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enu
Categories Menu

Posted by on Feb 15, 2020 in 一般類, 事奉﹑聖職, 今期報導, 底頁, 輔導﹑靈命﹑成長類, 門徒﹑神學﹑文化﹑教育類 | 0 comments

第55期 總幹事心語

第55期 總幹事心語

筆者在加拿大有多年的教會、宗派、神學院的事奉牧養經驗,盼以拋磚引玉的心態,提議牧養關懷「使命營商」者的幾個可行步驟及途徑: 一 啟發更高使命:人生有多少個十年?使命營商者事奉神的態度是認真的,是不甘於平庸的。若然有更高的使命,自當全力以赴,在有限的時間裡,有限的人力物力資源下,為神盡力打拼;但在認知及領受的過程中須要有經驗的同行者予以啟發,幫助在迷茫中找到新的方向,營商不單是賺錢,乃有更遠大的理想,帶著使命朝向標桿直跑。 二 建立真誠友誼:使命營商者一般並不缺乏朋友,所欠缺的乃是一些可以推心置腹的同行者。主耶穌曾對門徒說:「以後我不再稱你們為僕人,因僕人不知道主人所做的事。我乃稱你們為朋友……」(約15:15) 牧養關懷有天國觀的使命營商者須要付出真心真意,遇上困難時同心同行,經歷失敗時不離不棄,雨過天青後,再度整裝待發。 三 激勵個人學習:信徒領袖不應,也不能停止學習。事實上,有上進心的人很願意以種種方法不斷的充實自己。保羅說:「你們在我身上所學習的,所領受的,所聽見的,所看見的,這些事你們都要去行,賜平安的神就必與你們同在。」(腓4:9)使命營商者在被栽培中,往往須要牧養者多番的鼓勵,知道成功是有一個學習的過程,才願意去思考、學習和成長,因懶惰是人的天性。透過學習,在商界發展上更積極主動,更有前瞻性。 四 釋放正面能量:正面能量基本上是指心理健康,常常懷著不抱怨、不放棄的樂觀心情,對個人或團隊都是好的。使命營商者能對在商界網絡上的人釋放正能量,是生命的佳美見證,讓別人知道有一位賜能力的神在背後。耶和華觀看基甸說:「你靠着你這能力去從米甸人手裏拯救以色列人,不是我差遣你去的嗎?」(士6:14)在被牧養關懷的過程中,基督徒在營商環境裡要帶著召命,勇敢地站出來,在這幽暗的世界裏,好像明光照耀,彰顯那生命之道。 五 培養勉導關係:勉導 (mentoring)所指的是一對一屬靈生命交流的師徒關係。在牧養栽培的同時,一種亦師亦友的勉導關係便被建立起來,目的是要結伴同行,一起成長。對牧者而言,使命營商乃是迎合現今世代有效傳福音實踐大使命的方案之一,雖缺乏實際的經驗,但仍要勉導使命營商的基督徒成為基督所喜悅、所使用的僕人領袖。對使命營商者而言,由於營商的時間環境不隱定,恆常在教會參與服侍不一定可行,故此勉導同行是今天使命營商者門徒生活操練不可或缺的一環。… Read...

Read More

Posted by on Feb 15, 2020 in 一般類, 今期報導, 專題文章, 總編輯評論類, 門徒﹑神學﹑文化﹑教育類, 頭版 | 0 comments

