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期 將上帝帶到人間

專欄『領袖的靈修生活』

蔡貴恒

不知甚麼時候,人們將靈修限制於內室;忘記了耶穌不單退隱於山上,祂在世時也同樣用祂的手和腳,去實踐憐憫及關懷──耶穌作的是最前線的個人工作,耶穌的靈修也是最整全的靈修。

從今天的角度看,耶穌絕對不是社區大型活動的攪手,祂卻活在社群中,以祂的生命來牧養、醫治和關心。耶穌的革命性表達,耶穌的基層化生活,對今日華人的中產教會來說,幾乎可以說是格格不入。當我們將上帝帶到人間,我們講的充其量是口頭的救贖、永生,而缺乏文化、社參、家庭等層面的實踐。

不少人都讀過及引用過潘霍華的名句:『當你獨處時不要忘記群體,當你在群體中,你要獨自退下反思。』但我們的情況極可能是既不獨處也不活在群體中。

加國大選剛過,我們也許盡了公民義務,但對政治文化、信念的匱乏,我們只能發揮些微的力量,而不能深入影響社群和政府。就算公民意識加強,把上帝帶到人間也不單是凝聚一群有民主理念的群眾。

不要弄錯了,耶穌從來沒有凝聚群眾;信徒是被基督的真道、生命、慈憐及關愛所吸引的!當甘地讀到耶穌的生平而受感時,他看到的是一種精神力量,我們可以稱之為靈性的力量。我們也可以看到這力量的感染力和塑造性。同樣,當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走上街頭來唱We shall overcome,他不單要彰顯公義,也帶來非暴力以至於愛仇敵的精神。他們的手和腳不單走到街上,亦走到施恩寶座前,在敬拜及禱告的行進中,抗爭不知不覺中變成了朝聖!

教會要將上帝帶到人間,首先要重拾個人與基督的關係,然後是建立操練整全的靈性生活,然後再由家庭延伸到教會和社會。但不知何時,我們又以工作及活動取代了純綷由信心所引發的力量。所謂純綷的信心,其實必定是源於在獨處中與基督的靈交和與肢體的相交;是在默觀中看到世情,復見到自己的生命是否真有向基督委身?有了這醒覺,我們又開始去實踐信仰,我們就不會流於空談;反能在這世代中,與弟兄姊妹同心作基督的手和腳。

(作者為溫哥華靈根自植國際網絡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