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期 小信徒講師母

賈顧仕

(從小信徒的身上,我們或許會看見自己的身影。然而,本文中的人物都是虛構的,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小信徒講(評論)師母,到底會講些甚麼呢?講到師母,小信徒不由想起一個高大健壯的形像,跟著又想到一個嬌小纖細的形像?這兩位滿有恩賜的陳氏姐妹都嫁給了牧師,多年來忠心事奉神和熱心造就弟兄姐妹。她們都是師母中的模範,小信徒從心底佩服和尊敬她們。

然而,小信徒極少講這些模範師母。即使有時偶爾論及她們,只會吝惜地說一個好字就算。相比之下,小信徒更熱衷用放大鏡去尋找師母們的軟弱。偶有發現,小信徒總會主動的,極其樂意的跟別人訴說師母的軟弱。  

小信徒看見別家教會師母的神通廣大,還會埋怨自己教會師母的平庸。面對有點能力的師母時,當不滿意她們或跟她們有衝突的時候,小信徒會投訴她們不清楚自己的身份,沒有擺好師母的位置。對於師母那些不需放大鏡也能看見的軟弱和過犯,小信徒更會不留情面地批判。小信徒講師母,主要還是以埋怨為主。負面的東西,令小信徒講得津津有味。

小信徒為甚麼會喜歡這樣論斷師母呢?有三個原因,第一是小信徒的自義和驕傲。他很容易看見別人眼中的刺,而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樑木,自己不做事,卻喜歡對做事的人指手畫腳。第二,是中國人的埋怨文化。中國人喜歡搞階級對立,不團結是眾所周知的。每天打開報紙,中港台的社會新聞都是怨氣沖天,華人教會的信徒也難免染上這個陋習。第三,是小信徒的老闆心態。小信徒在社會打滾多年,遇過不少挫折和失敗,難免受到老闆們的壓力和冷眼。成為基督徒後,小信徒以教會為家,自以為家主,就對牧師和師母行使當老闆的權利,就像受盡折磨的媳婦熬成家婆後,很可能會將自己受到一套用到兒媳身上。

小信徒論斷了多年,竟然也有漏網之魚。到底,這些師母有甚麼絕招可以躲過小信徒的毒舌呢?最有效避過論斷的辦法是這樣:當小信徒在教會事奉出錯的時候,一位能力超強的師母以愛心包容,沒有對小信徒質疑,反而不斷給小信徒機會學習事奉。當小信徒在工作不如意,受到老闆責難的時候,師母給予支持、鼓勵、代禱。當師母馬失前蹄的時候,小信徒竟然忘了她是牧師的老婆,只記得她是一位關心自己的主內姐妹。小信徒不單沒有論斷她,還在別人評論她的時候,為她辯解。說到底,小信徒也不是一個刻薄的人,你怎樣對他,他也怎樣對你。大家將心比心。並非每位師母都有講道或教導的恩賜,能力平庸的師母也有自己的絕招。當小信徒還是留學生的時候,自己的胃竟然被一位廚藝普通的師母俘虜了。準確的來說,小信徒是被她的熱情和愛心所俘虜了。她開放了自己的家,預備了菜,邀請小信徒們一起查經和坦誠相交。這次小信徒又忘了她是牧師的老婆,把她當成親人了。

小信徒到底可不可以講師母呢?小信徒認為「講」是一個中性的動詞。人們可以通過「講」來鼓勵、認同、表揚、讚美師母,也可以通過「講」來打壓、否定、批評、中傷師母。所以,小信徒覺得,只要態度和動機正確,是可以講師母的。小信徒講教會喜歡以埋怨為主,喜歡搞階級對立。其實,這個問題也不難解決,只要把「華人基督教會」換成「基督華人教會」?把基督的教導放在華人傳統之前,把基督高舉在罪人之上,階級對立和埋怨就會消除。

請通知我其他新評論
請通知我若有
guest
0 評論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