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期 堂會承擔發展中國家為甚麼不容易?

0
2

採訪:盧士傑

環顧加拿大華人教會,幫助發展中國家的事工相對缺乏,有規模及有長遠策略的項目更如鳳毛麟角。由堂會策劃及推動這類事工,有甚麼主要挑戰?又有甚麼機遇?黃少明牧師現為安省城北華人基督教會(以下簡稱:城北華基)的副主任牧師,他領導普世差傳事工已有多年經驗,特別是負責該教會的PEACE plan (和平福音計劃)。黃牧師向本刊介紹了PEACE plan 的特色及內容, 並從他推行PEACE plan 的經驗中探討堂會對發展中國家的承擔。

城北華基自2004年開始推行PEACE plan。當時美國Saddleback Church 的 Rick Warren牧師邀請城北華基教牧參加事工異象會議,會議指出現今普世人類所面對的嚴重問題,歸納為五方面:(1)心靈空虛、(2)領導無方、(3)赤貧惡化、(4)疾病蔓延、(5)文盲升。回應人類這五方面的問題,會議提出PEACE plan的構思:

(1) 建立教會──重建心靈盼望 (Plant the Church)

(2) 裝備僕人領袖──重建領導模式 (Equip Servant Leader)

(3) 幫助窮人──脫離赤貧困境 (Assist the Poor)

(4) 關顧病者──擊退蔓延性疾病,關懷患病者(Care for the Sick)

(5) 教育後代──改善文盲及缺乏教育現象 (Educate the Next Generation)

黃牧師指出這些問題存在於發展中及已發展國家。某些方面,已發展國家的情況或許同樣迫切,例如心靈空虛方面。因此PEACE plan 不只放眼於承擔發展中國家。到目前為止,已執行的項目以在本國各地為最多。

在具體的工作上,PEACE plan與一般的短宣隊有相似的地方,但在策略上有三大特色:

(1) 動員教會中每個平信徒,而並非只供少數「專家」參與。例如:一些貧困地方的醫療問題,並非一定要醫生到前線參與;可透過平信徒團隊向病患者提供基本的衛生教育。

(2) 強調教會之間互相合作。

(3) 運用可持續和可複製的方法和工具──派出經過裝備的團隊,去訓練地方教會運用本身資源及其他可複製工具,去改善當地的五大問題。

PEACE plan 也鼓勵以人際網絡去了解當地社區及開拓項目,例如:邀請肯雅兒童院到訪加強交流,以此為起點作三至五年的計劃。

黃牧師相信PEACE plan的理念其實與全人福音所提倡的同出一轍,都是以《聖經》為本,同時顧及人的靈魂及物質需要。身為地方教會,一般都會首先強化建立堂會及裝備僕人領袖兩方面。這並不表示刻意對其他三方面厚此薄彼,主要是執行項目時,有先後次序之分的必要。另外,黃牧師覺得堂會本身是否資源豐富並非決定性因素;還需要教會領袖能宣揚一個讓人願意跟從的異象方向。至於教會與教會方面,單靠一、兩間教會的力量,難起作用;唯有各地方教會信徒願意一起連結,在普世層面才會有影響力。

在遠近策略上, PEACE plan提倡重回《聖經》差傳的進路:「從耶路撒冷,撒馬利亞,直到地極」。身為地方教會,黃牧師認為研究及了解自己社區的現況及需要非常重要。

回顧差傳及宣教歷史,黃牧師相信以往西方宣教士東來,他們在事工理念上與PEACE plan是一致的。以香港為例,他們過去傳道、建教會、建醫院、辦學校、原本是以全人福音為事工的主旨。後來這些事工規模愈做愈大,並聘請專業人仕及專業機構參與營運,這些事工與信仰之間的關係開始變得模糊,社會也再看不見教會當中的角色。以此為鑑,PEACE plan 強調平衡而不將事工趨向大型化或專業化。

在眾多挑戰中,黃牧師認為最重要是改變人的思想型態,否則人只會被過往的模式局限。五年前,城北華基在領導層撥出時間思想、討論、學習、摸索與整合,三年前開始訓練、推介及反省,再次修正。「和平福音學院」也於去年成立去訓練信徒。至今已共有41位同學。課程為期兩年,每年三學期,每學期六科。暑假期間,同學們參加短宣隊,並為他們的事奉作長遠計劃。第一屆畢業生將於2010年9月出現。前瞻未來,黃牧師希望能夠推介PEACE plan至華基聯會的其他堂會,令PEACE plan能夠循序漸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