第55期 亂世中「勉導同行」的門訓

第55期 亂世中「勉導同行」的門訓

這半年我身在香港(度過我的安息年),在香港期間,其中一個重點參與,就是配合總代理福音證主協會,在各樣推廣活動中介紹拙作《勉導同行——門徒生活操練的有效協作》,它是一年前出版的《怎樣推動門徒生活操練——勉導同行模式面面觀》的第二版(再版時改了書名),作為華福叢書,在世界華福網頁上也已經更新了新的書名。 第二版的推廣活動,包括在一年一度的香港基督教書展裏,為福音證主協會做了半小時的講座「勉導同行方式的門徒訓練——師傅、學徒、教會三方有效協作」(當日也在宣道出版社攤位的對談聚會「不離地的信仰反思」中分享),還有在福音證主協會的社交媒體中宣介「勉導同行三十句話」(每天一句,配上不同相片和圖片),又在通訊刋物中為「勉導同行」這個主題撰文。 當前,香港時局混亂,「勉導同行的門訓」這個信息,在亂世中便特別適切和重要。 在紛亂社會中,基督徒須要反思世界觀。《但以理書》提醒我們,屬神的人應該持定歷史觀的三個重點: 一、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在歷史長河裏,多少權傾天下、不可一世的君王最後都盡歸黃土,只有上帝的國永久常存。 二、歷史遠象,就是用永恒眼光看短暫的塵世紛擾。 三、在人間總會有善惡的屬靈爭戰,但可遙望神子民至終的興盛。 亂世中,牧養工作很困難。在堂會裏,弟兄姊妹可以因為政見不同而爭執,有時候教牧領袖們連中立或不表態的自由也沒有。 釜底抽薪,教牧幫助信徒在混亂時局中作靈命成熟的基督精兵,便要集中力量做門徒訓練的工作,尤其是勉導同行方式的門訓。 勉導同行是生命師傅跟學徒一對一的關係化門徒訓練,着重學徒的反應,以調整栽培的進度。 勉導同行最能挽回快要流失的信徒,能夠照顧在大群體中似乎微不足道的個人需要。 勉導同行是通過生命交流和生活輔導幫助學徒活用真理,把聖經原則帶入日常門徒生活操練裏。 勉導同行方式門徒訓練的工作內容,包括幫助、勸勉、鼓勵、教導等,是生命影響生命的栽培方式。 生命師傅要付代價地常常為學徒祈禱,尤其是幫助學徒對付缺點時,需要很多禱告,因為叫人成長的是神。 任何屬靈工作,最好是在地方堂會的支持和監督下發揮作用,教會能夠運用勉導同行方式門訓的大前題,是要把這事工認定為教會整體的一部分。 教會整體運用勉導同行方式門訓的突破,需要完整的推行原則,包括由小擴散、由上而下、由牧者統籌等原則。 教會應該正式設立一個「門徒訓練部」,實踐多方面具體工作:推廣「勉導同行」的異象以得着更多支持、致力於師傅人才的質量增長、改善事工策略等。門徒訓練部擔任監管角色,藉着策動、控制、紀律以保證勉導同行門訓事工的質素和運作井然有序。 在大時代中,勉導同行方式門訓的異象應該在每間堂會裏向全會眾溝通傳遞。… Read...

Read More

Posted by on Feb 15, 2020 in Uncategorized, 一般類, 事奉﹑聖職, 事工類, 今期報導, 頭版 | 0 comments

