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期 如何不以迷信心態看末世預言?

0
3

專欄『異議與溝通』

採訪:梁超明

對末世預言興趣濃厚,會否產生膚淺的迷信心態?溫哥華以斯拉培訓網絡總幹事蔡春曦牧師有以下的意見。

蔡牧師認為:『神是永恆的存在,人也因此對永恆有所追求。有一位教授說:「近三十年研究預言的人比近三百年來多。」世界比前更亂確也是原因之一。

最早的末世論就是所謂「災前被提論」,其他如災中、災後、前千、無千等各式理論在近年才慢慢發展出來。以前神學院並不多。就是有,都以靈修為側重點;學術研究並不普及。隨著提出不同理論的教授出現,教會對末世論亦開始持較開放的態度。以前只要你持守「災前」以外的末世論,人們基本上會當你異端看待;今日不同的末世論可以作不同交流討論。

但為何還要研究末世論呢?我認為有三個原因:首先,《聖經》有四份之一是預言,你不研究就等如忽略這四份之一卷《聖經》。第二,耶穌基督再來,實在意味著一系列重要事情的應驗。而最後,這一切事情令你對未來有把握,有盼望。

華人信徒對末世論存在兩個心態:其一是只在意《聖經》預言如何在今日發生的新聞當中應驗,另一則對時事全不理會。我認為,應該在上述兩者中找尋一個平衡點。末世論最忌說得太絕對,好像那些將末世理論和新聞掛鉤,將之太時事化的神學院。

對末世論正確的態度,首先要客觀,不要因為是某著名傳道人的理論而接納,也不要因為不是傳統信仰而不接納。其次是要尊重其他人的理論。最後就是要將理論應用於實際,讓它和你的生命連結起來。』

基督徒關心『末世未來』多於『當下今生』,是否逃避現實?梁燕城博士是溫哥華文化更新研究中心院長,他有以下的分享。

梁博士認為:『傳統華人教會對末世論十分重視。時代論(Dispensationalism)雖然只是末世論一家之言,但在華人教會,這是主流思想。人們於是嘗試問,究竟《聖經》那段經文在今日應驗在甚麼事情上?例如911事件或美伊戰爭會不會和《聖經》中的「大巴比倫」沒落有關?

正如中國文化學者韋帕所言,中國民間宗教是神秘主義和巫術的花園。中國人相信星相、占卜等事情可以推知未來。基督教卻是一個強調理性的宗教,我們相信神是唯一的超越者,此外沒有任何神話。但在中國民間宗教和基督教之間,最相似的就是末世論。因為末世論既滿足了民間宗教的神秘主義要求,又是基督教的主要思想,自然大受基督徒歡迎,甚至成為年輕信徒的pop culture(流行文化)。

但事實上,基督教的末世論和民間宗教的預測未來在側重點上是有很大分別的。後者純然強調個人私慾的滿足;前者強調全人類、全世界的未來,重點是神在掌管歷史。

基督教觀念的理想未來只有在基督再臨時才會真正出現,但這並不代表現在甚麼事都不做。基督徒應該相信,今日生命的苦毒和憤怒是會過去的,因為末世論告訴我們,這個世界會隨著基督再臨而改變,我們因此得著最大的力量,帶著盼望渡過一切苦難,我們更因此得著生命的意義和目標。用馬丁路德的話說:「我們既是地上的國民,更是天上的子民。」我們要在地上追求公義,愛護被遺棄的,甚至改變文化,直至基督再臨。我們不是要理想國立即實現,而是努力令今天的世界向天國的目標邁進。這就是末世論對基督徒的真正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