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期 從親身經歷看東西方神學教育異同

陳頌恩博士(加拿大克里威廉神學院華人事工課程主任)

在開始討論之前,有三點請讀者留意:首先是每一所神學院都有其信仰傳統背景及課程獨特之處,故本文所描述的只是一些普遍現象。其次就是,東、西方神學教育之分別也非南轅北轍,神學教育畢竟也源於西方。最後,由於篇幅所限,本文只能集中討論對裝備全時間事奉者的神學教育。

普遍來說,在學術、靈命培育、實踐應用三個範疇中,西方神學院對學術方面最為重視。很多西方神學院都設有圖書館聯網服務,使同學能享受其他神學院以致大專院校的研究資源。在課程設計上,華人神學院一般以聖經科佔較高的比重。從師資的角度而論,西方神學院看重教授的學位和著作數量多於牧養經驗,相反,華人神學院大多要求教授在課餘時間積極參與堂會牧養。從學生的角度而論,北美讀神學的風氣是偏重知識,被視作一種進修,對於靈命或生命成熟程度等非學術範疇,很多西方院校都沒有納入畢業評估機制之內;相反,華人神學院十分看重申請人的蒙召經歷,在畢業評估時也會特別關注學生的生命見證。

現今在北美讀神學最大的挑戰便是個人與群體生活以及學術與靈命的平衡。記得筆者在美國讀神學的時候,宿舍舍監常為那些把用過碗碟留在洗碗盤而不理的同學而氣憤;圖書館內不許借出的參考書籍也常在要交功課的時期不翼而飛;這些情況怎能叫人不擔心。華人神學院則較注重群體生活及靈性操練,有些學院在校住宿的師生參與清潔校舍或膳堂事務,期望透過這些實際生活操練去培養同學作僕人的氣質。

筆者有幸在被視為擁有模範實習體系的學院就讀,獲益良多。記得筆者所就讀神學院的實習課程設計中,嚴格要求每位同學有一位既合資格又願意付出時間擔任教練角色的『實習指導』,每星期與同學對所參與事工作出神學反省,討論生活上遇到的困難;另外,每位同學再有一位屬靈導師、由五位弟兄姊妹組成的平信徒咨詢委員會及由資深牧者帶領的同輩小組為實習同學提供意見、分擔難處、給予鼓勵。當實習結束時,神學生有機會作自我檢討並從多方的評估更認識自己的恩賜和性格上之長短,這對日後的事奉有莫大裨益。

請通知我其他新評論
請通知我若有
guest
0 評論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