第55期 英語同工看《聆聽心聲》

第55期 英語同工看《聆聽心聲》

訪問:黃達仁 作為對於下一代信徒流失的研究,《聆聽心聲》報告尤其受到服侍英語信徒的教牧、領袖們所關注。固此,我們訪問了大多市英語華人同工團契(English-Speaking Chinese Ministerial Fellowship, ESCM)的黃腓力牧師博士(Rev. Dr. Daniel Wong)和羅鍾愛娜(Marilyn Law)姊妹,邀請他們討論對這報告的意見。黃腓力牧師博士為ESCM顧問,及天道神學院教授。羅鍾愛娜姊妹為ESCM執委會成員,在教會內外從事青少年工作多年。 1)對於你所牧養的英語群體,你認為他們「失血」的情況嚴重嗎? 黃: 我曾經有四年的時間出任顧問並且擔任英語牧者的工作;我牧養的群體中,年輕父母的比例一直在增加。流失情況的可以分為兩種,一部分轉到去其他的教會,另一部分則完全離開信仰。我認為我們的情況跟其他的族裔、文化並沒有太大的不同。雖然很難去估計,不過我認為在我接觸的群體中,完全離開信仰的比例在所有的流失中約佔百分之十到十五,應該不算很嚴重。我接觸中的會眾以粵語的第二代佔大多數。我認為當中最大的挑戰是培育下一代和建立年輕領袖。 羅: 我過去牧養的群體大多數是年輕父母;教導的群體則以年輕人居多。我觀察到的流失大多數亦是轉到去其他的教會,一部分去了跨族裔的教會。我認為這是一個相當大的危機。我們須要把英語事工做得更好。其中的問題是英語群體中缺乏鮮明的榜樣,他們需要更多可以與他們建立關係的榜樣,單靠牧者、領袖根本不足夠。這些榜樣不單只可以給他們歸屬感,更能夠去提供關懷、教導、分享。有不少與我一起成長的年輕人已經離開了教會。慶幸的是有一部份在成年、結婚後有回歸教會的現象。 2)你用甚麼的進路去閱讀《聆聽心聲》報告?報告中有沒有意想不到的發現?在學習的過程中,對於「失血」的問題或建議有甚麼新的得著? 黃: 我在英文教牧領袖裡面成立了一個團隊一起去閱讀這份報告。我們當中亦包括年輕人。我們一起仔細地研討這份報告的內容,能夠彼此補足,互相去討論、豐富大家的學習。我本人並沒有甚麼驚天動地的新發現,不過能夠透過和第二代直接對話來聽取他們的意見和回應,相當有價值。我希望透過這份報告,能夠聽到更多下一代的心聲。 羅: 有時候即使只是複述已知道的情況也不無意義:被別人重視、聆聽是一件非常療癒的事情。我們固然需要聆聽第二代的聲音,同樣第二代都需要聆聽教會牧者、領袖的聲音。… Read...

Read More

Posted by on Feb 15, 2020 in 事奉﹑聖職, 事工類, 今期報導, 專題文章, 教會增長類, 輔導﹑靈命﹑成長類, 頭版 | 0 comments

第55期 訪問《聆聽心聲》報告作者王健安博士

第55期 訪問《聆聽心聲》報告作者王健安博士

