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期 有始有終的教會領袖

0
35

陳孟賢

專欄『金句散文』

        「保羅、西拉、提摩太寫信給帖撒羅尼迦在父神和主耶穌基督裡的教會,願恩惠平安歸與你們。」 (帖前一:1)


        西拉本是耶路撒冷的教會領袖 (徒十五:22),有先知的恩賜 (徒十五:32)。在保羅完結第一次傳道旅程,開始第二次傳道旅程的時候,被耶路撒冷大公會議差派,陪同保羅、巴拿巴,將大公會議關乎律法的決議,帶往非猶太人信徒當中 (徒十五:27~28a),之後,西拉跟從保羅由安提阿開始,積極投入保羅的第二次傳道旅程 (徒十五:40~41)。

        西拉是羅馬公民 (徒十六:36,38),跟保羅在腓立比因傳道曾經入獄 (徒十六:19,22,25,29),對在馬其頓、亞該亞各教會的建立,有顯著的貢獻 (徒十七:4,5,10,14,15;十八:5),以致保羅寫帖撒羅尼迦前後書、哥林多後書的時候,跟西拉聯名發信 (帖前一:1;帖後一:1),或在信中提及西拉 (林後一:19)。

        第二次傳道旅程以後,西拉的名字,再沒有在使徒行傳中出現,可能是跟保羅各有事奉的地域。但在彼得前書五章十二節裡,西拉的名字再次出現,被彼得托付,帶信給今日土耳其地區的信徒。彼得前書約寫於保羅第二次傳道旅程之後十多年,假若彼得前書五章十二節裡的西拉,真是使徒行傳裡的西拉,我們便看見在聖經記錄中寂靜了十多年的教會領袖,其實是始終如一、盡忠在他的事奉裡。而基督教會的興旺,亦是很多這樣被神呼召,便默默耕耘的事奉者的血汗成果。

        正如在我們信主的年日裡,認識過很多弟兄姊妹,聚聚散散,有些信徒隨著年月而流失、淡漠,但也有時候,忽然會有音訊帶來驚喜,會聽聞一些弟兄姊妹,未有被年日消磨心志,卻仍忠心事奉,這種細水長流的見證,雖然天涯海角,卻一樣能夠心靈領會,有如十多年後重見西拉的忠貞,同樣帶來愉悅。

        在後現代化急變的都市裡,細水長流的事奉,確是一種見證,一種生命力的表達。然而,這種千錘百煉而成的質素,需要來自長時間生命的獻祭、生命的磨練、生命的堅持、上帝的恩典。

        西拉的身影,啟發我們回想十年前的自己、五年前的自己,凝視今天的自己,遙看五年後的自己、十年後的自己,是否仍會對生命忠實、對上主一樣熱誠? 

(作者為多倫多懷雅遜大學教授)