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期 誰給的苦?

專欄『小傳道的夢想』

周振傑

以下是一個真實個案。

陳先生蒙主呼召,放下高薪厚職,進入神學院接受裝備。三年寒窗,學有所成,陳先生搖身變為陳傳道。本以為可以為上帝一展抱負,惜因缺乏牧會經驗,良久找不到合適的事奉崗位。

直至有一天,鄰省有一間教會主動來電,邀請陳傳道擔任牧職。只是在陳傳道高興之餘,又有點猶豫。事關太太有孕在身,不宜舟車勞頓。此刻連根拔起,遷居鄰省,顧慮頗多。有見及此,教會執事會大拍心口,提出為陳傳道一家提供住宿,水電全包。教會有此貼心安排,夫婦二人終於接受教會的聘請。

抵達當日,陳傳道才驚覺教會所提供的住處,竟然是教會的閣樓。當陳傳道上到閣樓,才驚覺閣樓細到離譜,而且沒廚沒廁。煮食、梳洗、如廁都要下到教會地庫的廚房和浴室。到了如斯地步,陳傳道夫婦唯有頂硬上,在籠屋般的閣樓住了四個月。只是太太身孕漸重,再也抵受不了每日在閣樓和地庫間上落廿幾次的路程。再加上每晚教會聚會所發出夾雜著詩歌、分享、聊天、祈禱、玩耍的嘈雜聲,令陳傳道一家不得安寧。勞碌的教會工作和嘈雜的生活環境,令太太幾乎患上產前抑鬱。面對陳傳道的困境,執事們理直氣壯地安慰說:『就當作是為主受苦吧!』

在身心靈的全面煎熬下,陳傳道最後黯然辭職。

這真的是『為主受苦』麼?明眼人心知肚明。

多少人將『教牧同工』和『廉價童工』混淆,以為上帝的僕人是會友的阿四。工作多元化,人工無得加;而且24小時 on call,不准甩拖。牧者稍有微言,就搬出『為主受苦』來堵其口,然後繼續大條道理地虧待牧者。難怪有不少有心志又有恩賜的青年才俊,對全職事奉都諸多顧忌,敬而遠之。

其實只要仔細列出一位註堂牧者的基本job description,不難發現這工作殊不簡單:

教導方面──崇拜講道、主日學教材、事奉人員訓練、主領祈禱會、出席團契及各項聚會。

外展方面──關顧、輔導、探訪、佈道。

管理方面──監管教會行政、建立事工系統、參與部門會議、 構思發展及策進。

工作範圍之廣,揉合了教師、輔導員、社工、談判專家、行政人員、辦公室主管,CEO等多種職業於一身。倘若以上任何一種職業都被當作專業,得到應有的尊重和相稱的待遇,何以牧者這行專業卻時常備受忽略?當牧者得不到恰當的照顧和支持,為教會勞心勞力之餘,還要為家中妻兒憂柴憂米,又怎能專心牧養教會呢?

究竟牧者是為主受苦,還是被人苦待呢?我們實在要好好深思。

(作者為卑斯省歌鄰基督教會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