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期 Pray & Play

0
7

專欄『領袖的靈修生活』

蔡貴恒

過去多年我和教會及神學院的同學分享的多是禱告;如安靜、如默想、如默觀等。我想和你們也分享一下我到底在日常生活中是如何渡過的。

不少人都讀過畢德生 (Eugene Peterson) 的書;他在牧者的牧養和在靈性 (Spirituality)方面都有很獨到的見地。當他詮釋靈性時,他很清楚的告訴我們:靈性並不是學術的玩意、也不是充滿神秘感或心理成長的課題。當然,靈性與神有關。但基本上靈性是整全的;是屬基督的人切實地生活在人間的種種表達。所以他將靈命追求的方向概括為禱告與遊戲 (Pray and Play) 。前者提醒我們與主相遇、聆聽默想、後者提醒我們人生確有賞心樂事;我們可以在神面前享受生命。

我愛哼歌。我愛哼不同的歌:『萬里長城萬里長……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那加利利人耶穌……』在家時哼、在街上哼、在私家車、甚至在公車上也哼。你說你是個開心的人嗎?我的回應就是那要看哼的是甚麼歌了。

我愛唱歌;我愛唱不同的聖詩,古典的、現代的,敬拜時我較多唱讚美之泉、我心旋律和Don Moen,加一首古舊十架。閒適時,我也聽Brothers Four、Joan Baez、Eric Clapton、 陳昇、陳綺貞和許茹芸……聽陳昇的我有一隻鞋、Clapton 的 Tears in Heaven 和悲愴的小提琴,我都感動不已。

我愛讀書;除了靈修神學之外、尤愛看各種雜書、小說及散文。我不愛余秋雨,新近卻買了本余光中。我看巴金、郁達夫、陳映真、龍應台、張承志、遠滕周作、杜思妥也夫斯基……因此,我逛書店、我買書;買到一本高行建的畫冊便開心不已。我的書架上有新詩、有幾米,還有納蘭容若,(還有金庸……)因此間中以為自己的靈性已被陶冶得不錯而自嗚得意一番。

我愛運動的日子似乎已遠去;年青時最愛玩籃球與乒乓球、現在有機會也看美國職業籃球賽。我絕少漫無目的地逛街,但感到體重增加了的時候,我會多點散步;偶然,我也會禱告步行,還帶著 MP3呢!

我一直愛吃,不太理會衣著,近年愛旅遊、愛看畫;但甚多年都渴望找到更多對談深談的默契靈友。感謝神、禱告和遊戲的朋友也有。

我愛看人,看戲,看話劇,但時間太少了,但還是看了 Andre Rieu, Celtic Woman 和劍雪浮生。不看甚麼時可以去 McDonald、寫作、寫靈程日記、然後看人;接觸一下自己的心事,也接觸一下這世界。

疲倦和有情緒時我會選擇電腦遊戲。當然,我也會上網尋找神學和寫作的材料。

我是個有夢的人。我的興趣很多,因此我必需學習過有規律的生活,希望在活得實在時,能在基督裏,體會到生命的動感與深情。  (作者為溫哥華靈根自植國際網絡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