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Categories Menu

Posted by on Feb 15, 2020 in 一般類, 事工類, 今期報導, 內頁, 專題文章 | 0 comments

第55期 年青人看《聆聽心聲》

第55期 年青人看《聆聽心聲》

採訪、整理:趙敏能、劉浩謙、蘇智聰 作為《聆聽心聲》報告的主要對象,華人教會中的年青第二代如何看《聆聽心聲》對他們情況和需要的分析?我們訪問了兩位已經在就業階段,並都已經離開華人教會的青年信徒,邀請他們分享閱讀《聆聽心聲》報告後的感想。                                    L 弟兄(化名)從小在教會中長大。小時候移民到加拿大,父母到教會的中文堂,他開始參加英文堂,一直到大學時期。離家升大學後,甚少到教會,偶然會出席校園團契,當時不覺得自己是信徒。直到二十多歲時再次返回教會,從新確認信仰。之後發現自己很難融入華人教會的英文堂;現時在主日造訪不同的教會。 在華人教會中成長, L 弟兄最深刻的感受是受到關心他的人(如主日學老師)所栽培。比較負面的感受,是在討論問題時,成人多數以訓話的方式立刻提供答案,而不是一起討論。還有,是因未有積極事奉而有的羞愧的感覺:若信徒一直都有事奉,大多數都不會有這個問題;但假如教會發現信徒停止了事奉,便會積極地叫他們多做一點;一旦信徒沒有事奉,教會好像就不太會理會他們。 從報告的分析與發現中,其中最有共鳴的,包括「家長的影響」。很多家長未能掌握如何栽培子女的信仰,子女從小到大沒有家庭崇拜,也沒有特別教導他們如何祈禱,只會叫子女返教會,少有關心子女的信仰。若子女的信仰出了問題,父母會覺得子女應出席更多的教會聚會,信仰問題應讓教會來解決,而不是由父母幫助子女的信仰問題。另一方面,是「日益複雜的理性表現」:在傳統信仰教導中,很多事只會從一個角度去看,少有理性層面的探討;在加拿大多元文化的環境中,這種態度令人感覺教會與社會非常脫節,導致年青人不願意與教會溝通,寧願自己上網找資料。 而報告的行動建議中,覺得「從『餃子』」到耶穌」對華人教會最為適切。有些父母想把孩子放到教會中,讓他們成為心目中的好孩子。不過,在充滿傳統華人文化思想的教會中,教會的教導除了福音信息之外,同時包含華人文化。假如一個本地加拿大人到華人教會的英文堂,他會發現其中濃厚的華人文化。有些年青人其實未必對華人文化有很大的歸屬感;當他們進入社會後,更會發現很難去融入華人文化及接受教會內的一些教導。有人曾說華人文化其實好像一套宗教理論;我們是否要求下一代須要同時接受兩套不同的理論及價值觀(包括基督教及華人文化)?難道要同時接納這兩樣才算是基督徒?會不會有些下一代是不適合返華人教會?他們可以到一般的本地教會嗎?其實有些下一代不是不想返教會,而是華人教會中的華人文化,對一些人來說是一個障礙。