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期 挑戰性的屬靈操練

0
4

專欄『領袖的靈修生活』

老師:

今天晚上我想了許多最近發生在身邊的事,我留意到自己的憤怒、沮喪及無助。我也想到人生的意義和信仰。當我感到生活的迫人與無奈,我想起了你;我覺得你會明白我在這環境中該如何操練自己的生命。

過去幾年,我們的教會在佈道工作上有很好表現;崇拜也分作三堂了,但牧養的需求也隨著增加。我和教牧同工們都親身帶領小組及作門訓。面對很多心靈的渴求,我和師母都更盡量多用心及時間在教牧輔導和屬靈導引的事奉上。最近,教會有好幾位肢體患上重病,更有不少失業的中年人和單親的母親需要我們關心。

面對信徒的心靈及身體的痛楚,我想到耶穌對那個患病三十八年的人所說的話:『你要痊癒麼?』我也想到耶穌對巴底買說:『要我為你作甚麼?』我也看到主耶穌的憐憫與醫治。當我進出醫院及為病人禱告時,當我嘗試解開心靈之結時,眼見他/她們的痛苦,我卻發覺自己非常乏力。

因此,當長老執事們在一次會議中提及我用了太多時間去探訪、輔導及作指引以至其他事工好像失去了方向時,我再壓捺不住內心的情緒,直接的指出領袖們太事工化而缺乏了心靈的關注。那天我和他們分享了史懷哲的一段話:『世界是無常難解的奧秘,充斥著苦痛。』其實,我又何嘗盡明這說話的含意呢?但是,我能用甚麼話來指出他們對憐憫的視若無睹呢?教會又怎樣面對個人、家庭和社會的各種困境呢?

我也知道領袖們並不是全不關心,但我的感覺是他們看大使命比大誡命重要。嚴格一點說,他們並沒有實踐『與哀哭的人同哭』。或者,這是因為與別人一起面對痛苦的代價太大了;我們說:『平安了、平安了。』但其實沒有平安。我們說我們怎樣怎樣可以面對痛楚,我們甚至會送一本如何探訪或如何牧養的書給別人、甚至送上無關痛癢的忠告,而不曾真正聆聽到千萬淌血及掙扎的心靈的呼喊。

而我,獨坐著寫信給你的此刻,想到你與我們分享你如何陪伴傷心的人。你告訴我們你總是默默的在病房或受助者的家中靜坐一段很長很長的時間。而我的憤怒、無助,除了是看不見運用信心的果效,相信也是因為缺乏了在禱告中那份愛的堅持、與默然相伴的溫柔。我的內心,仍有很多對『生命得釋放與醫治』的複雜而真實的渴求。

我的結論是:我對默觀基督的受苦、轉眼仰望、及對生命意義的了解,仍有一段距離!

學生貴恆上

後話:在牧養的衝擊中,牧者在生命的承載力或抗逆力的建立,有賴更多安靜、默觀的操練,也是敢於開放生命者『接觸生命痛苦真相』的學習。           (作者為溫哥華靈根自植國際網絡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