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期 教會世俗化的原因及面對的策略

0
5

採訪:傅潔明

    本刊就教會世俗化的原因,及如何面對教會世俗化的挑戰,訪問了李紹光牧師。李牧師於二○○一年退休前為溫哥華華人神召會主任牧師。

問:如何了解『世俗化』這觀念?
李:『世俗主義』(secularism)此名詞首見於十九世紀,於英國被人使用,原意是將教會與政府分開。但時至今日,現今的世代不單只要求政教分離,更企圖要獨立於神及《聖經》真理以外,甚至禁止《聖經》──這就是世俗化的基本意義。有了這個界定,我們對世俗化也可以有更清楚、更深度的剖釋。
問:世俗化如何具體影響教會?
李:若根據以上的界定,世俗化實質的影響是叫教會被同化,沿用世界的模式,去否定神、不要神,將整個價值觀建基於人的身上,輕看神的地位。人們以現世的價值為取向,而教會文化也受到嚴重影響。近年的熱門話題如同性戀及墮胎等,已弄得大部份基督徒束手無策──有很多基督徒保持沉默,但相信他們已經默默地認同世界的價值觀念了。今天教會實在面對很多困難的抉擇──比較中性的爭論,例如我們可否把職場上的管理方式搬入教會等,已經是很大的爭論了。沒錯,《聖經》很著重管理,萬物皆有規有矩,但問題是世俗的手法用於教會的管理是否適合呢?它們的理念有沒有不同呢?緊記教會是服侍人,應以人為本,顧慮人的感受及與人的關係,學習如何顯彰神的愛。另外,輔導學應用於教會也要非常小心:它是很好的工具,但在基督徒輔導中有很多材料及模式,完全著重人的心理,或是將佛洛伊德的那一套完全地應用過來,忘記了神的救恩,忽略人的罪性及對救恩的需要。以上都是真實的情況,並正在教會裡逐漸蔓延。
問:有人認為現今教會世俗化日趨嚴重,你認為有那些教會本身的內在因素導至?
李:本人的看法是:歸根究底還是教會本身屬靈生命的問題。若基督徒或教會的屬靈生命是健康的,與神的關係是親密的,對神的認識是深的,便不會有世俗化的問題。祗是今天我們對罪越來越輕描淡寫,信徒沒有真正而實在的經歷,沒有了真正跟隨主的生命素質。這就是我們的弱點,叫我們面對世俗化的時候便會束手無策。
問:你認為有那些教會以外的社會文化因素導至教會世俗化?
李:這涉及範圍很廣,當中包括價值觀、藝術、生活方式、思想意識形態等,都是導致教會世俗化的文化因素。今天以加拿大為例,其教育制度、政治取向,或常說的政治正確性(political correctness),對我們影響深遠,在這種社會氣氛之下,教會自然會收斂一點,處事保守一點。我們都被這些藝術、音樂形式、思想、生活的方式影響、同化了。可是,沒有人會勇敢地指出問題;大家都以為這些做法才是正確,甚至把一些不合理的事情也合理化,以為要迎合現今社會模式,教會便可與世界連成一體。
問:從歷史回顧,二千年來教會世俗化的過程是怎樣的?
李:再回看之前的界定,教會世俗化又何只二千年?其實從創世記的巴別塔,到初期教會的保羅書信警告各地教會(如《提摩太後書》三章說到將來會有危險的日子來到),人都是以不同的方式及手法去達到唯一的目的,就是高舉人的地位,把神淡化。二千年來教會中曾經衍生過的自由神學、神死神學等,全都是世俗化的表徵,要達到目的是將神當作裝飾品,看重現世的生活,重視個人的感受,自己的價值,以自己的方法去解決困難。歷史中不斷有敵基督的工作,謬妄的靈未曾止息過,都只是叫我們體貼肉體。《聖經》中說到背起十字架來跟從主,雖然是簡單的真理,郤是很嚴肅的,可是,現在已沒有人敢說了,大家就如《啟示錄》中所提到那不冷不熱的情形。
問:前瞻未來,你認為加拿大華人教會會越趨世俗化嗎?為甚麼?
李:回答這問題要先檢視我們的內在屬靈生命夠不夠強,我們是否為世界做鹽做光?我們有沒有失去做光做鹽的功能?若是失去功能,我們便防守無力,那便自然是會越趨世俗化;若我們立場堅定,屬靈生命穩固,真真正正按《聖經》的教導作門徒的話,我們便會不受到影響。
問:教會領袖應如何防止教會世俗化?
李:今天教會要多點與社會對話,但要有底線,要說服不同的意見,以對話把對方帶近神多一點。教會的領袖要反省自己是否按著神的標準去衡量自己?是否真的以生命影響生命?自己的屬靈質素如何?事奉心態如何?與神關係如何?對神的使命承擔有多少?領袖本身一定要有一個很堅定的信仰,不要追逐流行、新鮮的學說,一定要回到《聖經》的立場。其次,領袖一定要好好地在教導上下工夫。現世有很多新的意念,領袖要有膽量去面對,縱使自己是不完備,但可藉著神賜給牧者的理解、經歷、及實質的信仰去教導。
問:信徒如何提高『避免世俗化』的屬靈觸覺?
李:信徒要靠著神話語得勝。若是信徒對主的信心模糊不清,對屬靈的事不愛慕,對主的話不切實遵行的話,人在世界,自然是要變成世俗化了。古往今來都是一樣:如果信徒不能認識自己是誰,知道自己本來的面目是怎樣,今日的地位是甚麼,前途又是怎樣,那又如何能夠在信心上校正,了解世俗化是甚麼,及它如何影響我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