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Categories Menu

Posted by on Feb 15, 2020 in 一般類, 事奉﹑聖職, 今期報導, 底頁, 輔導﹑靈命﹑成長類, 門徒﹑神學﹑文化﹑教育類 | 0 comments

第55期 總幹事心語

第55期 總幹事心語

筆者在加拿大有多年的教會、宗派、神學院的事奉牧養經驗,盼以拋磚引玉的心態,提議牧養關懷「使命營商」者的幾個可行步驟及途徑: 一 啟發更高使命:人生有多少個十年?使命營商者事奉神的態度是認真的,是不甘於平庸的。若然有更高的使命,自當全力以赴,在有限的時間裡,有限的人力物力資源下,為神盡力打拼;但在認知及領受的過程中須要有經驗的同行者予以啟發,幫助在迷茫中找到新的方向,營商不單是賺錢,乃有更遠大的理想,帶著使命朝向標桿直跑。 二 建立真誠友誼:使命營商者一般並不缺乏朋友,所欠缺的乃是一些可以推心置腹的同行者。主耶穌曾對門徒說:「以後我不再稱你們為僕人,因僕人不知道主人所做的事。我乃稱你們為朋友……」(約15:15) 牧養關懷有天國觀的使命營商者須要付出真心真意,遇上困難時同心同行,經歷失敗時不離不棄,雨過天青後,再度整裝待發。 三 激勵個人學習:信徒領袖不應,也不能停止學習。事實上,有上進心的人很願意以種種方法不斷的充實自己。保羅說:「你們在我身上所學習的,所領受的,所聽見的,所看見的,這些事你們都要去行,賜平安的神就必與你們同在。」(腓4:9)使命營商者在被栽培中,往往須要牧養者多番的鼓勵,知道成功是有一個學習的過程,才願意去思考、學習和成長,因懶惰是人的天性。透過學習,在商界發展上更積極主動,更有前瞻性。 四 釋放正面能量:正面能量基本上是指心理健康,常常懷著不抱怨、不放棄的樂觀心情,對個人或團隊都是好的。使命營商者能對在商界網絡上的人釋放正能量,是生命的佳美見證,讓別人知道有一位賜能力的神在背後。耶和華觀看基甸說:「你靠着你這能力去從米甸人手裏拯救以色列人,不是我差遣你去的嗎?」(士6:14)在被牧養關懷的過程中,基督徒在營商環境裡要帶著召命,勇敢地站出來,在這幽暗的世界裏,好像明光照耀,彰顯那生命之道。 五 培養勉導關係:勉導 (mentoring)所指的是一對一屬靈生命交流的師徒關係。在牧養栽培的同時,一種亦師亦友的勉導關係便被建立起來,目的是要結伴同行,一起成長。對牧者而言,使命營商乃是迎合現今世代有效傳福音實踐大使命的方案之一,雖缺乏實際的經驗,但仍要勉導使命營商的基督徒成為基督所喜悅、所使用的僕人領袖。對使命營商者而言,由於營商的時間環境不隱定,恆常在教會參與服侍不一定可行,故此勉導同行是今天使命營商者門徒生活操練不可或缺的一環。… Read...

Read More

Posted by on Feb 15, 2020 in Uncategorized, 一般類, 事奉﹑聖職, 事工類, 今期報導, 頭版 | 0 comments

第55期 英語同工看《聆聽心聲》

第55期 英語同工看《聆聽心聲》

訪問:黃達仁 作為對於下一代信徒流失的研究,《聆聽心聲》報告尤其受到服侍英語信徒的教牧、領袖們所關注。固此,我們訪問了大多市英語華人同工團契(English-Speaking Chinese Ministerial Fellowship, ESCM)的黃腓力牧師博士(Rev. Dr. Daniel Wong)和羅鍾愛娜(Marilyn Law)姊妹,邀請他們討論對這報告的意見。黃腓力牧師博士為ESCM顧問,及天道神學院教授。羅鍾愛娜姊妹為ESCM執委會成員,在教會內外從事青少年工作多年。 1)對於你所牧養的英語群體,你認為他們「失血」的情況嚴重嗎? 黃: 我曾經有四年的時間出任顧問並且擔任英語牧者的工作;我牧養的群體中,年輕父母的比例一直在增加。流失情況的可以分為兩種,一部分轉到去其他的教會,另一部分則完全離開信仰。我認為我們的情況跟其他的族裔、文化並沒有太大的不同。雖然很難去估計,不過我認為在我接觸的群體中,完全離開信仰的比例在所有的流失中約佔百分之十到十五,應該不算很嚴重。我接觸中的會眾以粵語的第二代佔大多數。我認為當中最大的挑戰是培育下一代和建立年輕領袖。 羅: 我過去牧養的群體大多數是年輕父母;教導的群體則以年輕人居多。我觀察到的流失大多數亦是轉到去其他的教會,一部分去了跨族裔的教會。我認為這是一個相當大的危機。我們須要把英語事工做得更好。其中的問題是英語群體中缺乏鮮明的榜樣,他們需要更多可以與他們建立關係的榜樣,單靠牧者、領袖根本不足夠。這些榜樣不單只可以給他們歸屬感,更能夠去提供關懷、教導、分享。有不少與我一起成長的年輕人已經離開了教會。慶幸的是有一部份在成年、結婚後有回歸教會的現象。 2)你用甚麼的進路去閱讀《聆聽心聲》報告?報告中有沒有意想不到的發現?在學習的過程中,對於「失血」的問題或建議有甚麼新的得著? 黃: 我在英文教牧領袖裡面成立了一個團隊一起去閱讀這份報告。我們當中亦包括年輕人。我們一起仔細地研討這份報告的內容,能夠彼此補足,互相去討論、豐富大家的學習。我本人並沒有甚麼驚天動地的新發現,不過能夠透過和第二代直接對話來聽取他們的意見和回應,相當有價值。我希望透過這份報告,能夠聽到更多下一代的心聲。 羅: 有時候即使只是複述已知道的情況也不無意義:被別人重視、聆聽是一件非常療癒的事情。我們固然需要聆聽第二代的聲音,同樣第二代都需要聆聽教會牧者、領袖的聲音。… Read...

