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期 牧師需要的賢妻

採訪:盧士傑

怎樣的女子才是牧師的賢內助?師母的角色近年在華人教會有何變化?未婚的牧者選擇妻子應有甚麼心理準備?加拿大遠東廣播公司創辦人之一的曾國雄牧師為我們細意分享。

曾牧師與師母是大學同學,兩人在大學生團契及冬令會中一起事奉。曾牧師與師母80年結婚, 由認識到共偕連理有六年時間。曾牧師回想: 「一般在大學生團契時期認識的情侶,由於雙方背景相同,求婚過程近乎順理成章,多數沒有太多戲劇性的浪漫。但拍拖時雙方的認識與婚後的認識有很大不同,婚後是另一個層次。基本上自己婚前對太太或女性的了解其實很膚淺,由於婚前婚後的認識是兩回事,戀愛長跑並非婚姻美滿的保証,對於一些男女,新婚的轉變可能令他們感到有點措手不及。於我倆而言,新婚之後適應沒有問題,因為生活模式轉變不大,仍是如舊一起事奉,團契的弟兄姊妹年紀也相近,經常互相邀請到家中聚會,有很愉快的相交生活,基本上與婚前差不多。直至四年後,第一個孩子出生,生活模式才有大轉變。自此,生活細節及家庭活動一切都要配合孩子的成長。正如很多年輕家庭,這是一個新挑戰。同年,我開始全職事奉,成為加拿大遠東廣播公司創立人之一。」

對於師母多年來支持他的事奉,曾牧師為此感恩:「我太太在禱告及家庭方面給我很大的支持。一個在機構全職的牧者,很多時在所屬教會都會兼任一些事工,因此工作繁重。 雖然我很疼愛關心孩子,但難免忽略孩子一些成長所需的細節。師母在彌補這方面功不可抹。我最欣賞她的是既能照顧家庭需要,又能恰到好處地從旁提醒我身為家庭屬靈領導的角色。作為師母,能夠在背後禱告支持、持家有道、不過份過問牧師工作、讓牧師可專心事奉,聽來容易但其實要做得好殊不簡單。由於很多關顧的工作是在晚間進行,令很多牧師與師母(尤其她們本身有自已專業)的相處時間有限。別輕視這一點:普遍女性情緒上的需要有別於男性,曾聽一位師母說丈夫日以繼夜地工作,令她受『守生寡』之苦。」

至於師母在教會中的角色,曾牧師的觀察是:「一位師母往往能在牧師與會眾之間起了一種協調的作用。無論一位牧師的溝通能力有多強,人緣有多好,與會眾之間難免有些因牧師身份帶來的阻隔,師母正可彌補這一點。師母與會眾大多可以打成一片,在華人教會,年輕一代的師母較喜歡會友以英文名字相稱,而非傳統的『師母』稱呼。這並非是要刻意淡化『師母』的位分,而是反映她們視自己為會眾之一,沒有距離。她們大多是專業人士,與一般會眾無異。」

對於年青傳道人及未來師母,曾牧師分享及反思他的經歷:「一直以來我專注於音樂事工,而太太則主要參與文字事工。由於大家事奉的範疇不同,雖然為我們之間提供更多話題,但同時大家亦無法深度明白對方事奉中的一些掙扎。太太主要事奉加拿大主流群體, 而我則熱衷於中國事工。對於十歲左右移民來加拿大的她,對中國現況認識有限,很難深入體會我對中國事工的負擔。也許這是一個小小的遺憾。倘若雙方在拍拖時期便有同一事奉方向及負擔,可能在互相支持方面更有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