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期 敬悼滕近輝牧師

總編評筆
陳孟賢教授

尊敬的滕近輝牧師在去年十二月十九日早上安息主懷,我在當晚收到通知。

我與滕牧師認識和交往,始於大約三十年前。那時,我在多倫多念大學,有一次我參加了一個聖經密集課程,講師從香港短期來加拿大授課,就是滕牧師。印象最深的,是在上課時,滕牧師講了幾句話:「有些人說我教得比較深,但我的信念是,聖靈既能讓我明白的信息,也能讓其他人明白。」這斯文淡定的幾句話,卻叫我感覺到這位牧者很有性格,謙柔卻剛毅,敢於力排眾議、擇善固執,也以身體力行讓我明白,在真理上學習,要追求深度,不要滿足於膚淺。

八十年代中期,我畢業回香港,便參加了宣道會北角堂,滕牧師成為了我的牧者。後來,我當了北宣的執事,發現執事會開會時很和睦,難能可貴,我相信,這是因為滕牧師本人温柔謙卑的榜樣,長期生命影響生命,在堂會領袖們當中,便建立了北宣的群體氣質、精神傳统。

我參加了北宣不久,滕牧師便在主任牧師的崗位上退休了。他支持當時很年輕、仍未按立牧師的蕭壽華弟兄接班,這是伯樂銳利的眼光,看準了千里馬。二十多年後今天回頭望,這個接班的安排很恰當;不足三十年,北宣由千多人的教會發展到今天七千人聚會。還記得,當年在執事會討論了很久應否購建新堂址?按當時教會的財力根本承擔不了,但蕭牧師的信心和膽量,帶領了教會作出購堂决定,今日才有炮台山現址,否則,教會便不可能有現在七千人聚會的容量。

滕牧師是伯樂,另一個好例子,是三十年前他支持許朝英弟兄出任宣道出版社社長。當時,許弟兄很年青,亦沒有明顯的資歷適合當一所出版社的領導人。但滕牧師獨具慧眼,認為許弟兄可以勝任。事後數十年,証明了滕牧師的遠見,許社長帶領出版社,既有屬靈觸覺,又有經營意識,能創新,也穩重而獲得老前輩們的背書,他發掘了一些好講員而不斷給他們出版專題錄音帶,這些人成為了八十年代起影響全球華人教會的極級講員。

滕牧師是當代華人教會的一位標記人物,各地信徒遠觀他,感覺他是一位只能仰望的偉人。但作為他堂會的會友,近距離接觸他,便知道他並非雲遮霧罩。九四年我出版一本信仰散文集,請滕牧師寫序,他慷慨答允時,問我新書甚麼書名?他聽後便說:「這書名跟您前一本書《對話人生》相似,讀者可能以為是同一本書,便不買了。」原來滕牧師並非不食人間煙火的,他也考慮鎖售策略哩!

九四年時,我也是香港《時代論壇周報》的董事和編委,跟周報的社長李錦洪弟兄一起拜訪滕牧師,做了一次詳談專訪,錦洪說:「值得我倆一起出馬採訪的嘉賓不多。」果然,在《時代論壇》參予的數年間,只有滕牧師和余也魯教授(香港傳理學之父、香港浸會大學傳理系創辦人、海天書樓創立者)兩人是我和錦洪一起去做專訪的,反映了我們對滕牧師的尊重。這篇專訪,題為「靈程深處自從容」,刋於《時代論壇》九四年九月十八日和二十五日兩期,後來又收錄在《金輝歲月——滕近輝牧師八秩榮壽紀念》一書中。哲人已去,現在重閱這篇專訪中滕牧師分享他的內心世界:「去國三年山河變、流落香江事奉長」,「四十年來思往事、多少運動記心頭」,「名銜多多真誇大、願作橋樑心自安」……感觸良多,唯願一代屬靈領袖的音容榜樣,繼續啟發後來的許許多多教會領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