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期 回應突變的衝擊

牧養的未來學
黎惠康

       在廿一世紀,轉變的幅度加廣,劇度加烈,來之突然,又兼頻度加密,甚至接踵重疊,彼此帶動。這類現象 (雖然在某些圈子裡仍未醒覺)一般已開始在理論層面流為老生常談。而面對這些時局,是當以『不變』應萬變,也是常掛在嘴邊的口號。但在切實施行及其背後的架構,卻常有不足、偏差或甚至錯誤,其大部份是在準備不足。

        上期略談了牧養上的挑戰,同樣,在神學上,突變也暴露出一些積壓著的弱點。既然就當以聖經不變的真理來應處境的變幻,當然就要在廣幅的聖經神學上預先築起整全的架構,打好全面的基礎,以免臨急炒雜,作一些零碎的經文引用。可惜,這種預先的投資準備,與臨急的慳水慳力炒雜相比,往往是少得可悲。

        從神學課題準備的角度來看,可把『變』分作兩類:(甲)災難性的突變及(乙)發展性的劇變(Paradigm Shift)。

        甲、災難性的突變:面臨這類突變,尋找神在其中的旨意和工作是自然的,因而涉及末世論也是必然的。但在引用末世論時,應該納入思考與討論範圍內的,不但是那些有關末世景況的經文,更是整全聖經神學的末世論──特別是『末世能力的臨到與成聖轉化之關連』,及信徒在切候主再來時的『儆醒謹守互勉生活』。按整全的聖經神學而論,教會從開始就是身處末世時期。而末世的特色之一是信徒(在基督裡)可取得末世權能,過堅忍得勝生活。偏面或錯誤引用不整全的末世論,很容易帶來避災避世的觀望神學。

        與此同時,受苦與受逼迫的神學也是另一重要課題。單方面的偏重末世權能,會引來錯誤的『財富健康神學』(Health and Wealth Theology)。誠然,逼迫受苦在主觀上不是好受,在理念上也常不能通透道明為甚麼。但聖經卻是清楚的引以為常,並肯確地重申:『縱使……然而……』的盼望,『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的安慰,『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的豪氣。既然所有信徒均祭司,那『獻給無名傳道者』的凱歌也當是每一位末世信徒的主題曲,對整全的受苦神學要預先明白通透,也要有充份的心理和靈命準備與操練。

        乙、發展性的劇變:教會不應單是『消極』地順變。尤其在一些發展性的劇變上,教會當責無旁貸,有遠見地勇往迎上,一方面捕捉一瞬即逝的時機,另一方面穩渡一觸即發的危機。

        從教會歷史可撮出一些成功的個案,指到『積極』的迎上,可把任何轉變拗轉為契機。就如『工業革命』初期,童工成為剝削的犧牲品時,教會躍出來,帶動了改革。及後,兒童不能工作,無所事事,教會又迎上辦學,接而在主日創辦主日學。又如在戰後人口暴增時 (所謂嬰孩爆炸期Baby-boom),策動學生工作與外界的學運並起。相較之下,教會學生工作所結下的果子較後者更堅穩有力。這些只不過是近史中一點美好的見證。當前面臨『資訊革命』,及『嬰孩爆炸迴響』,教會能否同樣積極迎上,以帶動發展性的劇變?  

(作者為士嘉堡華人浸信會主任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