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期 入位

專欄『加國草原的牧野蘆笛』

王乃基

                    眾所周知教牧長期留在一個教會,教會不一定增長,但教會經常更換教牧,就算沒有兩敗俱傷,也對雙方毫無益處。西方教會的主任牧師任期,已從以前平均的七年跌到四年,其他教牧的任期更只有一兩年,這普及流動的現象反映出『入位』的不容易,原來牧職的入位有多方的深層結構,需要深思熟慮的學習,教會領袖們均需要加以注意,彼此共融才能建立長期牧職的入位。

    神放你入位:教牧對自己為何會來到這間教會服侍要有肯定的信念,雖然人人都會口稱是神的帶領,但需要持之以恆來實現這個信念。神會經常地朝令夕改祂工人的位置嗎?初到貴境一年半載後,蜜月期已過,神的帶領就成為你堅持的信念了。專家指出教牧在一工場內需要到第四年才真正適應下來,到第六年才開始發生最高的效能,如此看來,教牧不單在求職時尋求神的帶領,更在入位時得到神的肯定,成為堅持的耐力,至發揮更大的效能。教牧若能堅信神的調兵遣將權,就有一種自重的自信,知道神是差遣的主,留守也有祂成為元帥,無任何人是教牧的老闆,我們亦不可有僱工的心態,甘心樂意實現牧者的委身,以長期放在一個祭壇上為神家而作出僕人領袖,深信如此的牧職必能贏取會眾的信任,經年累月的牧養關係就能悠然而生,牧者才真正入位升任成為貴教會的牧人領袖了。

    兼容地領導:當我說上帝才是牧者的老闆時,是切忌有絲毫的僱工影子,卻並非不需要向人作交待,或牧者妄自尊大,只向神交待就無人可過問及作共融領導。其實牧者需要兼容作領袖,我認為教牧及信徒領袖應該兼容地雙軌式領導教會。教牧是否長執會的主席?其實不是最重要,因為牧職是一種具影響力的領導,非靠位置作權力的運行,只要牧師具見地的領導,你是可以與長執共融領導的。

                 太多教會為誰作主席,誰可作頭而執著地爭持。我有幸遇到的長執,都相當尊重教牧的領導,他們雖然都是各行各業的專才,卻甘心作教牧的配搭團隊,在互相尊重的平衡領導下,和諧地領導教會,其實這豈不是信徒皆為祭司的實踐嗎?教牧不能獨攬大權,因為事工眾多,你也盼望栽培更多領袖作為團隊,況且太多教牧上任後大施改革,多多新意思,但功尚未成他就另有帶領另謀高就,難怪長執總在拾前人的攤子,做成教牧長執爭持的循環情結,內中含有微妙的權衡拉力。若教牧與長執互相守望,彼此配搭的共融領導,就平息教會的領導陰影,可兼容領導更正面的前景。

    入位加教牧:教牧唱獨腳戲的時代已過去,這不單是要與信徒領袖兼容地領導,更是教牧要準備擴張教牧的團隊。這是我十三年前來現時教會面談時,向教會提出的唯一條件,因為我了解到加國教會極多元性的要求,非健康的教牧團隊不能作長期的全面領導。話說回來,能分工及授權是一種挑戰,原本一個教牧可成為全教會的焦點,現在要甘心平分春色,減低自己的重要性,又要有安全感地知道自己的有限及專長,這個過程需要勇氣,更付以期望地建立其他教牧,這需要常存對別人的信任。

    為甚麼大部份教會會眾都是百人上下?因為這是一個教牧能牧養的容量,要跨越這個上限,教會一定要肯投放聘請教牧的資源,教牧亦要在入位時準備好與其他教牧建立團隊的胸襟。否則你就只有一腳踢,又不能長期有魄力地打全壘,因為人總有疲乏之時,你越能夠在入位時就有容人的空間,你的牧會領導乘載力就能相對增加,這是團隊牧職的不二法則。

    以上三個信念是我對牧職入位的多年體會,若你還有興趣讀下去,我下期將分享『定位』、『入位』後『加位』的牧野蘆笛。

(作者為亞省愛城福音堂主任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