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期 女傳道被接納是否足夠?

0
5

專欄『異議與溝通』

採訪:趙敏能、李師堯

在教會中,女傳道承擔著甚麼崗位?又是否被接納?卑斯省西三一大學ACTS神學院華人事工課程籌劃主任郭必輝牧師有以下的分享。

郭牧師認為:『若要探討一般教會會眾及領導層對女傳道人的接納是否足夠,首先要清楚「是否足夠」是一個主觀的看法。女傳道人是否被接納與按立女牧者的問題又是兩回事。

教會對女傳道被按立為牧師的準則,會按各宗派及各堂會的內部準則處理,沒有一般的定論。當然,當教會按立牧師的時候,我相信教會必定會進行謹慎的審核程序。被按者除了能夠符合所屬宗派的要求,被按者更必須符合《聖經》中的要求。

對於《聖經》內有些經文(例如在哥林多書信內),有沒有意味著教會領袖應以弟兄為主的問題?這是一個具「爭議性」的神學課題。不同的宗派、神學學者及牧者,都有他們不同的看法和釋經的神學觀點。

一般人都誤解,以為教會的領導位置沒有開放給女傳道,以致女傳道一般都只是被分派負責兒童事工、耆老事工等其他工作。「領導位置」的定義也因人而異。現在也有由女主任傳道或女主任牧師牧養及帶領的教會,男同工及男的信徒領袖是在她的領導下一同配搭事奉。

男傳道和女傳道的待遇不應有分別。中國文化中「男尊女卑的傳統」這個現象不是中國文化的「專利」,中國人以外的民族及他們的文化也有這個現象。

現代社會對女性越來越重視,一般人看來是好像影響著教會接納女傳道的程度;但是,一位傳道人在教會的服侍是被上帝呼召的。所以,教會不應該因為現代社會對女性越來越重視而在男女傳道同工的比例上作出調整,以追求社會的趨向,及追求達到反映女傳道被接納。反之,教會也絕不能忽略了女傳道在教會中牧養會眾的角色。

假如有女傳道、女牧師及姊妹自願選擇以家庭為重,主動放棄在工作中承擔領導角色,這是上帝給每一個人的負擔不一樣。在教會中安排男女同工們在不同的崗位上服侍,必須按著恩賜、長處、負擔、經驗、性格及能力而分配;也需要留意隊工的配套及教會的需要,以求達到隊工的和諧及美好配搭,把上帝交付的聖工按神的心意進行及完成。教會中的每一個服侍崗位都是一個重要的位置,正如使徒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二章的教導一樣。

在我的基督徒生命歷程中,我自幼便被屬靈長者教導必須尊敬神的僕人,無論是男或是女。不接納及不尊敬女傳道是基督徒不應該有的態度及表現,因為這是失了基督徒的見證。我盼望信徒們接納及尊敬上帝所呼召出來,在教會或機構事奉的女傳道,我們更要愛護及尊敬已退休的女傳道人。』

溫哥華基督教迦南堂陳周多加師母,以師母及女傳道人雙重身份,對女傳道事奉的問題,現身說法。

陳師母說:『在衛理公會長大,我不覺得當時教會對待男女傳道有何分別。蒙召後到新加坡神學院受造就,1965年開始,當年還未婚,以宣教士身份在東南亞一帶事奉,如新加坡、馬來西亞及汶萊。後來在沙撈越一個基督徒中心內事奉,主理家庭事工,其間因有一所由外國人開辦的聖公會開展中文事工,我雖不是聖公會的全職傳道,但經常在教主日學及領查經班。甚麼是領導位置?是否只是主任牧師才算呢?如不,我初期的事奉也可算是在機構及教會的領導位置裏。

我認為中國文化中男尊女卑的傳統,對在華人教會裏女傳道被接納有影響。也覺得這問題在北美比在東南亞較為敏感,其原因不能具體地說明出來,也許是解釋《聖經》的差異,及有很多在東南亞的宣教士乃女性,所以在東南亞對女傳道人十分尊重。我的女兒現為宣教士,工場在台灣。

「接納」其實本身是一個問題,何謂「接納」?又何謂「接納是否足夠」?是否女傳道被分派負責兒童事工、耆英事工等便是不足夠的接納?又或是女傳道不被按立為牧師才是不足夠的接納呢?我認為按立女牧師是各宗派的內部準則,這不是對與錯的問題,更不應說成是不足夠的接納,我們不要因此做成教會內的爭拗,以致教會分裂,神的名受損。有時應否按立女牧師也要看需要而定,如在某處只有女傳道人,而要有一位牧師的必要,那麼這女傳道也應被按立。作為傳道人的,不應太重視「牧師」這名銜,務要專心一志傳講神的信息。

說及女傳道被分派負責兒童事工、耆英事工等的題目時,為何要看輕這些事工?為何看女傳道被分派負責兒童事工、耆英事工等如接納不夠呢?要知道神造男造女,各有所長,互補不足。神給女仕們愛心忍耐的個性,往往正是負責這些事工所必要的。還有如女傳道已婚,不要忘記管理好家庭、支持丈夫,這也是重要事奉。神先造亞當,才造夏娃,好讓夏娃作為亞當的幫助;又如百居拉和亞基拉夫婦,二人同心地互相配搭事奉,榮耀主名。而女傳道持家的經驗,也可幫助兒童及耆英事工。不應把兒童及耆英事工看輕為次一等的事工!沒有這些同工的付上,別的事工也未必能順利發展。沒有任何事工是容易的,唯靠神的靈方能成事!

總括來說,聖靈所賜的恩賜各人有異,以致在不同的事奉崗位,各按各職,同心建立神的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