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期 教會還需要主日學嗎?

——與鄒永恒博士漫談加國華人教會主日學事工

訪問:盧士傑

若說主日學在教會事工及在信徒成長生命中相當重要,相信沒有人會反對。但在教會眾多事工中,主日學其實應該扮演甚麼樣的角色?怎樣在教會推動主日學?今期我們邀請了國際基督教教育學院院長、加拿大華人神學院教務長及實踐神學教授鄒永恒牧師為我們探討和分析。

在教會的眾多事工中,主日學的位置和重要性在哪裡?

主日學其中一個重要功能就是幫助信徒有系統地研讀聖經,例如在特定時間內將整本聖經涵括新舊約研讀。主日學重要性在於暫時沒有其他模式可以取代它,去讓信徒有系統地教導和學習聖經。小組查經相對來說沒有主日學的延續性及系統性,因此是輔助,不能取代主日學。

在信徒的個人成長中,主日學又扮演甚麼角色?

主日學主要是幫助信徒建立信仰基礎,對信仰有全面的認識。內容可以根據信徒不同的靈程去編定課程內容;最重要的是教導信徒讀經不是純粹憑感覺而是有系統、有根據地分析、研習。

按你的觀察,整體來說,加拿大華人教會的主日學事工質素如何?你為何作出這樣的評價?

我認為近年加拿大華人教會主日學的平均質素有走下坡的趨勢。雖然有好的例子,但一般是比較弱。有些教會甚至連主日學事工也沒有,也談不上質素了。根據我個人的觀察,基督教教育走下坡,這現象是由90年代開始。問題是多方面的,例如:教會越來越少探討主日學和聖經教導;神學院不再開展全面培訓,教主日學的人材少了,質素自然下降,學生也因感到主日學沉悶而減少。現在的社會氛圍也有影響:現在的信徒不想學習太過硬件的東西。要打好聖經基礎,學習扎實的查經技巧,是需要兩、三年的過程,很多人不想花時間。這時代的人追求快速,現在的文化是快餐文化,但學習聖經需要時間。這反映在信徒本身對聖經知識的追求薄弱,你要他們自己處理大量資料以作分析是一個挑戰。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的信徒他們很多都願意去下功夫自己研讀聖經,但這種追求在90年代後就一直下降。其他方面:以往教會崇拜講道的時間是比較長一點的,現在則是較著重讚美和唱詩;其實應該強調不論讚美、唱詩、及講道時間都是整個崇拜的一部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流行的靈命塑造(spiritual formation)其實不是純粹做一些行動去感受信仰經驗,聖經基礎其實很重要。聖經知識基礎不足,以為只要多練習相交是很危險的。

你認為主日學事工有效的關鍵在哪裡?

成功的主日學事工都有一個共通點:教會能夠營造及建立良好的整體學習氣氛,對於學習有一種催迫和追求。另外,就是培訓良好的師資能夠幫助信徒。假如教師教得不好又怎能啟發信徒呢?對於主日學教師的培訓,恩賜和能力及操練都重要。他們看重學習中帶來的喜樂,願意分享聖經及個人經歷。

大型的教會可以有較為全面的主日學課程提供選擇;較小的教會可以按信徒群體的需要設計課程,即使只能開辦一兩班,也可以利用堂會以外的資源作為補充 。

教牧領導對主日學事工的重視是很重要的。成功的例子通常都有一個特性:經常鼓勵。他們會親自去到團契、小組去推廣主日學,親身介紹主日學課程。應該盡量為主日學教師提供支持及資源。聽過有教會專設主日學老師專用圖書館,方便主日學老師備課、找參考資料,反映了對主日學事工的重視,起了很大鼓勵和宣傳的作用。

現在教會外的培訓那麼多(如「生命之道」、“Bible Study Fellowship”、各神學院和培訓機構等),教會還需要主日學嗎?面對這麼多不同的會外事工,主日學應如何定位?

我不認為教會以外的研經課程、專題講座,可以完全取代教會的主日學。打個比喻,前者就像出外吃飯;後者就像在家中吃飯。間中外出吃飯都是好事,作為一個補充;但外出吃飯,並不像家中吃飯般「落胃」,對身體健康也有影響。因為教會本身最能明白會眾、信徒的狀況,教會可以因應信徒的需要而設計主日學。當然教會資源不足的時候也可以利用外面的資源去作補充 。

至於教會是否一定需要主日學,其實除了耶穌以外,教會並不一定需要甚麼,其他事情都是媒介而已。主日學的模式於1780年在英國開始興起,幫助信徒對聖經有基本及全面的認識,補足「偏食」的問題。在有更好的方式可以做到這功能之前,我看不到主日學可以被取代。

你個人如何在華人教會中推動主日學事工?

我的經驗是:從宣傳、訓練、及教牧開始。教牧應該直接參與教學,這樣教會重視主日學的訊息就自然會放在信徒心內。我也鼓勵利用外面資源,加入一些有趣的元素,會有實際的幫助。例如:證主協會舉辦的講座及聖經節期活動。

對於負責推動主日學事工的教牧、長執、弟兄姊妹,你有何提醒和勉勵?

希望大家在推動主日學時遇到挑戰不灰心。栽培是需要時間和有耐性的,可能是要等兩三年才見到有改變。主日學為信徒建立基本聖經概念,實在太重要了。現在由於主日學事工較以往式微,產生了一個現象:進神學院的神學生對信仰的基本觀念也非常薄弱。以往有主日學的根基,神學生的信仰觀念有較好根基,不是由零開始。現在一位信徒信主後兩三年,蒙召進入神學院,有時他們在神學院課上所問的信仰問題是太過基本,根本不是神學生應該問的問題。因此辦好主日學事工,給信徒打好基礎,是這個時代的需要。

請通知我其他新評論
請通知我若有
guest
0 評論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