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期 無位

專欄『加國草原的牧野蘆笛』

王乃基

    一年多前曾在本刊分享加國草原的牧野蘆笛,從『定位』、『入位』、『加位』到『改位』,可謂小牧人在加中西草原教會的瞭望與微聲。得蒙總編鼓勵,我會在本期開始,再一連四篇,與你分享『無位』、『換位』、『價位』與『各位』,盼望引起加國牧場上的迴響。

    當你看到『無位』二字,你會聯想甚麼?當然不是教會停車場每週的現況而已,我是指在教會領導層的現象而言。甚麼人會長期看教會領導層都是沒有自己位置的呢?我看,最少有四種人仕。

    沒有青年:有專家研究西方教會趨勢,指多數福音派教會仍然停留在『現代』,所以會失去『後現代』的新人類,在此沒有篇幅去解釋『現代』與『後現代』的哲學意義,簡言之所有廿多歲的都屬後現代思維,三十多歲以上的均為現代主義者。華人教會則可能更為老齡化,領導層少有三十多歲的人,二十多歲的就更不在話下了。試問今日很多資深的教牧長執,第一次出任領導崗位是貴庚呢?豈不是不少都在青壯之年嗎?為何今日普遍領導團隊中不可多加青年人?當然合乎基本出任資格!其他多數的成熟領導人,已可以保險領導方向。最少,比起當年大部份都是青年人當領導的年代更有安全感。我現在是中年人才如此主張,因為廿八年前以新丁出任牧職時,環顧都是少壯派長執呢!

    沒有女性:你看到這標題一定反對,教會不是多的是姊妹熱心服侍嗎?但領導層確是陽盛陰衰,剛剛與群眾成反比,為何如此?很可能是人的傳統做成的。《聖經》真的沒有姊妹參予團隊裏的領導角色嗎?《聖經》絕不容許姊妹作教牧嗎?這些釋經與神學的討論,已經是多年的舊話題,華人教會的一些學者都曾多方解讀,在神學期刊及雜誌上,最少曾有馮蔭坤博士、唐佑之博士及麥希真博士的詳論,均認同姊妹可以擔任領導的責任。但奇怪的是在普遍的華人教會裏,女教牧仍是寥寥可數,甚至長執當中,也只是不成比例的女性參予,這會做成何等的長期損失啊!

    沒有異見:人總是天然地『各從其類』,這無可厚非。但要有領導的洞見,就需要細心聆聽、終身學習,並勇於面對不同意見。因為當你有如此態度,才能激發你作領導的功能。異見份子聽起來似是嚇人,但其中也有建設性又不可或缺的貢獻。當然,憑好心做好事的有識異見,豈不是團隊當中少有的智囊?教會領袖不能只是臭味相投,雖然這是少不免的傾向,但應當開放圈子,歡迎異見人仕同心在不同意見下,共融聖靈裏的智慧。

    沒有新血:教會常常都打鑼找人做大事小事,很多老臣子都苦喊沒有接班人,我們是否應當反省為何如此呢?是有人但我們不投契便不去找呀?或是實在沒有符合基本資格的新丁可以冒險呢?若是長年如此,對任何人及事工都沒有一點好處。老兵是不會不死的,很多人在歸天前很多年其實已經耗盡心思創見,我們需要新丁來刺激新思維。那可能就是青年、女性及異見份子了。我們需要不同的新生代、性別及懸殊見地者,才不會原地踏步,不再翻版自己的意見,我們需要團隊貢獻,才有真正的新趨建。

    我有一個夢:我希望見到更多青年人可以無懼地進入領導層、更多的女性教牧和姊妹長執可以貢獻巾幗的卓見、異見的有心人可以從另一角度來為教會活出精彩、新血能源源不絕地無悔在屢敗屢試中,做出成功的領導果效。以上就全在乎你我肯不肯給人有位置了。     

(作者為亞省愛城華人基督教福音堂主任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