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期 醉生夢死只有音樂

專欄『青年事工在教會』

楊文立

加國廣東話青年(中青),對於音樂非常迷戀,簡直可以用『醉生夢死』來形容。他們不單有自己的樂隊,自己作曲,自己自資出CD,自己聯絡教會領會及參加不同的敬拜讚美聚集。在他們口中,只有《WOW》,《讚美之泉》,《天韻》,《齊唱》及其他知名現代基督徒創作人等等。再加上,他們不唱《青年聖歌》,《普天頌讚》及《天人短歌》等等。我可以說,只要是音樂聚會,他們一定踴躍參加,絕不遲到及早退,有一些更自費的參加不同地方的敬拜事奉。首先,我絕對的欣賞他們對音樂的熱誠及對事奉的投入,再加上合適恩賜的事奉,他們確是帶來很多的熱忱聚會及熱鬧慶典。

在有限的觀察及認識中,我發現有另外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這些『醉生夢死』的音樂人,有很多並不投入自己的教會生活或事奉生活。讓我再說明白一點,就是這些有恩賜及熱忱的青年,他們在本身的教會中,極少參與聖樂的事奉,有一些更是本身堂會的『邊緣人』(不投入)。那麼,他們的事奉觀念令我發生莫大的反思。是否他們的堂會音樂事奉太保守,容不下這些創意的音樂人?一個成熟的基督徒,是否可以在本身堂會『失意』,卻可以從別處找到『棲身之處』?本地先知是否命定在本家不受歡迎?在別處找到事奉崗位卻不投入本身堂會的後果及影響是甚麼?

不單如此,這群青年人對音樂的陶醉,也令我產生莫大的迴響!看他們唱詩的投入,若用如癡如醉來形容,我相信絕不誇張。他們輕敝雙目,臉露如癡之色,半舉兩手及輕輕搖擺,一看便知道他們十分喜愛唱詩。當然,我不能一概而論,但我在不同場合中或與他們個人接觸中,他們有很多人對《聖經》不熟識,更談不上對神學有認識,於是我問自己:究竟唱詩與《聖經》有甚麼關連?他們不熟悉《聖經》卻十分投入唱詩,自己熟悉《聖經》卻冰冷唱詩,究竟誰需要改變?唱詩與認識神有何關係?

上述的反省問題,主要作用是反省自己的立場,而不是用作判斷對方錯誤。音樂,將會是近代的『第二次宗教改革』,是值得教會領袖們反復思考的重要課題。

(作者為滿地可華人宣道會中文堂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