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期 美國清教徒大覺醒: 對中國的影響(上)

專欄『海外華人教會歷史教訓』

對中國的影響(上)

梁壽華

中國人赴美國留學,至今所能追溯到最早的是1800年,一位美國人攜帶中國學生遠赴美國學習英文。在1818年又有來自廣州王姓的中國學生在新英倫康涅狄克州一個城巿的『國外佈道學校』(Foreign Mission School)受訓作傳道人,他畢業後是否留在美國或回老家作牧師則未可考究。

到差不多半個世紀以後,中國人留學美國的史實無論中文或英文的,或是有關的遺蹟和文物都十分豐富。最先是涉及十九世紀中葉的中國基督徒容閎留學美國,以及後來容閎所促成的『中國幼童留美』運動。

容閎是廣東香山人,小時在基督新教的西塾、再後在傳教士開辦的『馬禮遜學校』接受基督教教育。

1847年學校校長布朗牧師帶領容閎、黃勝、黃寬三個學生返美,安排他們留美接受高等教育,最後只得容閎留下繼續學業,黃寬轉去蘇格蘭學醫,黃勝因健康問題返回中國。容閎在美國寄住在新英倫布朗牧師母親的家中。在此時他信奉了主耶穌。1848年入讀康州之耶魯大學,至1854年畢業。

耶魯大學屬公理宗教會。公理宗和長老宗是當時美國清教徒兩大宗派。美國歷史上由十八世紀初至今,新教教會發生多次影響深遠的靈性大覺醒,其中第一次在1730年開始,第二次1802年,第三次1890年,受惠最多的宗派就是公理宗和長老宗。第二次大覺醒在新英倫的大本營就是公理宗的耶魯大學。

容閎入耶魯前後,所接觸的師長、寄住家庭的主人、教會的牧師、其他朋友,多是經歷過大覺醒及其餘緒影響的清教徒。他們屬靈外表和屬靈實意兼備,所以容閎對他們都有很高的評價。

他其實很想留在美國,繼續享受到經過大覺醒的清教徒理想教會的生活,遠較在中國陰郁險惡的前景好得多。當去或留激盪於心時,他讀到一節《聖經》經文:『人若不看顧親屬便是背了真道,比不信的人還不好,不看顧自己家裏的人,更是如此。』(提前五:8)

這段經文,容閎認為是上帝對他說話,就毅然選擇歸國,時為1855年。

(作者為紐約神學教育中心多倫多董事兼特約講師)

請通知我其他新評論
請通知我若有
guest
0 評論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