另外,八項的行動建議中,「從歸屬到成為門徒」﹑「從指導/教科書到生命旅程」﹑「從保護到預備」﹑「從嚴格到靈活」這幾項好像都是針對一個比較專制,與年青人的想法有很大出入的教育方式。 報告中又提到,「從『聖徒博物館』到『療癒傷口的醫院』」的建議,令 L 弟兄想起曾經認識一些過往在教會內活躍的信徒,但現在已經離開教會;其實他們不是沒有信仰,不過現時他們有吸煙的習慣。教會是否需要他們先戒煙,然後才能返教會?教會應該怎樣行,才是最理想?這些都是 L 弟兄希望華人教會思考的問題。 ‧‧‧‧‧‧‧‧‧‧‧‧‧ Jenny(化名)小時候父母都不信基督教,但相信送她進基督教學校,能讓她學懂良善正直。後來學校老師建議他們一家返教會,於是就開始參加西人教會的兒童崇拜。到第六班時候,父母認為她是時候轉去華人教會,於是她從那時開始有大概十年時間在那裡成長。期間幾乎甚麼事奉也參與過:在崇拜和團契領詩超過五年,教主日學和帶組有三至四年,另外亦有參與義工、短宣,也去過Urbana宣教大會。逗留了十年,她經過祈禱後選擇離開,可能因為教會存在一些長期都解決不了的問題,令她感到極其困累;在教會林林總總事奉中她付出許多,卻又有種孤軍作戰、找不到足夠支援的感覺。她去了一間西人教會,既可以重新開始,接觸和學習新鮮的人事物,亦可以在新地方歇息,盼望重新得力。 問Jenny在加拿大華人教會中成長的感受,她說可謂感觸良多:有起,有跌;有時忿怒,有時焦急;有時滿有盼望,有時絕望;試過孤單,又經歷過同伴的關懷;曾經覺得教會裡難交朋友;領袖匆匆離去亦令她感到失落。至於華人文化對教會的影響,她認為很難抽空而論:她只可以肯定讀基督教學校以及在那華人教會長大,都是她信仰成長歷程的重要部份。Jenny覺得平衡非常重要;華人教會强調透過參與教會事奉去培養和神、和弟兄姊妹的關係,這是好的,但有時卻忽略了日常生活、個人靈修、建立同神親近的關係等。她現在返西人教會,沒有這類失衡問題:然而,她只返了大概一年,可能言之尚早。 問Jenny在《聆聽心聲》報告入面十個分析和發現中,那一樣最觸動她?她說是「友師經歷」:青少年在成長中會不斷摸索自己的身份、位置、渴求,若有亦師亦友的同行、聆聽者,願意明白他們,或者給予一些指引提點是很寶貴的。還有就是「動力而真誠教會」:正如前述人生路艱難,需要友伴在這路上同行,彼此守望關顧。教會如果可以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讓大家可以坦誠傾訴心事,彼此相愛,是多麼美好呢!她覺得互相信任和支持非常重要,保守分享不變作講是非;真誠的交通,可以療治心靈。她又提出一點:是華人教會不但對「性和性取向」教導的缺乏,而且選擇避而不談,令他們自然地將性少眾人仕排除在外,更惶論有真誠的關懷等內心交流,或者進而幫助每個人建立健康的愛與性價值觀、知識、關係、和界線。她後來透過在一個市中心教會的義務工作,讓她對屬於LGBT + … Read...

