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期 經濟狀況如何影響教牧身心健康?

採訪:盧士傑

隨着加拿大近年經濟持續發展,生活指數及物價不斷上升,不同行業也根據人力資源市場的狀況調整薪酬。相對其他專業人士,華人教牧的經濟狀況從來都不是富裕的一羣。究竟經濟狀況如何影響教牧身心?今期本刋訪問了安省證道浸信會美麗徑堂的馮耀宗傳道,現身說法分享他的切身經驗及個人意見。

馮傳道形容他的經濟狀況是「摱摱緊」,勉強可以應付基本生活需要,但沒有餘錢用作額外支出。若要像一般中產人士消費,例如去旅行、常外出吃飯等,則比較困難。

他的太太也在教會作全職秘書;在他認識的教牧家庭中,兩夫婦都全職事奉屬於少數,只有十個八個。因此,他不是最典型的例子。通常需要兩份收入的教牧家庭,配偶都會在教會外有一份全職工作,因此經濟狀況可能便稍為寬鬆。如果有子女的話,兩夫婦都全職事奉的家庭,經濟狀況便相對吃力。

馮傳道在大學主修工程系出身,修讀期間兼職工程工作,也經營一些相關的小生意。但由於當時尚未成為執業工程師,收入及積蓄也不多。畢業後,便直接全職事奉,先在基督教機構工作十多年,然後便開始在現在的教會作教牧工作,至今已有六年。

當年在機構事奉的時候,經濟狀況更遜現在,但勉強還可以,主要原因是當時尚未成家立室。如果當時像現在有兩個兒子,一家四口,情況會更困難。

回想畢業後,毅然放棄工程師行業,投身全職事奉,考量經濟角度時,馮傳道當時心中也有不少掙扎。不論是加入機構前或在機構工作時半供讀神學期間,都考慮過應否兼職工程工作,或回職場先工作兩、三年,到有了更多積蓄時再作全職事奉的打算。最後,他覺得是神封了他的路,因此決心不考慮在職場工作。當時他祈禱對神求印証,結果是畢業後幾個月的面試都不成功。後來在修讀神學期間,曾經有全職工程職位的邀請,薪酬吸引,一年報酬等於在機構工作四年,自己十分掙扎,很怕將來後悔。但禱告中感到不平安,最後都拒絕了,定意繼續全職事奉。

馮傳道知道踏上全職事奉這條路,生活模式不免有很多犧牲和限制,同時也面對各方包括來自親人的壓力。父母肯定不悅,也不會給予任何支持。當時還要供還政府的學生貸款。他說:「毅然投身全職事奉也影響與親人關係,他們不明白為何修讀了專業,有美好的前景不要,卻選擇低薪的工作。父母年紀也開始大了,理應是我去照顧他們,但反過來卻要他們擔心我的生活,加上傳統華人觀念的因素,這都構成一定壓力,令我心靈不安。」

結婚後,組織了家庭,來自父母的壓力相對少了,但隨之而來便是維持家庭生活的壓力,與單身時的壓力有所不同。馮傳道說:「要供樓供車,家庭的生活費及兩個孩子的學費,對我來說都有一定壓力,太太也感到類似壓力。我們結婚前已有共識,既然兩人都全職事奉,生活模式與大部份弟兄姊妹會不一樣。壓力是實實在在的,但也不是十分嚴重。」對於馮傳道來說,經濟或足或乏的指標,他會以需要借錢與否作為足夠與不足夠的分界。

記者問他是否了解其他教牧的薪津情況,他說知道一些小型教會的教牧經濟情況會更艱難。小型教會與大型教會,從一端到另一端,教牧的薪津可以相差很大。他身處一間中型教會,因此尚算可以,某程度上較在小型教會好一點,特別在福利方面,例如:買書及上課津貼,甚至短宣、訓練機會等,大教會都會比小教會好。

記者問馮傳道會否與其他教會的教牧比較薪津待遇,因而產生不快。他說比較是會有,但不會影響心情。雖然他的經濟狀況捉襟見肘,但相對其他華人教牧,他的待遇不算差。西人教會的薪津明顯較好,例如以浸信會來說,現在他教會的薪津也並不跟西人浸信會的薪級表看齊,他估計相同職級可能有25%的分別。這與華人文化有一定關係,因此有一些第二代年青傳道人不願意選擇華人教會,否則可能連學生貸款也還不上。

記者問馮傳道有時與舊同學相聚,會否因為比較經濟狀況而不快樂,他坦然表示間中也會短暫的令心情不佳。特別如果當時正處於經濟壓力,例如有一些特如其來的意外開支,就會有剎那的思想:「假如收入更高便好了。」但不快的思維通常都不會持續,不會產生憂鬱。

至於有沒有考慮兼職,或透過其他途徑去改善經濟狀況?馮傳道表示華人教會中教牧要外出兼職,不論在文化上、時間上、或者對教牧工作的期望上,根本不可能。不是從沒考慮過,但基本上是不用想。他補充:「在華人教會,甚至期望兼職者也付出差不多全職的工作時間,在全職崗位更不用說了。做牧者,時間上不容許以勞力去增加額外收入,除非是投資的被動收入或者是弟兄姊妹間中的幫助,但一般都不會期望太多。弟兄姊妹在聖誕節送禮品咭,轉送一些舊衣物、校服及玩具給我的兒子,也是一些心意和實質上的幫助,我都心存感激。」

由於經濟條件的局限,對於要供養兩個兒子,馮傳道會否有壓力和憂慮?他說的確會有壓力,但主要是目前兒子的需要,例如課外活動的費用,關於將來留錢給兒子讀書、結婚等事情,想也沒有用,唯有把兒子的將來交給神帶領。調整憂慮的方法就是不去想太多。他解釋:「由於兩個兒子尚幼,暫時未懂得埋怨父母選擇全職事奉帶來經濟上的犧牲。但三歲時,兒子便經常問我晚上會否留在家中?今晚又會否有弟兄姊妹到家中?在這方面來說,陪孩子的時間不足所產生的壓力,有時比經濟壓力更大。」

對於華人教會的薪津制度,馮傳道認為,多年前教牧薪酬根據專業人士薪酬作指引,但近年一直沒有調整,已遠遠落後於專業的人力資源市場,應該是時候考慮收窄與西人教會薪津制度的差距,不竟大家都在同一社會中生活。

對於將來退休是否有足夠經濟保障?馮傳道有時會感到無奈,但不至於產生情緒低落,也不會因此萌生去意。

整體而言,馮傳道認為教牧的壓力大,有時很難分開是那種壓力,可能事奉壓力比經濟壓力更大。弟兄姊妹對教牧的期望是全方位的,壓力引致睡眠欠佳、頭痛、消化不良等,在教牧之中十分普遍。教牧經常要吃街外食物,其實很影響健康。

最後記者問馮傳道,假設教會讓他可以二擇其一:減低工作量或增加薪酬。他毫不猶豫選擇了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