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期 價位

專欄『加國草原的牧野蘆笛』

王乃基

一上期以「換位」為題目談論教牧荒,明智的讀者一定奇怪,當中好像有一大遺漏,就是沒有提到青年作教牧的新力軍,因為這是今期的主題。多年來為此作了不少的觀察與反思,就以「價位」為題,討論這項必須革新的議題。

獻身無價:我是三十二年前獻身進入神學院,當時本著青年赤子之心,不甘一生只為賺取第一桶金而渡過青春,更不想等到賺夠最後一桶金才中年奉獻,故口唱心和地實踐「將我最好的獻與主」。雖然知道傳道生涯簡樸,但祂先愛我,為我捨己,我的獻身又何足為報。主絕對值得我們獻身,這獻身是無價的,世上的老闆又焉能出任何價位與主相比。當年就憑如此熱忱,步上祭壇,靠主直到如今,仍無悔無憾。

傳道何價:老實說,基於以上的召命,我真不知道神學畢業後有怎樣的薪津,一九八零年夏天踏入牧場,領取第一份工資,是當年同等學歷者的一半收入,原來傳道人不是世外高人,也要有人間煙火,出世而又入世後,才知道怪不得當年獻身時,周圍親友覺得我似出家一般,經過廿多年的事奉,更了解到怪不得很多人要中年才獻身,因為作好了一切的安全措施,甚或還覺得未足夠。例如最近聽到同道分享,有一中年信徒要求代禱,盼望存款足夠,投資妥當,又兩間屋都有好租客,就可以專心走上全時間事奉的路,這告訴了傳道何價,就是一定要有自己安全的天羅地網,因為傳道人物質生活似難有尊嚴和自立,更不要說給家人保障。

趨勢改價:在此絕無意高舉青年獻身或貶低中年全時間事奉,但我想指出,回望卅年來,教會制度必須改革。就是教牧薪酬的價位問題,原諒我用這字眼。本來獻身是無價的,如上所述,我牧會到如今只有三個工場,從沒有提出工價,因為我本著一無所有來回報主恩,我承認這是屬於上一個世紀的工人訓練模式,今時卻不同往日,若要有新一代的工人,就需要有新一代的制度。以前普遍社會是經濟未起飛的年代,故相對而言較為淡薄,但經濟起飛的加國華人教會,是中產或以上的水平,傳道人學歷也不止是學士,又要求專業化,我們應當怎樣使年青的一代有尊嚴地勇於獻身呢?

華裔子女都受到最好的教育,所以甚麼專業都有,我常言律師、醫師、藥劑師、工程師、教師等比比皆是,試問年青一代為何就是沒有考慮任牧師呢?我不相信神的呼召只在上一代青年人才多有發出,而現在神就不再呼喚。今時社群的結構與往日大不相同,但大部份的教牧薪津仍屬上一世紀的,我絕不是說大大加薪就有徵召的動力,薪酬只是人為最簡單的一個改善條件,就是因為錢是最低的層次,我們也不願意將這攔阻破除,其他蒙召後的難題就不用再說了,無怪乎青年人卻步,不願踏上教牧的長征。

我認為以上立論是有一定支持的,加國東西大城都是生活費最高的地方,多年來聽到一些年青教牧,難得的土生一代獻身,但他們在難以致信的收入下,放棄走下去,有神學碩士的水平,卻只有年薪三萬上下,試問同工們真的不吃人間煙火嗎?當中因而產生複雜的心理因素、同輩差距及家庭關係,可卻被很多人一句「無心志」就抹殺得一乾二淨了。

制度有價:請勿誤會我認為錢是萬能,我只是指出不應再存在的舊制度而已。加拿大華人教會不再是開荒地區的水平,我們應當重視人才過於一切的建堂、設備或事工費用,因為沒有年青的接班人,我們的硬件便有可能白費的。我曾讀過一篇專文,提到教牧薪酬的制度指標,它提出三個參考點:第一是與當地教師職級掛勾,第二是與當地不同宗派教會待遇作比較,最後是該會長執領袖的一般收入水平,此項較難作統計,但也可有一般相對職業背景的參考。制度是人為的,若不更新就會落伍、失職,人人都明節保身,就沒有人肯率先執行第一個行動。

子侄高價:某教會聘得優質青年教牧,其父親提問為何教牧少假期、薪酬淡薄,誰知他已忘了自己是當年定準的要員之一,這件事指出教會的未來是必需有我們子女的投身,我們看未來教牧又當如優秀的子侄,若你的兒女當上未來教牧,你覺得甚麼價位才無虧待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才呢?如此想,便更能為神家挽留良才!

(作者為亞省愛城華人基督教福音堂主任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