一些新聞報道,說亞洲人在停車場被白人淋水或襲擊。

移民前的期望和移民後的現實有甚麼差距?有甚麼驚喜?

威:和三十年前滿地可相比,溫哥華的生活水平很高!

詩:貨品種類繁多,應有盡有。非常多元文化,有各族裔的人居住。溫哥華與香港非常相似,可以不用說英語。生活上沒有太多不適應。

移民後的生活有甚麼困難和憂慮?

威:唯一的困難可能是尋找工作。但我已半退休,不急忙找工作。

詩:我在2020年3月來溫哥華,來了數天就封城,只去過一次實體崇拜。就算參加團契小組,也是網上舉行。因此不容易結識其他會眾。而且也不能親身探望朋友,融入本地社會有困難。但我覺得,作為基督徒,放眼的是天國,所以對地上的一切也不太憂慮。

來加拿大後尋找或選擇教會有那些考慮?如何找到現在參加的教會?

詩:希望找一間不太政治化的教會。另一方面,也希望找一間以宣教為重的教會。

威:我深信,一間教會只要以神為先,其他困難都可以迎刃而解。找到現在的教會,是因為女兒和這教會牧師的女兒是同學。

在加拿大的教會經驗和在香港的教會經驗有甚麼不同?例如敬拜、事奉、團契相交、靈命栽培等不同方面。

威:最大的分別在敬拜。香港的教會敬拜比較活潑。加拿大的粵語教會,年齡普遍比較成熟,崇拜多是比較舊式。

你對你現時教會幫助新移民的安排有何經驗和感想?

威:我們到來的時候正在封城,教會沒有什麼對新移民的安排。

這次移民歷程對你屬靈生命帶來甚麼啟發和經歷?

詩:在2019年來加拿大探望他們兩父女的那個主日崇拜,講道關於出埃及記。聽道之後,我求神:「如果回流加拿大是祢的意思,請祢當我在加拿大的這個月中再給我印證。」之後,神果然藉着兩次講道再給我印證,我才毅然決定移民。
不單這樣,神也巧妙地安排,讓我可以順利結束了在香港四十年的家庭生意。並且我的身體不很好,需要停下來休息。神也藉着這次回流,安排了時間讓我的身心靈休息,我們也很感恩。
回流加拿大後,不久就封城了,我反而多了時間讀聖經,上網聽講道和參與其他網上課程,又參加了香港的小組和在溫哥華教會的小組。

你會否長期留在加拿大?甚麼因素令你未來可能會返回香港?

詩:目前是打算長期留在加拿大的,回香港也只是旅遊或探親。

你對正在考慮或已經決定移民來加拿大的人有甚麼建議和提醒?

威:在香港經歷的事情就留在香港,不要把包袱帶來加拿大。來到加拿大,就投入本地生活。對基督徒來說,無論在哪裏居住,都只是寄居。

詩:要詳細計劃,不要衝動。其實在溫哥華和多倫多,要找工作不太難,但要放下身段,不要老想着以前風光的日子,收入足夠糊口不是難的。來了加拿大,就要學習包容,和平共處。

請通知我其他新評論
請通知我若有
guest
0 評論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