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期 大時代需要大氣魄的屬靈領袖

總編評筆
陳孟賢教授

過去一年我在香港度過安息年,適逢其會碰上了香港歷史的兩件大事:(一)二○一九年中開始的大規模政治抗爭活動,(二)二○二○年初開始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出現後的全民抗疫情況。這兩件大事都是基督徒信仰反思的重要題目。

香港雖然只是彈丸之地,持續一年多的政治抗爭,卻造出了不少歷史奇蹟,影響之深遠,波及全球格局:香港本土超過百萬人上街遊行的日子接二連三、街頭武力衝突遍地出現、地方議會選舉全面變天,香港以外全世界主流傳媒聚焦香江不停大幅報導香港政局變化、史無前例美國通過關於香港的嚴厲法案、台灣總統選舉因為香港形勢而大翻盤等等,都叫這段時間身在香港的人直接感到大時代的氣勢。

在泛政治化的日子,各行各業不同領域的領袖們首當其衝(在香港的電視新聞報導、電台時事節目、網上媒體中許多大學校長、牧師、官員等都被駡得體無完膚),皆會覺得倍受壓力。社會撕裂、群眾敵我分明的氛圍,聚焦到領袖們面前,變成左右做人難的困境,教會領袖們在時代大局中也逃不出這種狼狽窘態。

然而,身處大時代亂象中,正是教會領袖們離開無論願意或不願意都已經被打破的安舒區,開到水深之處,反省自身內在屬靈生命軟弱和事奉中缺失的大好契機。幾個月前在香港一間基督教出版社和一所神學院合辦的公開講座中,我便表達了這個意思;這個講座名為「亂世中反思基督門徒的世界觀」,我用了一個多小時,從哥林多後書分享了三個分題:信仰的困局與出路、社會文化的困局與出路、人性的困局與出路,之後便跟出席者問答互動討論,一起在主耶穌裡尋找出路和盼望。

數月前,我也在香港一所神學院的週年感恩崇拜暨畢業典禮中被邀為證道講員,我心中的負擔依然是關於「教會領袖是否稱職」這個問題,所以,我將講題定為「信仰傳承、不息生機」。在天下太平、社會穩定的日子,教會領袖所面對的所謂煩惱,常常只是雞毛蒜皮的小事,例如是在自己小天地裡的人事衝突、辦公室政治,著眼的只是自己小組織裡的權位爭執,關注「做官」多過「做事」,忘記了神交托自己領袖崗位是為神做事,而不是為了自己的榮辱毁譽,更不是為了貪戀高位卻不負責任又不辦事。其實,許多時候信徒群體中出現領袖衝突,往往是因為人事制度落後,例如缺乏問責機制、不限連任次數、小圈子操縱選舉、以和諧之名讓錯誤長期延續等等;也是在這一年來香港風波中,許多學者指出這些都是華人社會常有的落後人事制度特徵,相反,以基督信仰立國的地方,在信仰上認定任何人都可能犯錯犯罪,在人事制度上,便早已立定「權力需要被制衡」的原則。

二○○三年非典抗疫的歷史,至今仍然在很多人心中留下傷痛。想不到十七年後的今天,又再現香港(以至世界各地)街道空空如也的抗疫歲月。在疾病和死亡面前,人會醒悟自己的渺小,便可以是一個契機,放下原本鼠肚雞腸、貽笑大方的生命盲點與執著。

大時代的磨難,能夠成為浴火重生的動力,無論對一個人或一個社會都是如此。對教會領袖而言,時代困局可以成就心靈突破,困境可以孕育出大氣魄的屬靈領袖。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