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期 《華人教會下一代信仰歷程》調查

0
7

採訪:黃達仁

相信讀者們對於由加拿大福音團契(The Evangelical Fellowship of Canada,以下簡稱:EFC)在2012年發表的一個調查報告《信仰流失:加拿大年輕人爲甚麼、甚麼時候離開、留在或者返回教會?》(Hemorrhaging Faith: Why and When Canadian Young Adults are Leaving, Staying and Returning to Church,以下簡稱:HF)並不會感到陌生。當日報告發表時讓眾教會非常關注。在我們加拿大華人教會當中的王健安長老想以HF為基礎,作出適切的調整,進行一個名為《華人教會下一代信仰歷程》(以下簡稱:《信仰歷程》)的調查。《信仰歷程》由華福中心委託進行,得到多家福音機構與教會支持,希望利用由加拿大統計局和移民部發佈的資料,針對400多間加國華人教會,對下一代信徒的信仰狀況,作出調查。

讓我們先看看《信仰歷程》的主要動機和目標:看到HF報告,王長老表示非常雀躍,因為他知道大家都很關心教會裡的下一代。但是當王長老向EFC問到有沒有資料特別刻劃出華裔或亞裔人士的狀況時,得到的回答是沒有。這便成為了王長老想進行一個類似HF的調查,而收窄到族裔層面的動機。

為甚麼會有這一個研究的方向?現今福音派華人基督徒大約有15萬,而子侄輩大約佔25%。所以對於下一代的成長,我們不能忽視。王長老特別提到人口的大趨勢。我們可以先看一看由加拿大統計局公佈的2011年《全國家庭調查》(National Household Survey)所整合的資料。加拿大的華人人口在2001到2011年間增長不少,由約102萬增長至132萬多,增加了約28.7%。因此,加拿大統計局和移民部對於人口大趨勢有一個推算:到了2031年,華人人口可能會達到260至300萬。而根據移民部的資料,來自香港的華人越來越少,來自中國大陸的就日漸增加。在過去10年間,福音派華人基督徒有大約4萬4千的人數增長,其中來自中國大陸的佔了最大部份,高達90%。從這移民的資料和人口增長的角度來看,將來的華人教會和我們的下一代很有可能是以國語為主,教會亦會慢慢融入更多國語文化。王長老說,《信仰歷程》正是為了讓我們更清楚文化、族裔、環境等因素帶來的影響,從而幫助配合我們所預測的大趨勢 來建立教會──例如幫助國語教會建立英語堂。

我們討論到對《信仰歷程》在結果方面的期望:它到底與HF會有甚麼分別?特別是在程度、質、量上會有甚麼不同?王長老比喻HF為一個非常廣闊的透鏡,而他希望《信仰歷程》會更有效,更集中探討華人教會關心的問題。HF的問卷部分中調查了一群18至34歲的人在年青時的信仰概況。其中有效的2800多份問卷是透過調查公司從6700多個回應中篩選出來的。而除了問卷部份,HF還有訪問部分,透過訪問72人整合出四個信仰成長的障礙。而《信仰歷程》的調查也希望可以做到最少量,甚至乎沒有篩選,以達致搜集最多資料的效果。問卷當中將會加入針對族裔教會的問題,訪問的對象亦想同時覆蓋有和沒有參加教會的人士。

王長老讀過HF對下一代流失問題的探討後,留意到華人與白人在文化上大有不同,故此覺得族裔上的分別可能成為華人教會下一代流失問題的因素:例如白人的子侄成長時不用擔心他們是不是加拿大人,亦不必擔心自己是否屬於少數族裔;但華人子侄就常常要在身份上思考,甚至會出現不肯定,或者因狀況而選擇標榜加拿大或華人的身份。受訪者的父母從那裡來?他們的固有文化與主流文化有甚麼分別?這些問題都會對調查帶來特別的貢獻。

王長老再解釋族裔文化因素如何會在許多不同情況下發生作用;例如:從HF可以觀察到,下一代在小學轉升中學的流失率比中學轉升大專更高,一星期最少到教會一次的人數在小學升中學時由70%下降至52%;在中學升大專則由52%下降至39%。下一代由小學升中學時有非常多的挑戰,如環境、社交圈子、老師、踏入青春期等。但是,文化、族裔身份的概念也正是在這個時期開始成形的。華人家庭由於文化關係更會對兒女教育有很高的期望,為這轉折期添加一份無形壓力。族裔文化會否透過這些因素,為信仰帶來阻力?這些都是值得檢討的。

又如果我們將華人和白人中學生作一個比較,亦可以看到一些獨特的挑戰。首先,無論甚麼文化背景的中學生都有機會遇到欺凌,包括可能是肉體上的、精神上的欺凌;近年欺凌更伸延到互聯網上。而當你是少數族裔的中學生時,你可能因而會面對歧視;再如果你是少數族裔基督徒的時候,你更可能要面對別人的嘲諷。面對欺凌的壓力,如果信仰根基打得不穩,最容易放棄的就是信仰;因為欺凌人人都可能要面對,膚色又是不能改變的,但是如果他們不對人說出、承認他們的信仰,就可能不用被人嘲諷了。這個研究希望能夠作個引子,幫助華人教牧了解這些獨特的時期、環境對信仰的挑戰,以便作出充分準備,令到下一代的信仰根基打得更穩固 。

王長老又說:在這個升中學的時期,自由度的放寬亦帶來其他的阻力,其中包括新環境帶來的疑問,如為何進化論不對?為何同性戀不對?學生自己的好奇心亦叫他們想嘗試新事物,例如性關係、毒品等。我們華人基督徒教育下一代的時候,類似的價值觀問題在教會中很少觸及,導致沒有全面、正確的教導,亦沒有一個合適的空間讓青年人去發問。華人教會處理這些問題亦比較保守,常常只是用「聖經這樣說」的方式去教導,而不提供一個互動的討論。這個調查希望可以多探討在這些方面的問題,幫助教會作出準備,找到更有效的方法去教導下一代。

王長老這次調查亦只是一個起點,他希望可以每五或十年再做一個跟進,透過長時間紀錄,觀察變化,提出有效的提問。最重要的是可以陪著被訪者走信仰的道路,了解困難、掙扎、和得勝的地方,對華人教會支持、栽培下一代提供幫助。這個調查的預算全部屬於行政和統計所需的費用,工作人員都是志願性質的專業人士。《信仰歷程》的執行亦已經得到不少支持,但王長老希望大家可以繼續為《信仰歷程》提供更大的支持,繼續關注這個有意義的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