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期 『文明』的信徒

專欄『小傳道手記』

鍾義理

去年夏天,在萬錦市東北面的民居,曾經有大黑熊出現。看見這段新聞的時候,真是又驚又喜。驚的是野獸兇殘,危害人命;喜的是除了動物園以外,可以親眼見到活生生的大型動物。提起動物園,年幼時最愛到『荔園』遊玩,除了機動遊戲外,就是買香蕉給那大象吃,和等待那萬獸之王 (獅子) 的吼叫,雖然牠骨瘦如柴,但牠的叫聲,對小孩子來說卻也是驚心動魄的。

最近我看了一齣卡通片,內容講到在某個動物園裏的獅子、斑馬、長頸鹿、河馬等動物,牠們在動物園中食得好、住得好,按時候只要大叫幾聲,大跳幾步,就會贏得萬千掌聲和歡呼。但牠們有些卻不滿現狀,刻意要離開動物園;有的因機緣巧合,被送回(到)大自然的森林裏,這些本來屬於大自然的動物竟然不能適應本來屬於牠們的地方。這些動物給『文明』同化了、麻醉了,只能在動物園裏生活,是『文明』的野獸。

看罷這齣電影,我有一個很深的感受,片中的動物真的好像熟口熟面,似曾相識。牠們好像是……陳弟兄和李姊妹,他們整日埋怨說教會沒有愛心、批評講壇餵養不夠,但他們對聖經卻好像無甚認識,卻常常嚷著要轉會;又好像張太太和黃先生,他們在教會已經十多二十年了,卻依然故我,對教會的事,一概不聞不問,一派清風兩袖的逸士,符碌渡日;又好像何長老和曾執事,每次開會都好像動物園裏的獅子在吼叫,震耳欲聾,不過係又叫,唔係又叫,目的只不過想表現自己,要叫人相信他們是屬靈人;又好像歐博士和周值理,他們絕對是有識之仕,在教會裏可以議論滔滔,但對社會倫理、基督徒應有的道德立場,卻噤若寒蟬,閉口不言。

我稱這些信徒為「文明」的信徒,他們不再記得何謂包容、何謂愛;也忘記了基督的使命和週遭失落無助的人;更沒有信徒應有的見證和公義。把自已圍在教會建築物的四道牆之內,自以為是、自憐自愛、自私自利、自把自為;這跟動物園中的野獸有何分別,給『文明』人的『文明』同化了。基督徒也被『文明』教會的「文明」同化了,永遠只能活在四道牆裏了。

信徒們!我們是活在這個世界的啊!讓我們破籠而出,再戰江湖,見證基督,作鹽作光。       (作者為資深傳道人,在多倫多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