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期 響應呼召、兩地宣教

0
7

─—訪問趙舜民宣教士

採訪:梁向榮

由別人的一次短宣分享,到自己親身參與短宣;由利用假期去短宣,變成搬到南美去長期宣教;由一個工程師,變成一個全時間的傳道人—─趙舜民傳道由加拿大去到哥斯達黎加(Costa Rica),一路觀察事工的轉變和捉緊每一個時機順服神的帶領。以下是趙舜民傳道的分享:

大概一九八二年,有位弟兄參加中信短宣,去了哥斯達黎加。他回來告訴我那裏有些人信了主,我就決定跟他一起去哥斯達黎加看看。去到哥斯達黎加,我發現那裏的弟兄姐妹很熱誠,他們好像羊沒有牧人一樣。當其時,我還是一個機械工程師。我就每一年用自己的年假去哥斯達黎加服侍他們。到了一九八九年,我全時間在那裏讀西班牙文;讀到一九九○年的時候,我有一個特別的呼召,去了中國六年。在中國,我一邊做工程師的工作,一邊在工廠開教會。六年之後,也就是一九九六年,我重新回到哥斯達黎加做宣教的工作。我首先在一間粵語教會服侍,然後再在一間台灣人的國語教會做傳道人。由二○○○年起,我開始了現在的活水教會,主要是去服侍大陸的移民。

哥斯達黎加的大陸移民比較基層,多數是經營餐館,小商店或酒吧。他們的工作時間很長,一周七天的從早到晚工作。他們來教會是很困難的。很多大陸的移民都是借錢去到哥斯達黎加,而且有些人染上賭癮,所以他們拚命的工作去還債。他們面對很多家庭問題,也有不少的單親家庭。此外,他們還要適應當地的文化。所以他們的主要困難是面對家庭問題,文化問題,以及工作時間。我在哥斯達黎加從事牧會和傳福音的工作,主要去服侍當地的華人。華人的對象除了移民,還包括了當地出生,講西班牙文的第二代華人。我們教會的年輕人很多,超過教會人數的百分之六七十。現在面臨最大的困難是向在南美出生的第二代中國人傳福音,牧養他們。他們的文化跟我們很不同,我們跟他們溝通很難。我們在向主禱告,祈求主預備有拉丁文化又有中國文化背景的第二代傳道人。

在一九九八年到二○○八年之間,我們與《號角》合作,出版過《活水》報紙。報紙的內容包括當地新聞版、生活版、福音版等等。許多移民不懂西班牙文,當地又沒有中文報紙,通過我們報紙,他們可以了解當地新聞。他們有很多家庭問題,我們報紙特別在這方面去滿足他們的需要。在處理家庭問題上,我們向他們帶出了福音。報紙的對象是小鎮的人,文字的工作是針對小鎮的極大需要,因為在小鎮沒有教會。小鎮的人等生活條件好了,就會搬到來首都,所以我們要駐守在首都。

哥斯達黎加的事奉中,我經常經歷主,看到了很多神的恩典,看到神在建立生命。例如,有對夫婦染上賭癮,對家裏的四個孩子都置之不理,賭博令他們傾家蕩產。信主後,他們的生命有了很好的改變,成為了一個很好的家庭。有另外的一個家庭,沒有信主的丈夫得了重病,醫生斷定他一定難逃一劫的了。全教會為他禱告,然後見到神很奇妙的手醫治了他,最後他成為了一位很好的弟兄。建造一座樓房很容易,建造一個人的生命很難。見到生命的改變和建立,是很感恩和有意義的,覺得自己的付出是很值得的。

事工肯定是有困難的,面對困難,如何堅持下去?最重要的是看看走上這條路,是不是神的心意。使徒行傳十六章,保羅聽到馬其頓的呼聲,去到腓立比,卻很不順利:給人打,又被拉進監牢裏。然後,他們唱歌,監獄的門打開。在腓立比遇到那麼多的困難,如果我們是保羅和西拉,就會問:怎麼搞的?怎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然而,保羅卻記得馬其頓的呼聲;既然神叫他們去,無論多困難,知道行在神的心意中,他們就覺得很開心。我也是一樣。知道神最初是將我和太太放在這地方的時候,無論什麼困難都好,我們都可以面對。既然是行對路,很多問題我們都不怕,因為主耶穌是創始,又成終的神。他開始一個工作,必然會成全這工作的。如果遇到困難,我就問:是不是神叫我來到這裏?如果是神的心意,我還怕甚麼呢?當然,走對路,並非說沒有問題—連保羅都會被下到監獄!我們與他一樣,雖然痛苦,但是可以唱歌,因為知道神一路引導;心裏明白,就知道什麼問題都可以解決,無論怎樣困難,都可以走下去。

在工場上,我們一路觀察事工的轉變和捉緊每一個時機。神叫我們轉彎,我們就轉彎。我們可以很快適應轉變,因為我們的家庭負擔沒有那麼繁重。我和太太不打算要小孩子,因為我們要用一生的精力,去養育、復興更多的屬靈兒女。培養下一代是我們最大的夢想和使命,門徒訓練是我們的目標。我現在一半時間在中國,一半時間在哥斯達黎加。在中國工作三個月,回到哥斯達黎加工作三個月,不斷的這樣重複著。我們在中國開了間聖經學院,專門培養傳道人。我們都會走完這條路。當務之急是訓練下一代接班人,越多越好。

我們有一個心意,就是將宣教的異象廣傳出去。如果有機會,會跟加拿大教會兄弟姐妹分享,鼓勵更多的弟兄姐妹能夠踏上宣教之路,一代接一代地承擔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