Read More

Posted by on Feb 15, 2020 in 內頁, 專題文章, 會議類, 牧養類, 輔導﹑靈命﹑成長類, 門徒﹑神學﹑文化﹑教育類 | 0 comments

第55期 《聆聽心聲》發布會——參加者感想

第55期 《聆聽心聲》發布會——參加者感想

訪問:趙敏能、黃達仁 加拿大華福在全國為《聆聽心聲》報告舉辦了多塲發布會;我們分別訪問了兩位聚會的參加者,請他們分享與會的感想。 區永曜傳道是亞省卡城華人宣道會城西堂的助理牧師,在教會中負責粵語的青年工作。他參與在卡加里的聚會,是希望聽到一些年青人的心聲,並希望用他們的角度去反思自己如何去領導一些粵語、香港背景的學生、年青人,因為覺得在他們成長、受教育的過程中或多或少都會被加拿大土生年輕人的文化、想法影響。而作為兩個小孩的爸爸,他希望知道將來他們長大、成長的環境,教會、朋友的文化會是怎樣。 區傳道表示非常佩服王博士,覺得這份研究做得非常詳細,從研究資料中看到仔細的篩選和問題設計,涵蓋的背景、文化亦非常豐富。區傳道覺得聚會的流程、時間分配等都恰到好處;但因為聚會的內容實在太豐富,台上台下的互動並沒有很多,不過他認為是足夠的。在中間小休的時候他都發現不少參加者聚集在一起去討論。最後在問答的環節亦有人願意舉手發問。 對於報告的內容,區傳道認為這份報告將教會中的年輕人分為四類,並不是單單的分為離開和留下,這個是非常有意思的區分。內容中亦提及到會眾進入到各類型的原因,亦是非常實際。對於報告提出的各種問題、觀察、解決方案他都有共鳴,例如其中提到的「從指導/教科書到生命旅程」:因為華人教會非常容易出現一種「我講你做」的文化,不容許發問,或缺乏詳細的說明、解釋;另外一點提到「友師經歷」,他認為亦非常需要教會去反思——我們除了需要把邏輯,知識傳授之外,還要和學生去同行、討論、互相了解。 區傳道又觀察到有一點報告中沒有詳細討論,就是年青人希望對社會議題會有一個討論的空間。因為他們關注的不只是如何去傳福音,他們想學習如何在社會,不同群體當中做好基督徒的榜樣。區傳道認為兩代人之間如何去看福音、社會都會有不同,但年輕人並不希望見到這些他們關注的問題都成為禁忌,不能討論和表達意見。 對於如何對報告所提出的問題和建議作出些跟進,區傳道認為牧者要知道他們並不是單打獨鬥,而是有互相支持的團隊,有同工的弟兄姊妹。另外報告中提到學生從中學到大學到出來工作的過程中遇上的轉變和困難,我們都需要了解;他認為那是相當重要的起點,而且這是大家能夠切實地從個人層面去做的。其他牽涉到整體教會的運作或者模式的改變需要更多的時間去實施。 來自沙省雷城華人宣道會的朱弟兄,參加了在溫尼伯舉行的「聆聽心聲」發布聚會。基於本身是家長,也是教會的長老,他與太太一起出席這個聚會,期望透過這聚會能了解如何服侍下一代,有甚麼更好的方法去幫助他們,又希望從王博士的觀察及研究中,明白到下一代的現況及面對著那些挑戰。 出席聚會前朱弟兄以為會比較多家長參與,但實際上當日的聚會,多數是教牧﹑長執及青年事工負責人。參加者中大部份比較年長,沒有很多年青的父母,未知是否與宣傳有關。在聚會中,講員不但詳細講述難處及解決方法,同時給予足夠時間台下發問及解答,從中感受到良好的氣氛。不過當日的中文聚會只有提供英文講義,如果能預先列印網上的中文撮要,會更方便只懂中文的參與者。他又覺得這次的報告聚會另一個特點,可以說是特別為國語新移民群體而設,因為廣東話群體移民本國已經歷過兩三代,累積所得來的經驗可以成為他們的幫助。 朱弟兄看見下一代不再到教會的情況並非罕見,尤其在傳統的教會中。另一方面,很多沙省的中學生會離開本埠到大城市升學,完成學業後會在當地繼續就業及定居,少有回到本來的城市。在離家升學後,同時離開教會及信仰的情況比比皆是。 朱弟兄在會後的反思包括:假如上一代以家長式的態度對待下一代,就算他們已長大成人,也依然感覺到被當作小孩般對待;下一代希望從經歷中學習,而非傳統的教導模式;還有;屬靈導師是一個重要的崗位,特別對年青人來說,如果能夠有一個導師從小時候直到大學時期帶領他們,會對他們的成長帶來正面的影響。 對於報告所提出的問題和建議,朱弟兄須要再詳細研讀,才能與教牧同工討論;實踐時要視乎當時實際情況,他覺得不會是容易的事。… Read...

Read More

Posted by on Feb 15, 2020 in 內頁, 牧者信箱, 輔導﹑靈命﹑成長類 | 0 comments

第55期 基督教機構董事更需要牧者或管理者?

第55期 基督教機構董事更需要牧者或管理者?

