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期 神學教育與中世紀宣教

0
6

楊慶球院長

中世紀初,約主後六世 紀,北歐蠻族主要住在日耳 曼的森林和原野,他們不打仗的時候,便是打 獵、睡覺、怠惰及參與各種宴樂。他們不喜歡 耕耘,也不喜歡各樣手工藝。最強的人負責戰 爭,但戰爭不是經常有。最弱的人才耕種,一 般人以游牧為主。他們的道德生活也卑下,民 間流行多妻及各種迷信。1這種情況,要經歷了 多年的宣教活動,才能改變他們的生活。

有關歐洲的宣教,不得不提愛奧那修院, 它是歐洲基督教學術中心,歷三百年不衰,被 稱為宣教士培育及西方宣教的搖籃。2

愛俄那修院由科倫巴(Columba, 521-597)創 立。他生於愛爾蘭,出身於一個貴族的家庭。 當他接受聖職之後,他就到處去宣教,並且協 助建立德里(Derry)和杜羅(Durrow)等地的教堂 和修道院。愛爾蘭雖然已有基督教傳入,但愛 爾蘭人非常迷信。科倫巴以上帝的大能對抗他 們的邪神,藉信心行了很多神跡奇事,改變了 愛爾蘭人的信仰生活。他多次去蘇格蘭宣教。 他到了蘇格蘭高地向匹克特人(Picts)宣教,匹 克特人的勃特王(King Brude)不准他進城。他並 不氣餒,他在城外不肯離開,一直禱告,最後 感動了勃特王信主。

科倫巴四十二歲時受了主的激勵,決心 去海外宣教。他在蘇格蘭西面海岸一個荒蕪多 霧、驚濤拍岸的愛奧那(Iona)小島,建立了以 宣教為主的修院。他在修道院與十二同道,每 天禁食、禱告、潛修、默想、查考聖經和體力 勞動。門徒訓練了很多宣教士,差派到歐洲傳 福音,使歐洲很多部族歸主,甚至把福音傳給 了在萊茵河以東的日耳曼民族。

愛奧那島成為歐洲宣教的搖籃。當時的修 會有可能受到同期本尼狄克(Benedictus 480- 550)院規的影響。3《本尼狄克院規》對修士 在後來的宣教有很大幫助,其中四十八條的規 定,一天的生活有勞動、讀書、午飯、休息、 讀經、勞動、及晚禱等。從每年的十月初到次 年的四旬齋(即復活節前的四十天),修道士 的主要工作是閱讀基督教經典。為了指導修道 士的閱讀,修道院必須指定一至兩名年長、學 識淵博的修道士,作為「陪讀」,隨時指點經 典中的各種疑難,以幫助修道士更好地理解經 典。為了使修道士有書可讀,修道院還必須設 立圖書館。因為當時書籍的來源非常困難,因 而要求修道士謄抄有關書籍。這種訓練無疑是 現代神學教育的濫觴,讓修士在宣教有重要的 神學及聖經基礎。

愛俄那的宣教運動傳到英格蘭北部,634年 一位愛俄那的宣教士名叫愛丹(Aidan ?-651 ), 在英格蘭東北部一個小島建立了一個新的愛俄 那,到了651年,他把福音傳遍了英格蘭北部。 這些愛爾蘭宣教士並不限於英倫三島,同時期 的科倫巴努(Columbanus 543?-615)發揮了愛爾 蘭的宣教精神,帶著十三個宣教士,把福音傳 送至歐洲,也建立修道院作為宣教基地。4

中世紀的修院扮演了神學院的角色,培訓 宣教士,另一點值得一提的,是愛爾蘭宣教的 特色。歐洲的教會當時受教宗管轄,但愛爾蘭 修士建立的教會,只聽命於修道院院長,這對 宣教及建立教會有很大的幫助。後來在英格蘭 北部威特比(Whitby)有一會議解決這分歧,結 果是所有教會都服從教宗。我們難以評估這會 議對愛爾蘭宣教的影響,不過在之後的二百多 年,愛爾蘭修士仍然積極參與歐洲及英國的宣 教活動。

天主教的宣教熱情,一直支配著隨後數 百年的宣教活動。由哥倫布發現新大陸,天主 教的傳教士把南美洲作為宣教工場,無數修士 獻身宣教,他們住在那裡、吃在那裡、死在那 裡,是一種道成肉身的宣教。這與今日基督教 的宣教有天壤之別。例如宣教士幾年回國述 職,放下剛起步的工作;一大堆兒女照顧,不 能專心傳道;至於流行的短宣,更是少有效果 而擾民。

1 楊昌棟《基督教在中古歐洲的貢獻》(北京︰社科院文獻 出版社,2000)頁121

2 谷勒本《教會歷史》(香港︰道聲,1983) 頁185

3 愛俄那修院與本尼狄克的關係可參看鄧恩(Marilyn Dunn) 《修道主義的興起》(北京︰社科院,2010)頁95

4 華爾克(W. Walker)《基督教會歷史》(香港︰文藝,1976) 頁315-6

(作者為加拿大神學院恩道學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