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期 長執與師母同工

採訪﹕趙敏能

師母在長執的眼中扮演著一個怎樣的角色?師母與長執可以怎樣合作以更能發揮事奉果效?曾為緬省溫尼柏華人宣道會執事的楊何其真女士,為我們分享與師母同工的一些體驗。

楊女士:「從《聖經》的教導中,男人是女人的頭,所以牧師也是師母的頭。《聖經》又有描述在神的創造中,女人是男人的肋骨。肋骨最大的用處是『撐腰』。如果『肋骨』有問題,就不能撐腰,『頭』也不能抬起來,令人垂頭喪氣。如果肋骨能夠撐腰,丈夫也是一位頂天立地的男人。而當一個人健康的時候,肋骨不會明顯凸出來,它會被隱藏起來。除非是一個健康有問題的人,肋骨便會明顯凸出來。肋骨還有一個功用是隨呼吸時上下移動,同時它會保護心肺,但又不會壓著心肺,更不會防止它們發揮作用。

在教會事奉中,師母的位分要視乎牧師的需要,因為師母是牧師的助手,最好由牧師來決定師母參與的層面與深度。有些情況,可能師母只需要作一位賢妻良母,減少家庭對牧師的負擔,讓牧師更專注事奉,這便已經是一樣很大的幫助。相反,師母可以負面地影響牧師,甚至間接負面地影響教會。師母在教會的角色,可以凝聚家的氣氛,又可以從欣賞中肯定長執,體貼關懷長執的家人。師母是牧師的聯絡人及訊息的傳遞者。如果牧師看漏了眼,師母可以發揮作用。另外,師母有責任去成全牧師與長執的決定。牧師好像在學校內的教授,而師母就像補習老師,在婦女會、團契及其他聚會中幫助實踐牧師的教導。

師母本身可能會因她的身份及角色而感孤單。當師母知道了一些事也不能隨便找人傾訴,因為要尊重別人的私隱。同時有關她自己家庭及與丈夫的事,也同樣不可以隨便找人傾訴。而她的角色有時會帶來尷尬,例如她應否與牧師平起平坐,還是應該在牧師之下。有些時候,有人會誤將師母當成牧師一樣。以我自已為例,由於丈夫是一位醫生,有時候有些人會把我也當成醫生,一見面便立刻說出自己患病的情況。

與師母一起同工,其實與其他人沒有很大分別。在神的眼中,每個人也重要,有不同位置。不過,如果一位師母需要特殊的對待,甚至特權,便是一個規則的破壞者。以我自己是醫生太太為例,也不可以不排隊看醫生。

當長執與師母同工時,可以向師母學習,甚至讓她成為自己的導師。同時要支持她的領導,如她有不足的地方,可以出於善意用愛心說誠實話。不過,在幫助她之先,要清楚知道對方想不想要幫助,有時不給幫助反而是最好的幫助,以使她的事奉有更多自由空間。

如果長執與師母想合作來協助牧師的事奉,首先他們要認同牧師所帶領的方向,及所定的長線及短線計劃。這樣,長執與師母便成為參謀,給牧師預見實行時會遇到的困難。他們又可以作牧師的耳目,反映教會會友的意見。大家按不同的恩賜分工合作,師母可以成為會友及牧師之間的橋樑。

在我的經驗中,曾接觸過一些師母,她們願意為牧師撐腰,成為幕後英雄。她們這樣行並非貶低自己,而是尊重牧師,是自然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