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期 無言的牧養

0
4

專欄『領袖的靈修生活』

蔡貴恒

很久很久以前,曾想過靈性(Spirituality)是言語堆砌的;我的神學充滿了各種觀念、分析,而缺乏了血肉。

八十年代初期,神學院的訓練或者沒有今日的學院派,但仍然是非常學究的;我置身其中,總有一種神學未能道成肉身的感覺。那時,我是社會行動派,著重整全福音的實踐。但有一次,教牧學的老師分享他早年牧養的經歷,使我體會到牧養者的限制,也忽然意會到牧養可以是無言的。他提到當教會一對年輕夫婦失去了他們新生嬰兒時的哀慟;在探訪時他覺得根本沒有甚麼可以說的,於是他在這對夫婦中間,默然的牽著他們夫婦的手;當這對夫婦開始流淚的時候,他也開始流淚。這情景使我感動,使我明白面對生命的失落痛苦時的限制。

新年之始,我雖然安排了滿滿的日程,但一坐在電腦面前,總是先到Yahoo看一看南亞海嘯災難的消息。過去這星期,我禱告了,我捐獻了,我們的機構也動員奉獻了;但我深深感到我的無助,我所能作的是如此少。雖然在學習神義的課題上,我明白苦難不是罪的審判;而是大自然的法則、人為的悲劇,但人生的突變、喪亡、流離是賬災、扶貧、熱線輔導不使人完全釋然的。

人生的吊詭是彌賽亞竟然沒有以君臨的姿態臨在,而是以無言的嬰孩住在我們當中,當祂道成肉身、感同身受事奉時,仍有人問祂:『為甚麼這麼苦?』耶穌的方式是不再為苦難提供完備的解釋。當祂的好友病得要死時,祂無言了;當祂見到耶路撒冷這城巿,祂哭了;當祂見到不認識真神的世人,祂默然走上十字架。是的,耶穌基督就是受苦的上帝。

是的,我們的主就是這樣親身詮釋了苦難,並以此來牧養我們;那樣,我們該明白一切牧養的道理、關懷的行動;若缺乏了主的心腸與憐憫、主的謙卑及犧牲,我們是可以變得非常偽善的!

這幾年因為更多實踐屬靈導引(Spiritual Direction);在與受導者一同等候、流淚,在一同聆聽及禱告中,我更深體會了無言的牧養。它並不是抽像的言說,而是感同身受的、直接的、親身的被神牧養的經歷。一方面,這經歷是退修於默觀中的,別人無法取代你去體驗;但另一方面,這經歷也是共融的,聖靈的同在,的確在我們完全開放恭候祂之時臨在。

我感謝神讓我在維真學院認識另一位良師 Dr. James Houston。他不單提醒我不要被神學、心理學、治療法來牽引,他更身體力行無言的牧養。在我生命的幽谷中,他與我靜候,他聆聽、代求,這是跟隨基督腳縱的人該效法的。

記念在海嘯中的受苦者!       (作者為溫哥華靈根自植國際網絡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