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期 小信徒看牧師離職

0
4

賈顧仕

白天的喧嚣彷彿已經很遙遠了,玻璃窗外的夜幕把咖啡店包裹成聊天的天堂。小信徒沒有喜歡上Tim Hortons的咖啡,卻習慣了圍著咖啡桌跟朋友談心。

「那天會友大會的情況真是出人意外!」小信徒不無感慨的嘆了一聲。

「跟去年會友大會的刀光劍影完成不同,真是無聲勝有聲啊。」好友甲盯著他杯咖啡,低聲的回應。

「去年先聲奪人的是何長老。他問了等待續約的牧師一個問題,那就是牧師在過去幾年中,到底造就了幾個門徒。」 好友乙笑著說。

「對,何長老只問了一個問題,而且重複的追問了幾遍。」小信徒也搖搖頭的笑了一笑。「還記得牧師的回答嗎?」

「不記得了,好像沒有正面的回答,所以何長老重複的追問了幾遍。」

「我想何長老也沒有期待甚麼回答。他提出的雖然是一個問題,但感覺上更像一種控訴。我記得何長老問了這個問題後,就沒有再發問了。而且他以後也沒有其它問題,因為他已經離開了,去了別的教會了。雖然很多會眾覺得牧師的能力有限,講道令人昏昏欲睡,達不到會眾對牧師職位的要求。但是,教會領導層很有愛心,也很傳統。大部分的教會領導覺得如果牧師沒有道德上的錯誤,就應該繼續給機會他去改進。結果,牧師繼續留下了,有部份會眾卻離開了。」

「我那天其實是準備投票反對跟牧師續約的。」好友甲坦白說。「我覺得自己要對其他會眾負責,不能單單因為愛心,而讓不能滿足會眾屬靈需要的牧師繼續留下來。」

「今次聽到會友大會的主席宣佈,牧師在早上已經辭職,所以下午的牧師續約議程也取消了。你當時有甚麼感受呢?」

「雖然我想牧師離開和希望請到一個更好的新牧師,但是,當聽到牧師辭職的消息後,我沒有一點開心的感覺。我甚至有點自責。」

「你自責甚麼呢?」小信徒好奇地問。

「我覺得牧師好像是被我逼走的一樣。 以前,他在我工作不如意的時候,為我禱告和鼓勵我。而我卻準備投票解僱他。所以,我覺得很自責。」好友甲鬱悶的說。

「你不要自責。主席不是說牧師因私人原因而請辭嗎?!」小信徒趕緊安慰好友。

好友甲:「其實,甚麼叫私人原因,我也弄不明白。不少教會的透明度有限,而且醜事不想外揚,私人原因於是成了我們常用的遮醜布了。」

「神也許為他預備更好的前途。牧師離開教會以後,最近的情況如何?」小信徒趕緊轉話題。

「牧師在請辭後,幹回自己奉獻前的老本行,做社工。他現在參加一間外國人的教堂聚會,遠離華人教會,跟以前的圈子完全隔離。」好友甲是消息靈通的人,所以對牧師的最新情況還是很了解的。

「真想不到!當年他辭去社工,全時間奉獻,全教會都為他而感謝神呢。想不到,他又回到原點。」

「那時不是說神呼召他,所以他全時間奉獻的嗎?為甚麼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好友乙問。

「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小信徒最後給了好友一個標準的答案。

(從小信徒們的身上,我們或許會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然而,本文中的小信徒們只是虛構的人物,如有雷同,純屬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