尊敬的溫牧師: 感謝神給我機會,曾經在一些基督教機構做董事。我發現一個普遍現象,機構董事中許多是資深牧者,用做牧師的習慣去做董事,善於關懷鼓勵,但面面俱圓、唯唯諾諾,至使機構管理混亂,缺乏業務上的遠見,機構便被懶散的員工把持,浪費支持者的熱心奉獻,神的事工無法進展。究竟基督教機構董事更需要牧者或管理者(大前題當然是兩者都靈命成熟的)? 已退休的神國老兵 已退休的神國老兵: 為著你在機構事奉的經驗感恩,也感到可惜。或許有些教牧在實踐:「若是能行,總要與眾人和睦」時,讓人看起來如你所形容「面面俱圓,唯唯諾諾」。但我盼望在全面平衡真理的實踐上,每一位屬主的人都能按主的心意,忠心,不偏不倚的使用神給予的機會,謙卑地擺上。 每一個基督徒都是神的僕人,並且正如身體上有不同的肢體,要各按各職,按神給予的歷煉、塑造和恩賜,建立基督的國度。這國度不單是地方教會,更是神的旨意得以成就,神的恩典得以彰顯在地上。所以,基督教機構都有它們存在的價值,當扮演的時代角色。 一個機構既然沒有一個恆常聚會的機會,像教會的主日崇拜一樣,而其營運需要不少人力、物力,教會弟兄姊妹的禱告、同工、財政支持自然是不可或缺的了。亦因這緣故,不少教會的牧者,特別是一些頗具規模的教會的牧者,便往往被邀請出任董事、顧問等。有小部份只是名義上的,鮮能出席會議、關心,但另一部份則正如退休神國老兵的形容,有實際參與,卻是慈牧心腸,不願得失別人,結果就引致經營不善。筆者全職、全時間事奉二十多年,基於不同的原因,不止一次,推卻出任機構董事的邀請。 基督教機構有它們的獨特角色、時代使命,也能更靈活的回應不同的需要,結合不同的力量,有效的推展福音事工。既是這樣,他們要考慮他們的歷史任務、運作方式,特別是在瞬息萬變,備受人工智能帶動的時代,不能不考慮成本效益。有時因著時代改變,部份事工其實應該善終處理。 筆者曾在宗派中任執委,下面有好些機構。有一次,我動議引進一位教會中愛主的資深執事出任董事,該弟兄是有經驗的企業主管,所予使命就是為該機構止血、改組,甚或不行的話──「埋單」,免得該機構既失去功能,又成為教會的負累。這不是屬靈與屬血氣的問題,過程中需要兼顧法理人情,更是須要符合上主的要求,受託五千的要努力賺取五千(參太25:14-30),不負所托。因此,簡單的說,機構董事需要有真理原則、有恩惠、有智慧的管理者,明白社會的轉變、經濟法則,始能有效的推展各項事工。 那麼,牧者是否可以擔任機構董事呢?當然可以,也有其需要。不少牧者在踏上全職事奉以先,曾任多年主管,對於定立目標、計劃、建立團隊、考核事工成效都有理解。當然,牧者也當知道時代的轉變,自己的限制,所以,牧者仍是可以參與並作有效的董事。教牧董事既可對機構同工關懷,如同牧養自己的羊群一般,並且在事工的大方向,資源運用方面抓緊,便使機構不忘初衷,不會變為像一般非牟利團體一般,只具社會功能,不能帶出福音。牧者的把關使教會的支持、信徒的參與都能達成作光作鹽的使命。牧者也可給予機構同工鼓勵、信心,在艱難的環境中,嚴緊守法,特別在財務管理,勞工法例等方面,絕不違法運作。 倘若教牧沒有負擔,或自知不是這方面的人材,倒不如專心在教會的架構下,以祈禱、傳道、牧養為事,不要貪圖虛浮的榮耀,否則只會成為障礙,亦有負神的召命。 所以,神國老兵,我不否定教牧在機構中的角色,但須知己之長短,知所進退。最後,我更盼望你明白,神國裡有老練的兵,卻永遠沒有退休的兵。你在你的專業上或已退休,就更當有時間、財務上的彈性,可作各方面的服事,特別是機構的服事。老驥伏櫪,你仍可以忠心事奉直到見主面,得主稱讚為忠僕的日子啊! 同作老兵的 溫元京謹覆 (溫牧師是資深退休牧者,在加拿大和香港都有多年牧會經驗。歡迎讀者將信仰掙扎問題電郵至本刊編輯部 cccheditor@yahoo.com,問題會在本專欄中回答。)… Rea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