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期 師母的甜酸苦辣

採訪: 林潔瑩

被訪嘉賓:愛明頓華人宣道會陳馬燕紅師母

林:你結婚前有想過會成為師母嗎?

陳:我結婚前沒有想過會成為師母,我原本計劃讀完大學後便報讀神學院,我的心願想成為一位女傳道,可以教導小朋友,但在這過程中,認識了陳牧師, 當我還未完成大學,就與陳牧師結婚了, 完成大學後沒有報讀神學院 ,就成為師母及全職太太到現在。

林:成為師母的初期,感覺身份轉變很大嗎?

陳:我感覺身份轉變不是很大,當我初期成為師母時,教會裏已有主任牧師和師母作為我們的榜樣及學習對象。 我從小便在宣道會成長,與其他弟兄姐妹很熟絡,他們知道我的長短處,不會對我有什麼不實際的期望。我成為師母時,我只有21歲,便稱為師母仔。

林:如今成為師母已經多年,師母身份給你最大的快樂是什麼?

陳:最大的快樂是我可以全情去事奉神和服侍弟兄姐妹。

林:如今成為師母已經多年,師母身份給你最大的辛酸是什麼?

陳:我不太喜歡辛酸這個形容詞,因為比較負面和苦澀。我由初期成為師母到現在,我感覺享受這個職分多過不喜歡。但如果你問我有沒有難處,是有的,這個難處任何一個基督徒都可能經歷過,可以用一個比喻來形容,神賜給我一對鞋去走前面道路,我初期成為師母時,很年青由21歲到30歲期間,我感到前面道路很難行。因為我很年青,還有很多理想希望去做,很想跳出、不穿這對鞋,或想試穿其他顏色款式的鞋。當我穿上自己選擇的鞋時,就發現更加辛苦,便穿回原先神賜給我的鞋,感到非常舒服。我並沒有經歷過辛酸,但有掙扎,掙扎包括是母親的身份、想出去工作的壓力、要做好教會的工作,全部的身份使我受不了。我23歲成為年青母親,大部份時間都是照顧家庭,但自己的夢想是做多些教師工作。但更明白要花時間去照顧兒女很重要,所以有十年時間什麼都做不到。自己感到好吃力就似逆風而行,但因為經歷過掙扎和成為全職母親後才明白,這是神的恩典和生活事奉,藉著分享自己經驗,更可以幫助年青母親。

林:師母的身份給你壓力嗎?怎樣的壓力?

陳:我的壓力是當弟兄姐妹不明白師母都會疲倦和需要時間平衡。在一次聚會中,有弟兄姐妹問我可否照顧小孩,當時我仍在掙扎和疲倦中學習,以適應不同身份角色。

林:怎樣才算是師母的健康自我形象?喜樂和力量的秘訣是什麼?有什麼經文對你特別有幫助?

陳:我的健康自我形象是無論大小事奉都要專心和忠心。例如:有一次我預備好要事奉的工作,但某些原因用不著所預備的。雖然用不著,但在預備的過程中我已事奉主和盡責任,其他並不重要。不論作什麼,常常有喜樂和知足心。弗 6:6-8特別幫助我:「不要只在眼前事奉,像是討人喜歡的,要像基督的僕人,從心裡遵行神的旨意,甘心事奉,好像服事主,不像服事人。因為曉得各人所行的善事,不論是為奴的、是自主的,都必按所行的,得主的賞賜。」

林:師母是家庭主婦,或是專業人仕,或是傳道人。這些不同位份,對建立師母的健康自我形象帶來什麼幫助或障礙?

陳:以上都提過作年青母親的障礙 ,生活變得例行公事和沉悶。但因為我明白和勝過所經歷的掙扎和障礙,我很感謝神給我一個幸福的家,容許我不太謙卑地說,確有很多人告訴我羨慕我的家。全家相處和諧,兒子什麼都跟我們說,如朋友。神沒有放棄我,當我掙扎,仍讓我去學習順服和忠心的功課。我主修教育, 對於兒女教導和作家長都有一定的基礎。我在法庭上作過翻譯工作,讓我口齒伶俐和懂得說話精簡, 讓我在教會事奉上有很大的幫助。

林:你對將要成為師母的姐妹們有什麼提醒?

陳:我的提醒是陳牧師給我的提醒,當我將會成為師母時,他對我說只要做一個好基督徒就可以,全心全意做好。我看過一本西人雜誌 Leadership,一篇文章提到有位師母在家自殺,弟兄姐妹很震驚,說這位師母很好,想不到她有這麼大的壓力。我對自己說:要接受和坦誠面對自己的有限。

請通知我其他新評論
請通知我若有
guest
0 評論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