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期 虛擬小說:世俗化的杯弓蛇影

賈顧仕

    教會的大堂裡,講臺下面的會友們正聚精會神地看著投射在螢幕上的統計數字,站在臺上的我雖然心裡很緊張,卻表現出滿有喜樂和自信的樣子,以平靜的語氣為過去兩年牧會事奉作一個總結。

    今天會友大會最重要的議程是要投票通過我作為傳道人將來一年的合約。我過去兩年牧會的統計數字十分漂亮,對未來一年的展望數字更吸引人。兩年前,剛出神學院的我,憑著自己過去的IT專業和拼搏精神,開始了網絡事工。時至今日,我們已經建立了一個facebook類型的基督教網站,並且擁有眾多的會員。藉著網絡事工接觸更多年輕人,教會青年團契的人數由二十多人增長到五十多人;教會更開始了網上關顧輔導,網上福音MTV和電影等新事工。現在是總結後發問的時間,雖然相信可以順利續約,我還是有點緊張。

    經過短暫的沉默,首先提問的是長老議會的主席。他是一位事業有成的老先生,雖然已經退休,卻還是很有威嚴和自信。他質疑我的網絡事工世俗化,太過強調心理學的輔導,注重製作和創意,而忽視屬靈的實質。老先生很反對網絡事工,認為那是虛擬的東西,太不實在了﹐所以我並不驚訝他的提問。事實上,我開始網絡事工是與老先生很有關係的。老先生領導的長老議會,在屬靈上以監管牧師傳道為己任,在管理上以開源節流為目標,每年只續我一年的合約,既可以令到我這個小傳道為了續約,戰戰兢兢的事奉著﹐教會又可以節省了薪金和福利的開支。在如此有限的時間和資源下,要發展長遠的目標和事工,又談何容易。網絡事工的感染力強,所費無幾,發展週期短,很有立竿見影之效。因此,網絡事工當然是我的首選。對於老先生的提問,我感謝他的提醒,並肯定我們的網絡事工都是以神為中心,以《聖經》的教導為主。

    第二位發問的是位精明的會友。他的問題是關於我奉獻的見證。他認為我並非如自己分享般放棄高薪厚職的IT行業去奉獻,而是IT業不景氣,失業的我,走投無路,才毅然去讀神學。我坦白告訴他,我奉獻當中雖然有環境和外在的因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對神愛的回應和對傳福音的責任感。事實上,我曾經賺取六位數字的年薪,分享自己放棄高薪厚職的IT行業也不算說謊。這位精明的會友曾為自己的成就而趾高氣揚,不可一世。當日我故意提提自己的當年勇來打壓一下他那囂張的氣焰,想不到,他到今天還記得。

    除了上面兩個比較尖銳的問題以外,餘下的問題就輕鬆多了,都是關於未來一年事工開展的問題。我以溫和謙卑的態度,很詳細地一一回答。隨後,會友們進行了投票和點票,我未來一年的合約一如所願的通過了。最後,大會主席邀請主任牧師上臺來為我禱告。

    主任牧師在這教會事奉已經有二十年,他是很有策略的人,近年更將教會帶上了一個又一個新的屬靈高潮。例如,他最近帶領全教會進行了『光輝人生三十天』的學習運動。完了以後,又開始了下一冊的三十天。經過三十天又三十天後,教會的屬靈氣氛高漲,大家好像讀完兩本書後,靈命就自動升級了。主任牧師不單在屬靈上有策略,在人際關係上也很有策略。我剛來教會時,主任牧師熱心的栽培和照顧我這個牧場上的新丁,安排了一年十次的講道機會給我,並叮囑和鼓勵我好好利用這些講道機會去提昇和裝備自己,這令我對他深存感激的心。開始了網絡事工後,我在青年人心中的地位日益高漲。一年後,青年人都唯我是尊,主任牧師就將我的講道機會降到一年五次,美其名曰為了讓我更專心網絡事工。我倒擔心他讓我更專心網絡事工,而把我變成了一個不會講道的傳道人。這對教會增長或許是好事,對我的事奉卻並非好事,因為一個不會講道的傳道人永遠只能是別人的助手。

    對於我這個能幫助教會增長的好助手,主任牧師是很高興看到我能夠獲得續約的,這從他滿面的笑容裡就可以看得出來。主任牧師以輕快的腳步走到我的面前,伸出他那強壯有力的手,為我按手禱告。會友大會在主任牧師的禱告聲中完美結束了。

    會友大會後,不知怎的,我想起了長老議會主席提到對世俗化的憂慮──是他杯弓蛇影?抑或教會中的人和事,真的受著世俗化的威脅?

    (以上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請通知我其他新評論
請通知我若有
guest
0 評論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