訪問:梁向榮 梁: 作為第一個對加拿大華人教會第二代的深入研究,《聆聽心聲》是一項巨大的工程!華福和你自己為這報告擺上了多少資源和心力? 王: 這個報告是在2014年開始。剛開始時只是了解一下應該如何進行調查。在2015年末2016年始,才進入正式的調查和訪問。當時我正在為我自己的博士論文做另一個研究,兩個研究一起做,對我來說是比較大的困難。資源方面,這個調查的費用是大約五萬五千加元;我自己負責籌了四萬五千元,華福籌了一萬元。整個項目,我是以義工的形式工作。除了教書以外,這差不多是我的全時間工作了。 梁: 在進行研究和撰寫報告的過程中,你遇到甚麼困難?如何克服? 王: 最簡單來說,我遇到有三個困難:第一,在技術方面,我們的研究不像其他加拿大的研究那樣,有一個大的團隊做定量分析。例如加拿大福音團契的Hemorrhaging Faith研究請了其他公司做抽樣調查,可以正確知道加拿大人不同年齡層不去教會的人數。我們沒有這樣的團隊,只能請求教會參與和宣傳;在教會遇到的人都是上教會的,接觸不到沒上教會的人,所以開始時我們不能回答同樣的問題。我們最後請商業公司的團隊調查,才得到這些數據。另外,我們也很難找到可以接受訪問的人:很多教會的人都願意接受訪問,願意分享他們喜歡上教會的原因;也有人喜歡接受訪問,發一下牢騷,分享自己不喜歡華人教會的原因。但是,尋找不上教會的無神論者或不知論者做訪問是非常困難的。我們在2015年已經做好調查的工作,但是一直到了2016年始才找到被訪問者。感謝主,有牧者和父母邀請到不再上教會的兒女或其他人接受訪問,分享他們不願再上教會的原因。第二,當我們去做這個項目的時候,這個項目是混合研究,不單是定量研究,還包括定性研究。我擅長做定性研究,但定量研究就比較困難。開始,我們很難找到有資格的人幫我們做定量研究,後來才找到統計學博士孔祥烱弟兄運用工具幫我們整理問卷資料;之後,問卷資料分析就完全由我一個人獨自承擔。定量研究對報告有很大的影響。第三,在資料分析和編寫報告期間,我被驗出第二個癌症:我的口腔癌在2016年10月發現;雖然我沒有停下工作,但是還是令到我的工作延期了八個月的時間。感謝神的恩典,為我們的預備,讓我們克服各方面困難。 梁: 與Hemorrhaging Faith及其他類似的研究比較,《聆聽心聲》除了研究對象之外,在內容、方法、結構上有甚麼不同? 王: 在結構方面,首先感謝加拿大福音團契讓我們使用它們的訪問和調查問題。我們根據華人移民教會的實際情況,對問題做了一些更改,讓我們可以更加了解華人教會的狀況和經歷。另外,雖然我們的調查都注重定性和定量,但是我們有兩個很大的不同之處:第一個分別,他們是先做了訪問,通過訪問去發現是否有特殊的定論,然後,用定量調查去證明定論。我們是先做調查,後訪問:因為其他報告已經有些結論,我們首先可以使用這些結論做調查,然後才做訪問。我們以訪問和定性研究為主導,定量研究為協助。第二個分別是:我們透過定性研究,訪問了三十七個人,很清楚發現到四個不同的組合。Hemorrhaging Faith同樣有四個不同的組合,但是我們做得更加深入,因為我們還做相關性(correlation)的研究。我們將某些題目以一個組合來研究,例如以「友師經歷」為題,將關乎這方面的問題組合一起,從而得出一幅複合圖畫(composite picture)。我們將訪問者分四種人,也將調查者分成四種人,然後研究前者和後者的分別;同Hemorrhaging … Read...

