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期 剛入職傳道人看牧職的挑戰

0
3

採訪:傅潔明

安省萬民福音堂英語傳道羅洛奇進入牧職已有數月,他於大學最後一年信主,信主後自覺靈命不太長進,在教會獲得栽培不多,其後去了另一所教會,才感覺獲得很好的栽培,感到事奉的喜樂。然後,於2006年受浸,同年去了Urbana宣教大會,在那裡立志獻上生命給神,縱使仍未清楚人生方向,但卻願意去發掘。 當時,有機會在自己教會的青少年事工中協助,看到青少年很大的需要,心想如果自己能在青少年時期認識主,便少走很多崎嶇的路。其後,決定到天道神學院進修,一步一步覺得是神的帶領。現在覺得年青人最緊要是勉導同行及朋輩的支持,一起在人生路上有支持。

傳:進入工場的現實情況,與以前想象有甚麼差距?

羅:感覺差距不大,因自己尚未全職事奉的時候,已有機會與事奉的牧長交往及交談,知道全時間事奉要有很多擺上及挑戰﹔當時有一位師母,我在她的事奉上當義工,她給我鼓勵及很多實用的意見,提醒我如果沒有呼召,就不要勉強,因為那是很艱難的路。及至現在,若不計算實習時間的話,全職當傳道人已約有數個月了。

傳:以你的觀察及經驗,一般新入工場的傳道人面對甚麼困難?

羅:困難是教會對傳道人的要求。縱使自己對事奉有一種看法,教會或會有另一種看法,大家都希望傳導人的異象能與教會的方向配合。如何把自己的事奉模式與教會的看法磨合,是我現在面對的挑戰。我很感恩有一位很好的勉導者與我同行,作為一位年資尚淺的傳道人,沒有導師帶領是很困難的。

傳:以你的觀察及經驗,覺得教會(包括會眾、長執、教牧) 對新傳道人的支援是否足夠?那方面需要加強?

羅:會眾方面,其實大部份都很支持及尊重我,尤其自己是在青少年事工中服侍,自己教會的少年人多數是外展接觸而來的,家長多是非基督徒,他們很支持教會的事工,只是有些時候會向我反映,要求盡量減少給他們子女的事奉,不要影響他們的學業。整體來說,沒有甚麼反對。我更可以藉著各種機會與家長們傳福音。

至於長執方面,因我事奉的教會是一所分堂,行政架構上比較簡單﹔但我仍需要向母堂交待,幸好主任牧師會在這方面協助我向母堂匯報。

至於教牧團隊,因各人都有主力照顧的事奉範圍,在例會時才有溝通及互勉代禱,其他時候則接觸不多。我自己與兒童事工的牧者有比較多的溝通及聯繫。

論到需要加強方面,如果自己能夠多了解整個教會的運作,便會有幫助,因教會是一個身子,青年事工只是其中一部份,若能多了解明白,可能會在發展上有幫助。

傳:神學院的裝備對新傳道人是否足夠?那方面應加強?

羅:說實話,我覺得不太足夠,因為課程比較理論,很難實踐,一些課程如系統神學或歷史等,沒有甚麼實踐可言﹔專集中在某事工的學科也太理論,我希望可以實用一些,提供多一些應用方法。

傳:曾經有沒有過離職的念頭?在甚麼情況之下?

羅:有的,原因有幾方面。記得在2009年夏季的實習期,那時做的工作與現在做的其實差不多,只不過現在銜頭轉了而已。那時我的勉導者對我要求很高,雖然深知這是對我個人成長及對教會的好處,但做了一年之後,覺得很辛苦,離職念頭便產生﹔但很感恩,神讓我留下。那時我事奉的事工由零開始,只得幾名年青人,有點失望沮喪,覺得沒有突破,開始思想是否要繼續的時候,就開始有突破及改變。現在有三十多名年青人。另外,坦白說是是薪金的問題,不停在想是否能夠維持家庭呢?因為當時計劃結婚,有想過應否在俗世找一份薪酬較高的工作?然後繼續在教會事奉?但現在我深深體會神的供應足夠,這是信心的功課。

傳:你對教會評核傳道人的制度有何意見?有沒有清楚準則?是否太功利?

羅:教會每年都有評核,即使一般人在職場工作,我想也是一樣。我事奉的教會是根據聯會的制度及準則,雖然有很多條文,但我覺得很公平,對新的傳道人來說,適當的壓力是好的。

傳:持續進修對傳道人是否重要?你覺得能否實踐?教會有沒有鼓勵及支持?你的經驗能否做到持續進修?

羅:自己才剛畢業,但遲些時候,我也會選擇一些課程或訓練繼續進修,例如講道及培訓等。若自己當領導也不進修的話,那能領導別人呢?那是非常重要的,縱然工作很忙,但在工作時間表裡,應有時間進修。個人要學習好好分配時間。教會都很看重進修,每年均有津貼等作為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