Read More

Posted by on Feb 15, 2020 in 事奉﹑聖職, 事工類, 今期報導, 專題文章, 教會增長類, 輔導﹑靈命﹑成長類, 頭版 | 0 comments

第55期 訪問《聆聽心聲》報告作者王健安博士

第55期 訪問《聆聽心聲》報告作者王健安博士

訪問:梁向榮 梁: 作為第一個對加拿大華人教會第二代的深入研究,《聆聽心聲》是一項巨大的工程!華福和你自己為這報告擺上了多少資源和心力? 王: 這個報告是在2014年開始。剛開始時只是了解一下應該如何進行調查。在2015年末2016年始,才進入正式的調查和訪問。當時我正在為我自己的博士論文做另一個研究,兩個研究一起做,對我來說是比較大的困難。資源方面,這個調查的費用是大約五萬五千加元;我自己負責籌了四萬五千元,華福籌了一萬元。整個項目,我是以義工的形式工作。除了教書以外,這差不多是我的全時間工作了。 梁: 在進行研究和撰寫報告的過程中,你遇到甚麼困難?如何克服? 王: 最簡單來說,我遇到有三個困難:第一,在技術方面,我們的研究不像其他加拿大的研究那樣,有一個大的團隊做定量分析。例如加拿大福音團契的Hemorrhaging Faith研究請了其他公司做抽樣調查,可以正確知道加拿大人不同年齡層不去教會的人數。我們沒有這樣的團隊,只能請求教會參與和宣傳;在教會遇到的人都是上教會的,接觸不到沒上教會的人,所以開始時我們不能回答同樣的問題。我們最後請商業公司的團隊調查,才得到這些數據。另外,我們也很難找到可以接受訪問的人:很多教會的人都願意接受訪問,願意分享他們喜歡上教會的原因;也有人喜歡接受訪問,發一下牢騷,分享自己不喜歡華人教會的原因。但是,尋找不上教會的無神論者或不知論者做訪問是非常困難的。我們在2015年已經做好調查的工作,但是一直到了2016年始才找到被訪問者。感謝主,有牧者和父母邀請到不再上教會的兒女或其他人接受訪問,分享他們不願再上教會的原因。第二,當我們去做這個項目的時候,這個項目是混合研究,不單是定量研究,還包括定性研究。我擅長做定性研究,但定量研究就比較困難。開始,我們很難找到有資格的人幫我們做定量研究,後來才找到統計學博士孔祥烱弟兄運用工具幫我們整理問卷資料;之後,問卷資料分析就完全由我一個人獨自承擔。定量研究對報告有很大的影響。第三,在資料分析和編寫報告期間,我被驗出第二個癌症:我的口腔癌在2016年10月發現;雖然我沒有停下工作,但是還是令到我的工作延期了八個月的時間。感謝神的恩典,為我們的預備,讓我們克服各方面困難。 梁: 與Hemorrhaging Faith及其他類似的研究比較,《聆聽心聲》除了研究對象之外,在內容、方法、結構上有甚麼不同? 王: 在結構方面,首先感謝加拿大福音團契讓我們使用它們的訪問和調查問題。我們根據華人移民教會的實際情況,對問題做了一些更改,讓我們可以更加了解華人教會的狀況和經歷。另外,雖然我們的調查都注重定性和定量,但是我們有兩個很大的不同之處:第一個分別,他們是先做了訪問,通過訪問去發現是否有特殊的定論,然後,用定量調查去證明定論。我們是先做調查,後訪問:因為其他報告已經有些結論,我們首先可以使用這些結論做調查,然後才做訪問。我們以訪問和定性研究為主導,定量研究為協助。第二個分別是:我們透過定性研究,訪問了三十七個人,很清楚發現到四個不同的組合。Hemorrhaging Faith同樣有四個不同的組合,但是我們做得更加深入,因為我們還做相關性(correlation)的研究。我們將某些題目以一個組合來研究,例如以「友師經歷」為題,將關乎這方面的問題組合一起,從而得出一幅複合圖畫(composite picture)。我們將訪問者分四種人,也將調查者分成四種人,然後研究前者和後者的分別;同Hemorrhaging … Rea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