Read More

Posted by on Feb 15, 2020 in 一般類, 事工類, 今期報導, 內頁, 專題文章 | 0 comments

第55期 年青人看《聆聽心聲》

第55期 年青人看《聆聽心聲》

採訪、整理:趙敏能、劉浩謙、蘇智聰 作為《聆聽心聲》報告的主要對象,華人教會中的年青第二代如何看《聆聽心聲》對他們情況和需要的分析?我們訪問了兩位已經在就業階段,並都已經離開華人教會的青年信徒,邀請他們分享閱讀《聆聽心聲》報告後的感想。                                    L 弟兄(化名)從小在教會中長大。小時候移民到加拿大,父母到教會的中文堂,他開始參加英文堂,一直到大學時期。離家升大學後,甚少到教會,偶然會出席校園團契,當時不覺得自己是信徒。直到二十多歲時再次返回教會,從新確認信仰。之後發現自己很難融入華人教會的英文堂;現時在主日造訪不同的教會。 在華人教會中成長, L 弟兄最深刻的感受是受到關心他的人(如主日學老師)所栽培。比較負面的感受,是在討論問題時,成人多數以訓話的方式立刻提供答案,而不是一起討論。還有,是因未有積極事奉而有的羞愧的感覺:若信徒一直都有事奉,大多數都不會有這個問題;但假如教會發現信徒停止了事奉,便會積極地叫他們多做一點;一旦信徒沒有事奉,教會好像就不太會理會他們。 從報告的分析與發現中,其中最有共鳴的,包括「家長的影響」。很多家長未能掌握如何栽培子女的信仰,子女從小到大沒有家庭崇拜,也沒有特別教導他們如何祈禱,只會叫子女返教會,少有關心子女的信仰。若子女的信仰出了問題,父母會覺得子女應出席更多的教會聚會,信仰問題應讓教會來解決,而不是由父母幫助子女的信仰問題。另一方面,是「日益複雜的理性表現」:在傳統信仰教導中,很多事只會從一個角度去看,少有理性層面的探討;在加拿大多元文化的環境中,這種態度令人感覺教會與社會非常脫節,導致年青人不願意與教會溝通,寧願自己上網找資料。 而報告的行動建議中,覺得「從『餃子』」到耶穌」對華人教會最為適切。有些父母想把孩子放到教會中,讓他們成為心目中的好孩子。不過,在充滿傳統華人文化思想的教會中,教會的教導除了福音信息之外,同時包含華人文化。假如一個本地加拿大人到華人教會的英文堂,他會發現其中濃厚的華人文化。有些年青人其實未必對華人文化有很大的歸屬感;當他們進入社會後,更會發現很難去融入華人文化及接受教會內的一些教導。有人曾說華人文化其實好像一套宗教理論;我們是否要求下一代須要同時接受兩套不同的理論及價值觀(包括基督教及華人文化)?難道要同時接納這兩樣才算是基督徒?會不會有些下一代是不適合返華人教會?他們可以到一般的本地教會嗎?其實有些下一代不是不想返教會,而是華人教會中的華人文化,對一些人來說是一個障礙。另外,八項的行動建議中,「從歸屬到成為門徒」﹑「從指導/教科書到生命旅程」﹑「從保護到預備」﹑「從嚴格到靈活」這幾項好像都是針對一個比較專制,與年青人的想法有很大出入的教育方式。 報告中又提到,「從『聖徒博物館』到『療癒傷口的醫院』」的建議,令 L 弟兄想起曾經認識一些過往在教會內活躍的信徒,但現在已經離開教會;其實他們不是沒有信仰,不過現時他們有吸煙的習慣。教會是否需要他們先戒煙,然後才能返教會?教會應該怎樣行,才是最理想?這些都是 L 弟兄希望華人教會思考的問題。 ‧‧‧‧‧‧‧‧‧‧‧‧‧ Jenny(化名)小時候父母都不信基督教,但相信送她進基督教學校,能讓她學懂良善正直。後來學校老師建議他們一家返教會,於是就開始參加西人教會的兒童崇拜。到第六班時候,父母認為她是時候轉去華人教會,於是她從那時開始有大概十年時間在那裡成長。期間幾乎甚麼事奉也參與過:在崇拜和團契領詩超過五年,教主日學和帶組有三至四年,另外亦有參與義工、短宣,也去過Urbana宣教大會。逗留了十年,她經過祈禱後選擇離開,可能因為教會存在一些長期都解決不了的問題,令她感到極其困累;在教會林林總總事奉中她付出許多,卻又有種孤軍作戰、找不到足夠支援的感覺。她去了一間西人教會,既可以重新開始,接觸和學習新鮮的人事物,亦可以在新地方歇息,盼望重新得力。 問Jenny在加拿大華人教會中成長的感受,她說可謂感觸良多:有起,有跌;有時忿怒,有時焦急;有時滿有盼望,有時絕望;試過孤單,又經歷過同伴的關懷;曾經覺得教會裡難交朋友;領袖匆匆離去亦令她感到失落。至於華人文化對教會的影響,她認為很難抽空而論:她只可以肯定讀基督教學校以及在那華人教會長大,都是她信仰成長歷程的重要部份。Jenny覺得平衡非常重要;華人教會强調透過參與教會事奉去培養和神、和弟兄姊妹的關係,這是好的,但有時卻忽略了日常生活、個人靈修、建立同神親近的關係等。她現在返西人教會,沒有這類失衡問題:然而,她只返了大概一年,可能言之尚早。 問Jenny在《聆聽心聲》報告入面十個分析和發現中,那一樣最觸動她?她說是「友師經歷」:青少年在成長中會不斷摸索自己的身份、位置、渴求,若有亦師亦友的同行、聆聽者,願意明白他們,或者給予一些指引提點是很寶貴的。還有就是「動力而真誠教會」:正如前述人生路艱難,需要友伴在這路上同行,彼此守望關顧。教會如果可以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讓大家可以坦誠傾訴心事,彼此相愛,是多麼美好呢!她覺得互相信任和支持非常重要,保守分享不變作講是非;真誠的交通,可以療治心靈。她又提出一點:是華人教會不但對「性和性取向」教導的缺乏,而且選擇避而不談,令他們自然地將性少眾人仕排除在外,更惶論有真誠的關懷等內心交流,或者進而幫助每個人建立健康的愛與性價值觀、知識、關係、和界線。她後來透過在一個市中心教會的義務工作,讓她對屬於LGBT + … Read...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